关闭

徐永辉与叶根土一家的70年

2019-05-23 10:22:17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日报   作者:口述:徐永辉 整理:张 良

1994年2月9日的央视春晚上,倪萍和徐永辉讲述叶根土一家的变化。

2019年2月15日,徐永辉讲述叶家故事。

1950年2月,第一张全家福。

1959年,第二张全家福。

1959年国庆前喜吃团圆饭。

1962年,桂凤出嫁,“传家宝”和嫁妆放在一起。

1964年,第三张全家福。

2014年,徐永辉拍摄叶根土第二个孙子叶伟平的婚礼。 (本版图片均由徐永辉提供)

70年前,一张偶然的全家福,让《浙江日报》记者徐永辉与黄岩叶根土一家结下了不解之缘。整整70年,徐永辉用镜头跟踪拍摄上万张照片,记录下一户农家翻天覆地的变化,也记录下祖国发生的巨变。

一滴水可以折射出太阳的光辉,一片绿叶可以显示出大地的生动。《一户人家十年间》《陪嫁的“传家宝”》《一户农家五十年》等经典照片,是我国亿万农民从贫穷走向富裕的缩影。

这些照片的背后,有许许多多鲜为人知的故事;这些真实的影像,是祖国繁荣发展最生动、最感人的见证。

一张全家福

1950年2月初春,20岁的徐永辉刚刚成为《浙江日报》记者,到嘉兴采访。一天早晨,当他路过七星乡二村村口时,忽然听到一阵奶声奶气的歌声:“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解放区的人民好喜欢……”

徐永辉循声望去,原来是两个衣衫褴褛的孩子,在晒场上蹦蹦跳跳地唱歌。孩子们欢快的歌声,让徐永辉激动不已,他当即想为孩子们拍一张照片。可相机盖刚打开,孩子们就吓得哭着往家里跑。

徐永辉追了两步,不远处的破屋子里走出来一位男人,怀里抱着一个婴儿。男人知悉缘由后,请徐永辉为他们一家五口拍了一张全家福。在交谈中,徐永辉得知,这家的男主人叫叶根土,是一位雇农;女主人叫高阿二。三个孩子分别是大女儿叶桂凤7岁,大儿子叶兴富5岁,次子叶兴友1岁。

那张阴影厚重的全家福中,叶根土一家衣衫褴褛。除了叶根土露出一丝笑容,他的妻子和孩子们一脸忧愁和恐惧的表情。尤其是高阿二,如同一个病入膏肓的人,神情十分可怕。

徐永辉对当年的情景印象深刻。他清楚地记得,高阿二扶着墙壁走出来,身体十分虚弱,站都站不稳。他们全家穿的都是破布旧絮拼补起来的衣服。小孩子们的棉衣破烂不堪,许多地方都露出了白色棉絮。长子叶兴富的胸口扎着绳子,为的是收紧衣服上的破洞,防止旧棉絮掉下来。

这张全家福,成为徐永辉跟踪摄影的起点。

多年寻踪

徐永辉在嘉兴郊区拍下那张“全家福”后,心里一直惦念着叶根土一家。1954年秋,徐永辉重返嘉兴七星乡,却发现叶根土搬家了。当地农民告诉他,这户人家已经搬走两年,不知去向。

徐永辉不死心,坚持去找,三年找了四次,还是杳无音信。直到1957年,徐永辉第五次寻找时,从当地一位老太太口中得到了线索。叶根土从小逃荒到嘉兴。解放后农业连续三年大丰收,他攒了些钱,就带着全家回原籍黄岩羊棚岭去了。徐永辉随即赶到黄岩,通过许多基层干部分头寻找,还是毫无音讯。

1959年9月,徐永辉再次来到黄岩。终于,在临海开往黄岩的公交车上,售票员告诉他:“黄岩西门外有一个凉棚岭,‘羊’和‘凉’一字之差,你去问问吧。”几经周折,徐永辉终于找到了叶根土。

走进叶家,徐永辉拿出那张1950年拍的全家福。高阿二端详了半天,都不敢确认照片里的自己。当时的叶根土衣衫整洁,体态健硕,精神充沛,满脸堆笑。他告诉徐永辉,他家分到田地,分到房屋,妻子的病也好了。他先后参加了农业合作社和人民公社,大女儿领到了工资,大儿子成了少先队员,家里每个人都有好几身新衣裳,日子一天天好起来了。

看到叶家生活焕然一新,徐永辉感慨地举起相机,拍下了第二张全家福,并将叶根土一家经历的翻天覆地的变化写成报道,题为《一户人家十年间》,在1959年9月22日的报纸上发表。

陪嫁的“传家宝”

1962年,叶根土的大女儿出嫁,徐永辉受到邀请。“这不是一般的喜事邀请。”徐永辉寻思着。他最初想送些丝绸被面、枕头当礼品,后来决定把自己拍的全家福《一户人家十年间》送给叶家。

10月3日,叶家一片喜气洋洋。房子里摆放着新娘子的嫁妆,挤满了前来道贺的乡亲。叶桂凤出嫁那天,叶根土把镶有《一户人家十年间》照片的大相框,当成了女儿的陪嫁品。他嘱咐女儿:“这是我们家的‘传家宝’,是用钱买不到的!你要把这个‘宝’传下去。”

这一场景,也被徐永辉用相机记录下来,并撰文《陪嫁的“传家宝”》,在1962年11月6日的《浙江日报》上刊发。

报道刊发后,反响热烈,人们争相传阅,成了轰动全省农村的大新闻。《人民日报》《中国青年报》等报刊纷纷转载并专门发表评论。叶根土因此成为全省闻名的移风易俗、破旧立新,运用家史对子女进行艰苦奋斗、革命传统教育的带头人。

一位画家将桂凤出嫁的场景画成了年画,于1962年底由浙江人民出版社出版发行,轰动一时。那组《陪嫁的“传家宝”》照片,被中国人民革命历史博物馆收藏。

长子的茁壮成长

相隔十年,徐永辉第二次见到叶根土的长子兴富时,他已经是小学五年级学生,也是叶家祖祖辈辈第一个进学堂的人。1963年5月,18岁的兴富加入共青团,更为积极地参加家乡建设。

1964年12月,兴富光荣地参军了。徐永辉欣喜地赶到新兵营,见到穿上崭新军装的兴富。

第二年,徐永辉去探望兴富。领导和战友们都称赞兴富,守纪律肯吃苦,练兵场上积极当先,获得了特等炮手称号;凡是脏活重活,义务劳动,他都抢着干,是学雷锋的积极分子。徐永辉为他高兴:这个年轻人成熟了。

临别时,兴富悄悄告诉徐永辉:“我想入党,做一名无产阶级先锋战士。你说成吗?”“成,当然能成!只要你努力。”徐永辉当即予以鼓励。

过了一年,兴富果然成了一名光荣的中国共产党党员。

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村青年,从摆脱贫困,加入少先队、共青团,到成长为一名解放军战士、一名党员,这一亲眼所见的过程,让徐永辉感慨万千。

1969年,兴富复员回乡。第二年,他独自迁往嘉兴农垦场安了家。

1984年5月1日,受到兴富的盛情邀请,徐永辉专程到嘉兴县兴富家作客。此时,兴富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爸爸,全家到码头迎接。

看到孩子们洋溢着幸福的笑脸,徐永辉不禁忆起往事——1950年为叶根土一家拍全家福时,兴富也是一个孩童,脸上却是一副惊恐的神情,与眼前的孩子形成多么强烈的对比。徐永辉不由感慨:同一片土地,同是农家的孩子,呈现的精神面貌截然不同。

徐永辉怀着喜悦的心情跨进兴富的家门,看到宽敞、整洁的居室,房子里摆着时兴的家具,自行车、缝纫机等一应俱全。

兴富夫妇争相说道:“我们碰上了好年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农村兴旺,农家富裕起来了。我们四口之家两个劳力,一年纯收入就有1500元。”“现在的孩子可享福了,穿戴要时髦,吃喝要时鲜。”

那时,兴富是嘉兴农垦场七分场的场长,经营着500多亩田地。

徐永辉将兴富一家劳动、生活、学习的场景拍成一幅幅照片,以《历史的一页》为题刊发。

时任浙江省委副书记的陈法文,专门为此撰写了署名文章《一组珍贵照片的启示》。文章载:“它忠实地记载了35年的变迁,热情地讴歌了我们的时代和人民,值得大家细细一看,仔细思索。一滴水能反映出太阳的光辉。叶兴富成长历史的一个侧影,反映了我们伟大祖国在前进中的壮丽一页,也反映了当今时代青年的一种精神风貌。”

次子的小康生活

叶兴友出生于1949年,从一个放牛娃走向了幸福生活。

1978年12月下旬,徐永辉到凉棚岭找兴友,听说他去5公里之外的临古乡找对象去了。徐永辉就赶了过去,看见兴友手里捏着一张报纸与冬青姑娘说着话。兴友直率地说:“我们结识一年多了,今天我拿着党的新政策(指手中的报纸),找你共建小家庭。”冬青点点头。七天后,他们举行了一个简朴而热闹的婚礼。

冬青贤惠能干,嫁到叶家第二年,就被村里的妇女们推选为代表,参加黄岩县第八次妇代会。

1989年9月12日,徐永辉应兴友的邀请,到黄岩焦坑乡凉棚岭村共度中秋佳节。

徐永辉记得特别清楚,那天,他从县前街花了一毛钱,租了一辆自行车骑到凉棚岭。太阳映照着村落,显得格外艳丽。机耕路两旁的橘林硕果累累;透过橘园,见到连片的晚稻正在吐穗扬花;远山田园间,一排排新建农宅点缀其中,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

兴友、冬青一边张罗着饭,一边与徐永辉谈天说地。徐永辉在兴友家作客三天,村口临别时迎来了一群人,时任台州地委书记项秉炎视察晚稻的生长情况。大队干部介绍后,项秉炎上前拉着兴友的手说:“你父亲叶根土很有名,我很早就在报纸上看到他带头移风易俗、公而忘私的事迹。他是一位好党员,值得我们学习。你要接好父亲的班,把他先人后己的好风格继承下来。”

徐永辉拍摄了兴友一家和农村十年改革出现欣欣向荣的景象,以题为《一户人家四十年》在1989年10月3日《浙江日报》进行了报道。时任浙江省委书记的李泽民对徐永辉的跟踪摄影非常赞赏,说这是一部中国农民在党的领导下的翻身史,也是一部中国在社会主义建设中的前进史。

上春晚成“民星”

1994年2月9日除夕之夜,徐永辉带着跟踪拍摄的叶根土一家四幅“全家福”,登上了央视春晚舞台。在主持人倪萍的娓娓叙述中,全国亿万观众看到了一户农家发生的巨变。

时任中宣部部长丁关根同志在观摩春晚的彩排之后,就高度评价了徐永辉的摄影作品,说这位记者不容易,40年始终把镜头对准广大农民。今年这位记者上了春晚舞台,自然成了明星,但这个“明”应该是人民的“民”,他是来自人民群众的“民星”!

1999年9月24日,央视《东方时空》节目十集大型新闻文献片《50年人民的记忆》的一集,介绍了徐永辉跟踪摄影百姓家庭半个世纪的事迹。

2007年2月7日,徐永辉第八次登上中央电视台。在央视三套《艺术人生》栏目特别节目——《我和“春晚”的故事》中,朱军、徐永辉、叶桂凤的儿子杨辉军三人对话,向全国观众描述了一幅现在时的“全家福”画面。

真心为民,真情服务,徐永辉的事迹感动了许多读者。

跟拍第三、第四代

叶根土的大孙子叶胜忠,20岁那年成为一名造纸厂工人。叶胜忠秉承祖辈和父辈朴实厚道的品质,勤勤恳恳埋头苦干,曾两次获得厂里的优秀团员称号,评为“青年岗位能手”。1996年5月,叶胜忠向党组织递交了入党申请书,1998年2月正式入党。叶家祖孙三代都有党员了。

杨辉军,叶桂凤的大儿子。这些年他和妻子在上海近郊承包10多亩土地种植大棚西瓜,一年能有几万元积蓄。

叶根土的第二个孙子叶伟平,在2012年和朋友合办了一家模具厂。如今,模具厂进入正轨,客户遍布福建、天津、山东等地。2014年3月,叶伟平买了一辆别克凯越轿车,是叶家第一个拥有小轿车的人。近几年,叶伟平参与经营的厂子营业额已达数百万元。2014年10月,叶伟平举办婚礼。徐永辉应邀前往,又记录下叶家第三代的热闹婚礼。

叶根土的第三个孙子,兴友的儿子叶呈剑学了一手好厨艺,帮助表兄弟许忠朝在路桥办了一家酒店,生意红火。

2009年,杨辉军和女儿杨希晨双双加入中国共产党。至此,叶家四代都有了党员。

2013年,得知杨希晨就读上海华东理工大学研究生即将毕业,徐永辉兴奋不已。6月8日那天,天刚蒙蒙亮,84岁的徐永辉只身乘坐火车赶往上海,参加了叶根土家第一位大学生的毕业典礼,拍下他日思夜想的“圆曲梦”照片。

至今,徐永辉跟踪拍摄叶根土一家70年。

今年2月中旬,徐永辉在90岁生日前夕,又去黄岩、路桥采访叶家。回杭州后,他病倒了,动了一个大手术,住院两个多月。住院期间,尽管身上插着管子,行动极为不便,徐永辉坚持依靠儿子徐汇的帮助,校对自己所著的《家国天下——十户人家七十年》一书的样稿。他期望这本书早日出版,向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七十周年献礼。

责任编辑:泮非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