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桂倩倩:做印染技艺的传播者与创新者

2019-06-21 10:54:55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日报   作者:颜玲佳

桂倩倩在吾染工作室。

桂倩倩是天台县职业中专的一名老师,学的是染织艺术设计专业,2008年开始在校任教。由于对印染技艺有着十分浓厚的兴趣,她曾前往贵州、云南等地,到大山深处,跟当地人学习传统印染技艺。

前段时间,我们来到桂倩倩的工作室,听她讲述自己与印染之间的故事。以下是她的自述。

2016年,在学校领导的支持下,吾染工作室成立。工作室传承上千年的印染工艺,专注于中国印染的三大技艺:扎染、蜡染和蓝印花布。

其实刚到学校工作时,我没有很清晰的目标,只是觉得传统工艺很美好,想把我在大学所学的知识教给学生。

后来,我在贵州黔东南苗族侗族自治州丹寨县排莫村遇见这么一群人——她们过着古老的生活方式,保留了诸如蜡染、刺绣、织布、植物提取颜色染布等原生态的手作生活。出于兴趣,我跟苗族妇女一起生活,上山收割蓝草,制作蓝靛,学习蜡染。手上忙碌画画的时候,心是空而专注的,我似乎感受到了匠人滋味。在贵州的吊脚楼里,我创作了天台山元素的蜡染作品系列。后来,我又去了云南省大理市喜洲镇周成村学习白族的扎染技艺。

这几年,我开始研究蓝染、草木染等方面的技艺,不断提升自我。

清水荷花被制作技艺是天台县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以前,天台人嫁女儿,第一件要置办的嫁妆就是清水荷花被。其中,蓝印花布的制作工序十分复杂,掌握这项技能的人已经越来越少。前几年,我特地去打听了这项技艺的传承人,得知老人年事已高无法授课,其徒弟已经转行并且人在外地。我觉得非常遗憾,这项技艺可能马上就要失传了。我萌生了无论花费多少时间、付出多大代价,都要学习、传承这项技艺的想法。

2017年8月,国家艺术基金2016年度人才培养资助项目“蓝印花布印染技艺青年人才培养”在全国有针对性选拔相关专业的青年人才,进行蓝印花布印染技艺培训,我立即通过网络投简历报名,凭着数十年的绘画功底和对蓝印花布的执着热爱,我通过层层选拔,争取到了十分难得的学习名额。

同年,我与全国各地的其他6名同学跟着中国工艺美术大师吴元新学习蓝印花布的理论、刻版、刮浆、染色。蓝印花布的刮浆印染技法,复杂程度超乎我的想象。首先,要裱纸、画版、替版、刻镂空花版,其中刻镂空花版难在“刀断意连”,需要不断琢磨、实践。刻板的第七天,我的手指就贴上了止痛膏药。整整刻了21天,我才把一张花版刻好。那时,我深刻体会到匠人的不易。学习了3个月,我的技能得到很大的提升。

现在,年轻一代很少会去做传统手工艺传承这件事。我想,我不一定要成为传承人,但一定要成为传播者与创新者。我希望扎染、蜡染和蓝印花布这三项传统技艺都能得到更好的推广和传播。在吾染工作室,每学期我都会带一组染织兴趣小组,在周三的社团活动或晚自习,学习这些传统技艺。

去年,我在学校的和合文化创意创客中心承办了近20场活动。在这些活动中,我感受到大家对传统文化的热爱,我的内心是欣喜的。印象最深的,是为临海荷草堂做的一场国画蜡染沙龙,传统蜡染工艺与著名画家沈三草的国画作品来了一次艺术的碰撞,感觉很奇妙。

还有一次,我们与来中国访问的韩国中小学交流生一起做扎染围巾和手帕。我们之间虽然存在语言障碍,但是能够用双手传播中国传统文化,对我来说是十分荣幸的事。

《留住手艺》这本书中,有这么一段动人的话:“社会的变迁势必要使一些东西消失,又使一些东西出现,这是历史发展的惯性。但是作为我们,更应该保持的恰恰就是从前那个时代里人们曾经所珍重的真挚的相互信任的感情。”

责任编辑:泮非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