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阿拉丁:新的浪漫

2019-06-04 09:48:58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日报   作者:林 立

今年上映了两部迪士尼动画改编真人电影,分别是《小飞象》和《阿拉丁》。后者的卖座又叫好,都是托了广大青年男女的福。

让青年人有动力为情怀买单的动画改编真人电影,必不可少的元素就是“爱情”。毕竟童真的浪漫很少能让疲倦的成年人得到什么救赎,而一段坐在飞毯上你侬我侬的阿拉伯爱情,即使过了十几年、二十几年,还是会让我们心动。

不出所料,当我以为自己会在熟悉的剧情中平静到剧终时,阿拉丁和茉莉公主坐上飞毯合唱经典的《新的世界》的段落,不知不觉就让我嘴角上扬。待他们环游之后落回地面,“怅然若失”的情绪让我颇为意外。

浪漫这东西,但凡在童年时渲染过你的意识,无论你多老,重看当年惊叹的浪漫镜头,仍然会产生强烈的羡慕与向往之情。

迪士尼经典动画,包括《狮子王》《美女与野兽》《阿拉丁》等代表作在内,确实是将浪漫、纯真发挥到极致的佳作。你当然可以指出这些故事美到失真,会让一些孩子长大后大声唱出“童话里都是骗人的”的失落心情。

不过当你看了这些年迪士尼自己翻拍的诸多真人版电影,只要你仍然被一些剧情击中泪腺、引发无限回忆,你还是会感谢这类故事在你人生的两个阶段分别光临。

《阿拉丁》的故事模式,太经典了。穷小子打破阶级壁垒,迎娶公主,战胜恶人,享有荣华富贵与甜美爱情。这套路我小时候就感觉不可信。男孩子普遍更愿意相信孙悟空、哪吒、葫芦娃存在世界的角落,而迎娶公主这种事都是骗小孩的。

当年《阿拉丁》最让我着迷的,就是神灯里有灯神这个设计。当年我非常着迷于那些“你可以许三个愿望”的故事,我早早就想好了,无论是集齐七龙珠,还是摩擦神灯,我不要太多愿望,只说一句就行——

“我想成为心想事成的人。”

当年想到这个愿望,把我给开心的啊,心想怎么就没有动画片里的男孩想到这个愿望呢?都是一些傻蛋。

很意外的,真人版《阿拉丁》里威尔·史密斯演的灯神回答了我为什么这种愿望不可行。“因为你这个愿望灰色空间太大!”

换句话说,贪心的人类能想到的漏洞,制造神灯、灯神的“神”会不知道?野心那么大,那么结局就是被“囚禁”。这个设定,看得我羞愧了。

所谓浪漫,如果全是飞在魔毯上的天马行空,没一点人世间的坑坑洼洼,那就没生命力了。这一次让《阿拉丁》能够感动同时说服成人的绝对元素,就是“灯神”。

不得不说,史密斯的个性太有魅力了,他让我都忘了动画版那个由罗宾·威廉姆斯配音的灯神了。影片中那些充满恶搞、串烧趣味的歌舞,史密斯信手拈来,让人大笑、惊叹。这个没心没肺的灯神,在疯狂搞笑的同时,还能在只言片语中透露出对人类无底欲望的厌恶,以及对自己被囚禁在神灯里的命运的痛苦。

这真是强大的演员魅力了,同样的角色,当他来演时,你就不作他人想。

而《阿拉丁》大胆创新的结尾,阿拉丁解放“灯神”之后的剧情,我认为是这部全新电影最有意义的地方。

原来灯神最适合的主题曲,是姜育恒的《再回首》。平平淡淡才是真,别人说我不信,不再是神的史密斯坐在船上进行全家旅行时,我心服口服。

每个人最终都只有一个愿望,就是阖家欢乐,平淡到老。

责任编辑:泮非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