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补匠

2019-06-24 09:59:33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日报   作者:尹艳艳

陈妹芳与女儿一起修补衣服。

“我出生后三四个月,母亲就开始学做女红,最初她在老家椒江栅浦给人家补补袜子,偶尔补下衣服裤子,有时候会去葭沚,中间卖过几年衣服,在我十二三岁时,母亲就在原来的‘老一百’(现在的中都商厦)附近摆修补摊。我十七八岁跟母亲学修补手艺,其间除了有七八年带小孩,其余时间都在从事修补工作,一直到今天。算起来母亲从事修补已有40年左右,我也修补了将近20年……”小群简短地介绍起她们母女从事修补的经历。

6月17日下午,记者一路打听,终于在椒江中山西路通往打金街的一条弄堂里,找到小群的店“老一百修补店”。3年前,小群租下这家不到10平方米的店面。

母亲陈妹芳:飞针走线数十载

随着年龄增大,68岁的陈妹芳视力逐渐不济,现在很少做活了。记者从小群那里了解到,她母亲最近在照顾生病的舅舅。6月18日,记者特地到医院采访陈妹芳时,她正陪着哥哥打吊针。

眼前的陈妹芳慈眉善目,笑容可掬。得知记者的来意,她慢慢打开了话闸:“我修补衣服足足有40年了,那些年,我每天早上8点之前就要骑自行车出门摆摊,椅子、针线箱、缝补的衣服……有时候需要修补的衣服特别多,经常到半夜。”40年来,陈妹芳靠自己的一双巧手与坚持,赢得了好口碑。“原来她的摊都摆在我们店附近的,我衣服破了一直在她这里补。这对母女的手艺很好,能做这么精细活的人,现在很少见了。”中山西路一家服装店的店员说。

“刚开始教我女儿修补的时候,我先拿自己的旧衣服、废布料让她学,等看她做得差不多了,才让她接触顾客需要修补的衣服。”陈妹芳说,“有两年时间我生病了,女儿一个人摆摊,她边补边学,自己琢磨修补技巧,进步特别快,现在女儿的手艺比我都好了,还有人请她上门修补沙发。我年纪大了,有了店面之后,就很少来了,只有活忙的时候会去帮忙。”

修修补补的40年间,即使除夕,只要有顾客在,她就不回家……她说,这几十年遇到的大多是好人,“我收费比较便宜,有些顾客对我修复的衣服比较满意,就会多给我些工钱。”

陈妹芳修补衣服的速度很快,如果是普通的小洞,她飞针走线,三五分钟就可以补好。从小耳濡目染的小群,觉得母亲的手就像魔术师。等她长大了,母亲就开始教她不同材质的衣服怎么看纹路、朝哪个角度补、怎么分辨衣服的品质、颜色要怎么搭配……小群说,尽管母亲没什么文化,也没专业学习过修补,但她用40年干好修补这件事告诉自己,做好一件事必须要耐心、静心、坚持。

就这样,一晃数十载,陈妹芳凭一双巧手飞针走线过生活,也培养出了自己的接班人。

女儿小群:一针一线续传承

6月17日下午,记者见到小群的时候,她正在修补一件白色真丝衬衫。“这件衬衫的袖子上有两个连着的小洞,真丝面料的丝一拉就断,不能从边角扯出来补,只能用颜色相近的线。这件我收费20元,要三四十分钟能补好。由于真丝面料的特殊性,修补最难,补好后很难完全看不出来。”小群说,如果用原线修补,补上去就基本看不出来了。

我们刚聊了几分钟,来了一位顾客。这位顾客拿了一件短袖,“亮丝的线很难找,这种线很滑,不好做,很耗时,这件收费得40元。”小群会根据衣服的花纹、面料种类、洞的大小、需要的工时等来收费。她补过最贵的一件收费1500元,“去年下半年,顾客通过熟人介绍联系到我。顾客说这条羊绒裤子买来1万多元,整条裤子大大小小被虫蛀的洞有两三百个,我修修停停补了半个多月。”

小群边补边对记者说:“冬天顾客最多,一天有上百人,现在闲一点,但一天也有几十名顾客。有一些是本市的老顾客,还有一部分顾客来自杭州、宁波、温州甚至省外地区。他们通过熟人介绍知道我,将衣物用快递寄过来,补好后再给他们寄回去。”

年复一年,小群传承着母亲的手艺,重复着修补工作,享受着修补带来的喜悦感与成就感。“我看着小群跟她母亲从摊位上修补衣服开始,一直到她自己开了店面。我现在退休了,每天过来跟她聊聊天,看着她将破洞补得完美无缺,很是享受。我也想跟她学,但是我没这天赋,学不会。”正在小群店里的附近居民苏女士说。

小群提醒大家,羊毛类衣服容易被虫蛀,要保持干净和干燥,并且经常晒太阳杀菌。买衣服赠送的线包一定要留好,一旦衣服出现破损,用原线修补,可以使衣服恢复原状。

责任编辑:泮非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