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笔墨淡处是从容——读王波书法展

2019-06-06 09:50:06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日报   作者:赵宗彪

王波,台州学院副教授,兼任浙江省书协副主席、台州市文联副主席、市书协主席等职。

《发千祥》 隶书横幅

自作诗《经石峪》 隶书中堂

《李白诗句》 草书条幅

《台州赋》 行书中堂

玩书法的人多,书法家少。书画同源,人们对画更容易认同,画总有一点具象的内容,而书法,表现方式更单一、更抽象,好坏不容易“看得懂”,门槛又更低,所以,书法家队伍里,人员也更庞杂,怪力神乱现象也多。现在手机的视频里,常常有当笑料的书法表演,现实生活里,类似的也不少。世界这么大,总得多样化。这不奇怪,这才是一个正常的社会。至少也说明,对艺术,人们还是喜欢的。许多书法展览,不去看,也是可以的。只要没有强制,艺术就是自由。

王波是书法家。王波的书法展,当然要看。他的书法展,三月份在浙江美术馆,五月份在台州当代艺术馆,都仔细认真地欣赏了。

艺术没有捷径可走

同大多数有成就的艺术家一样,王波的书法始于童子功。他出生于有着深厚文化气息的家庭,早早接受临帖训练。江南的秀丽山水赋予王波灵气与韧劲。王波从6岁开始执笔学《张猛龙碑》,到1994年加入省书法家协会,期间用了整整20年。到这一次在省馆办展,则与第一次执笔,已距离44年。

相比于学画,习书的过程,是一场漫长而枯燥的苦役。王波最疯狂的习书经历,是上个世纪末在首都师范大学书法研究生班的一年中,师从欧阳中石教授等名家,除了听课和睡觉,几乎所有时间都花在练字当中。当时,班里的同学都非常勤奋,并且暗中相互较劲,宣纸整车地运来,大家成捆地搬走,一下子就分完了。墨汁也是整箱整箱地买。之后,就是成捆的黑乎乎的废纸,一天天地从寝室往垃圾桶里送。

从1991年王波参加第一届全浙书法大展开始,国内的许多书法大展王波都积极参加。他以这样的倒逼方法,不断地练习、观摩和探讨,书法日益精进。他先后获第一届中国书法兰亭奖提名奖、第三届全浙书法大展金奖,第二届中国(天津)书法艺术节最高奖并被授予“书法十杰”称号,第二届浙江省中青年书法篆刻展金奖等,成了名副其实的书法获奖大户。

王波的这两次书法展览中,给人印象最深的,可能是那幅巨大的占满展厅一整面墙的作品“渺沧海之一粟,羡长江之无穷”。巨幅有58平方米,豪迈雄强之气扑面而来,许多人在字前留影。字的宏伟气势和巨大的尺幅都给人以很大的震撼,也更能体会到书法所表现的自然无限、人生短暂的内涵。

作为台州人,对其中许多吟诵台州风光的书法作品,自然更会感到亲切:《孙绰——游天台山赋并序》的草书,《台州赋》的行书,《宁溪八景图》的行书,等等 。80多件作品,有中堂,有条幅,有巨制,有小品。整个展览书体丰富,形式多样,内容厚重,显示了王波多方面的审美格调和创作理想。同一般书展不同的是,在省美术馆的展出中,还展出了王波的书法理论研究成果,使观众对他的书法美学探索有一个较为形象和全面的认识。

因为生活平淡无奇,人们喜欢神话,我们总是渲染艺术家们的天才和不凡。事实上,所有艺术家的成就,都同勤奋努力成正比。在王波开始习书之后的40多年里,他的双手,几乎没有一天离开过毛笔。作为最富有中国特色的艺术形式,书法不可替代。但是,要想将字写得好看一点,也非易事,要在书法上有所建树,取得认同,更是难上加难。

融会创造新风格

王波是一个有着强烈创新意识的书法家。这次书展比较全面地展示了他的探索成果。

就王波的习书经历而言,童年到20世纪九十年代是奠定基础时期。世纪之交前后,以首都师大的进修和中国美院的深造为标志,到今年的省展,是一个探索并初步形成自己追求的时期。他的创新意图,是在精通各种书体之后,更多的体现在融合上。作为一个具有较高理论修养的教授,他的创新意识比一般书家更为自觉,也更为理性。

文明发展的一个趋势,是分工越来越细。同时,各个分工之间又以融合的形式更加紧密地联合在一起,世界事实上变得更小。书法从实用性中脱离出来,单纯地作为一种审美创造,如何与现代人的生活相适应,是书法创新的根本目标。

现代生活中,融,已成为一种趋势。交通和信息的便捷,为融创造了条件。当地球变成“地球村”之后,生活之“融”、城市之“融”、时空之“融”无处不在。城市因“融”而改变,生活因“融”而美好,时空因“融”而神奇,而王波的书法,也因融篆、隶、正、草于一体,而焕发出别具一格的时代精神。王波的创新,是从有意识地进行着融会而开始的:打通古人与今人之间的审美界限,融会各种书体之间的藩篱,并在实践中不断地进行着探索。

一个书法家说过,书法有两种状态,一种是法度森严的风格,一种是随意率性的风格。要成为一个大书法家,仅有一种风格是不够的。书法作品的艺术高度,取决于在两者之间来回摆渡的次数。同样,对王波的书法而言,他的艺术高度,取决于今后的岁月中,他在各种书体之间摆渡和融会的频率。

世界的缩小固然为艺术家的交流创造了前所未有的便利,同时,也让读者的审美水平得以大幅度提高,眼界更为开阔,一般的水平,已经不会让观众叫好。以前的书法家,只和中国人竞赛,现在,中国书法已经要参与国际竞赛,日本的书法,就是一个实力雄厚的对手。人生不满百,常怀千岁忧。所有的艺术家,都是一群常怀千岁忧的人。

艺术即是追求永恒

王波的职业是大学书法教授。自己的职业能同兴趣一致,是一种幸运。他除了教师职业,还有浙江省书协副主席、台州市文联副主席、市书协主席、市名家工作室领衔人等社会兼职,担任着大量的社会事务。这并非坏事。这些事务,可以让艺术家更深刻地理解社会,理解人性。所有的艺术,最终都是对人性的一种解读,一种升华。世界上从来没有什么出世的艺术。所有的艺术,都是人间烟火的空中飘散或凝聚。

从历史而言,书法首先是一种传播的工具,书法本身所显示的艺术魅力,更多的是来自于书者本身的思想境界、艺术修养和人格力量。即使在当代,书法成为一门独立的艺术而存在,但要真正让作品达到一定高度,仅靠技艺本身,是不可能的,更多的,是依靠书家本人的综合素养。而各种社会活动,恰恰就是一种提高个人修养的最好方式。因为所有的艺术,本质上都是人的心灵表达。只有入世深者,才可能了解人性,而人性的丰富复杂多样,恰恰只有艺术才能充分地体现。谁表现得丰富、细腻、深刻、彻底,谁就是大家。而每一个时代,都有时代精神,这种精神,只有深入时代之中,才会有感受,有领悟。王波担任的各种社会职务,恰恰为他提供了这种可能。

王波属于理性的艺术家。他为人低调,遇事冷静,言谈举止之中,有一种从容不迫的风度。风格即人。他的书风,也显示出一种雍容大度的气象。这种气象,在他这个年龄的书家里确实弥足珍贵。真正的力量不需要剑拔弩张。头上长尖角、脚上生硬蹄的,都是食草动物,而老虎和狮子,都是皮毛温柔的,都是从容不迫的。王波以文学修养入墨,以理论修养入墨,这为以后的发展提供了比一般书家更广阔的空间。对人而言,艺术创造是投入整个生命的漫长苦役。真正的艺术高度,常常在笔墨的平淡之处、人生的从容之处。人性都是追求永恒,也即追求自由。生命的长度,使人无法做到这一点。只有艺术的永恒,或许可以抵达自由的彼岸。

王波今年正值知天命之年。所谓知天命,就是明白了人与社会的关系,知道自己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事实上,作为书法家,王波早在十年前就已想明白了这一切。 因此,对书法家王波的未来,我充满期待。 本文图片由采访对象提供

责任编辑:泮非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