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张林忠的艺术张力和定力

2019-06-30 08:55:06  来源:台州晚报   作者:陈剑

张林忠,70后,三门林家塘人,空军退役军人。曾获中国文联“文质兼美优秀基层书法家”称号,浙江省年度书法奖,台州市文化宣传系统“四个一批”人才。有多部书法集及诗集、散文集等著作出版。中国电力书法家协会理事,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浙江省作家协会会员。

A.书艺之路

遇上两位启蒙老师

“我的家乡在三门沿海的一个小村子,叫林家塘,从我记事开始,我的一个舅公,是个虔诚的基督教徒,每年都要到我家,因为父亲是个篾匠,家里的竹制品比如糠筛米筛,大箩斗笾,扁担凉帽,以及水车风车,都被舅公写上年号、‘张家记’和‘风调雨顺’等字。”张林忠回忆道。

他的舅公没念过书,但他无师自通,写一手端庄大气的颜体字,经常去基督教堂讲《圣经》,现在张林忠老家的水车上还留有舅公的遗墨。

“还有一个人对我影响很大,就是我的小学语文老师陈永田,他还兼写字课老师,有专门的一堂写大字课。陈老师在黑板上用粉笔示范运笔的方法,大家就在米字格上描红。”张林忠说,有一次,他的毛笔不见了,恰巧供销社没有毛笔卖,自作聪明的他,用鸡毛自己做了一支毛笔,用这支毛笔写字得到了陈老师的表扬。

之后,陈老师时常鼓励他表扬他,小时候的他很得意,小孩子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站在别人家门口“偷艺”

三代农民,参军后的张林忠由于能吃苦,又写得一手好字,出黑板报一直是他展示自己和练习书法的“实践基地”,当兵十几年,不管在哪个部队,这成了他的第二“职业”,或者是给单位写牌子上的字,给领导抄总结报告、讲话稿,甚至帮战友写情书。

1996年春天,张林忠从山西调到河北某地,离北京很近,一逢周末,他就请假一个人跑到北京去看各种各样的展览,去的最多的是中国美术馆,历史博物馆和军事博物馆,这些地方经常会举办一些主题书法展览、个人展或国展,这使他大大开阔了眼界。

“从那时起,我报名参加中国书画函授大学,老老实实从临帖开始,系统学习书法理论知识。”张林忠说起一件挺有意思的事件——

1995年,他在飞行团带了一届的新兵,有个临海来的老乡,是个老军医,春节叫他去他家吃年夜饭。吃完饭出门的时候,发现老军医家对门那户人家门上,贴着一副春联,非常遒劲的行书,还落了款,一看名字是樊习一,樊是山西省书法家协会副主席。张林忠恨不得将这副春联撕下来,就这样他站在那里仔细揣摩,看了半个钟头,回军营的时候,路上早已积了一层厚厚的雪。

入中国书协后反觉得艺术无涯

2003年7月,张林忠转业回地方后,被安置到供电部门。

作为三门县书法协会秘书长,他与同仁组织了多项书法大展。

“加入中国书法家协会有几个必备条件,其中有一条就是入展两次由中国书法家协会主办的展览。在2010-2011年,我连续入展了4次,加上2009年的1次,这样就够条件了,在2012年我正式加入中国书法家协会。”张林忠还说,“对于加入中国书法家协会我还是很兴奋,在当时也引起不小的轰动,因为三门时隔15年之后,有了第二个加入中国书法家协会的书法爱好者。”

他重新审视了自己,以后的路还很长,想成为真正意义上的书法家,需要一辈子的努力。

B.文学之路

当兵起发表作品

“发表的第一首诗歌《中条山下的小路》,那是1991年12月,当兵第二年,刊登在《空军气象》杂志上,是我当兵第二年,从此战友们都叫我‘秀才’,团政治处叫我当了兼职通讯员。”张林忠回忆文学的青涩时期。

第一篇散文却发表在山西人民广播电台午夜文艺节目,那是1995年,他留在部队超期服役一年,第二年转为志愿兵。

“我写了一篇散文投到山西人民广播电台,想不到没过多久就在电台播出,那时候除了电视,就是广播,没有互联网,所以听收音机是我的最大爱好之一。播出后,我就收到无数的来信,这件事情在团里也传开了。”张林忠说。

转业后,业余时间创作的大多是书法,文学创作只是业余的业余,但一直没有中断。张林忠的一些作品在省电力作家协会会刊《东海岸》发表,也获得过一些文学奖项。“现在看来,我的第一本诗集《墨痕》很不成熟,不值得一谈。”

出版《林家塘》也是给女儿树标杆

有一次,张林忠参加一个读书会,有人问他,你工作这么忙,还能写出这么多的文章?

张林忠说,首先要有情怀,你就会利用有限的业余时间去做更多自己想做的事情。其次,要遵循自己内心的需要,当我写作时,是我想写了,一切在脑子里构成的画面和形象,被一个个汉字作为代码排列出来,被里面的情节、故事、人物牢牢困住,深陷其中……这与书法创作有异曲同工之妙。

“我曾对我女儿说,我的责任就是树立书香门第,为故乡和你留下可值得追忆的东西。”张林忠的女儿现在读高二,立志从事美术,浙江省首届“十佳少年作家新星”,中国少年作家协会理事、签约作家,有《童年的薰衣果》出版。在某种意义上说,张林忠出版《林家塘》也是给女儿做榜样。据他透露,另外还有多部文学作品集已在出版之列。

“《林家塘》是丰富多彩的,是深刻的,是具有历史意义和使命感的。”著名作家钱国丹如此评价这本书。这本书收录了他的《父老乡亲》《祖母拦腰》《电话墙》《林家塘》等60篇散文。这部散文集,围绕张林忠生活的故乡林家塘展开,亲情题材占了大头。几乎每一篇,都能感受到对家人,对故乡的热爱。张林忠试图把故乡在自己的思想里构起,成为可抵达的精神家园,惟有如此,他才心安。

C.对话

市场与定力

记者:你一直追求“文墨双修”的艺术理念,请描述一下其内核。

张林忠:技进乎道。书法的“道”讲的是“写心性”,是隐含在作者的思想里边,依靠特定的文词彰显出来。它是可以被人们感知的,却又无法使用准确的语言来表达清楚。也就是“道是不可言说的”,“道可道,非常道”。但它又确确实实在影响着书法笔墨线条的表达。

换句话说,文墨相合是中国书法的优良传统,“先器识而后文艺”,先文后墨始终是对一个真正的书法家的根本要求。

记者:你对“字如其人”如何理解?

张林忠:其实,字如其人有点不准确,这个“人”可分为两个面:人的外在表面和人的内在人品。历史上,书品和人品不相符合的很多。比如董其昌、赵孟頫、蔡京、秦桧等。所以因人废字是非常不可取的行为,但反过来说,书法家所要追求的应该是高尚的人品,人品会滋润书品。

记者:你对金农的手札比较迷恋,你认为书法家该有怎样的担当?

张林忠:若干年前,我无意之中读到一件写于近300年前的金农手札时,我才知道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于是我开始系统性解读金农的手札。

有关担当。一是学习技法,这是作为一个书法家的基本担当,如果连技能都没掌握,就是一个不称职的书法家。另一方面是艺术或人文的社会担当。

记者:书画容易走市场转化为金钱,这好比一把双刃剑,请就此一谈。

张林忠:书画走向市场非常正常,比如“扬州八怪”能成为红人,也和盐商分不开。他们以雄厚的资财给他们在经济上给予资助,活跃了扬州文化气氛,吸引了广大诗文书画家,“扬州八怪”就是这时与盐商相互依存,生活上得以安定,艺术上得以发展的。像郑板桥专门对字画做了个非常详细的润格表。

但如果跟着市场走,会有迷失方向的风险。当然,你有足够的定力,既能左右市场,又能个性张扬。“扬州八怪”金农、郑板桥、汪士慎就是这样的天才艺术家。

《水浒传》中有“双鞭呼延灼”,《红岩》中有“双枪老太婆”,对于一手书法另一手文学的张林忠来说,好比挥动着双面胶皮的乒乓球拍。

2017年,他的行书条幅《张岱·西湖梦寻》入展西泠印社主办的“弄潮杯”首届钱塘江全国书法展,隶书条幅《中国名联选抄》入展中国文联“文质兼美”第二届“向人民汇报”全国优秀基层书法家成果汇报展,是中国电力系统和台州首个入选的书法家。

2018年,他的行书条幅《杭世骏·订讹类编二则》入展荣宝斋首届全国青年书法篆刻展,获中国书法家协会送“福”进万家先进个人,获第九届台州市文学艺术“曙光奖”。同年8月,在散文集《林家塘》出版的同时,举办了“林家塘的风”扇面书法小品展。

“最近几年写文章为主,2018年8月出版了个人首本乡土散文集《林家塘》,也很少参加全国性书法比赛。”近日,张林忠向记者透露。

责任编辑:丁楚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