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行走玉环济理寺

2019-06-30 08:57:28  来源:台州晚报   作者:张一芳

济山盘郁尽云峰,曲径通幽绕几重。

踏破绿苔三四里,遮来红日万年松。

涛声断续凭风送,翠色参差拂袖浓。

借问禅关是何处,修篁竹里正鸣钟。

从玉环楚门出东升桥,至筠岗村后山岭,拾级绕行,就置身清代诗人陈奎《筠岭山行》所描绘的美妙画幅中。

峰回路转,重峦环抱,半山一条整齐的石径,把人引入一幽静的谷地。石径的缝隙间或透出一两枝开着小小的白色的、粉红色的或是蓝茵茵的花儿的小草。环顾四周,见岗峦如螺髻,小溪似弾珠,有红枫翠柏缀于崖,修竹幽篁秀于林,静谧幽深中,济理寺就在这条石径的尽处。

来到济理寺,不仅可以观赏周边山野秀美的自然景色,还可以感受一个美丽的传说。相传很久以前,楚门半岛十年九旱,东海龙女目睹民间疾苦,私到人间降雨赐福。龙女在竹冈小溪源头行云播雨,进进出出,把长长的一道峡谷溪涧游磨得光润滑溜,曲折蜿蜒。后人把龙女出行的通道叫作“龙游街”,把龙女居住的两个水潭称为“里龙潭”“外龙潭”。不久,东海龙王召回了龙女,龙女从“龙攻门”破山入海后,人们在龙潭边建庙纪念,以礼祭祀。济理寺原名“济嫠堂”,取“嫠”有女德之意,后因俗音也作“济理堂”,民间称为“祭礼堂”。

济理堂始建于宋大中祥符元年(1008),殿宇雄敞,禅房幽静。主建筑三进大殿,并有回廊、配殿,穿林越壑,左右缦回,很成规模。庭前植两株桂树,秋来芳香四溢,故又名为“木樨香处堂”。

济理堂处于重岗环抱之中,周边岗峦蟠绕,流泉飞溅,层林叠翠,筠竹摇风。《浙江通志》和《玉环厅志》所记有里龙潭、外龙潭、龙游街、蟠龙壁、双凤岗、螯头屿、蝙蝠洞、老僧岩、仙人迹、石艇岩、留云洞、万松径等。清乾隆年间玉环厅右营守备陈奎《港北胜境》诗分别写有《曲径松风》《古崖仙迹》《叠嶂盘龙》《高冈翔凤》《石涧流泉》《龙潭吐雾》《突峙天峰》《飞来石艇》等,仿佛一个个标题,就足以引人入胜。上世纪50年代在山谷建造水库,寺院及部分胜迹均淹没于水中。我们仍然可以从读古人诗中作一番心灵领略。

现今的济理寺,是由隔山牛角坑的永福堂改建的。永福堂始建于清光绪三十年(1904),毁于“文革”,并曾沦为养猪场。1984年僧人化缘重建时,始以是处借济理寺名用。通往寺院的蹬道,两旁修篁摇翠,绿树成荫,时有松鼠跳跃于枝杈。进得山门,可见回廊翘桷如翼展开,大雄宝殿高踞于基台,袅袅香烟,木鱼橐橐,铜罄铮铮,修行的僧人和俗家信众齐声颂佛,梵音荡漾于山野林壑,悠然缥缈,出世入心。

这济理寺同所有佛道场所一样,清静是它的主体,也是我比较喜欢的去处。山间松竹苍苍,院前金桂满树,清风徐来,香气四溢。走累了,看乏了,歇足亭下,坐拥翠竹,品茗尝茶,当以息静入心,旅途疲惫不觉一扫而光。

出寺门下石径,至山腰平旷处,见一道溪湖卧于谷底,绿波荡漾,于青山环抱之中,水杉蓊郁,显出娇柔宁静,即为通常所说的“牛角坑”。举步东行,跨过石桥岩,有一个半山库湖,盈盈碧水,在巍峨耸峙的双峦拥成的怀中,满满地盛着黛绿,幽奥深邃。嗖嗖凉风从对岸直扑而来,对岸还是壁立的崖坎,有瀑布悬挂其间,淙淙清泉如帘倾泻,搅得湖面泱泱荡荡,生雾生风,把峻峭的凤凰山西崖和披覆着高低灌木的盘龙山东岗分隔开来。循盘龙岗的崎岖山路攀行,原来瀑布之源,也是一个浩大的高山库湖。湖面宽阔,俨然一个天池,把蓝天白云映成蜡染一般。微风吹来,湖面波光粼粼,摇动蓝的白的绿的画图,四周群山的倒影,俨然做成了画布的贴边。有一突兀的天峰,奇石嶙峋,携来红日入画。微风拂来,波纹粼粼,摇动蓝的白的绿的图画,都微微颤动起来。回望一山三湖,看远远近近山,临高高下下树,闻浓浓淡淡花,听叮叮咚咚泉,真想长留不返。

从济理寺景区下来,回到先前上山的筠岭,俯视山间石涧,就会觉得“龙游街”之称确是实至名归。光滑溜圆的卵石,和一样参差光润的崖壁长年走着一道清溪,浇灌着沃野,丰盈着河网。

回到筠岗村,不能不看看一口古井。用整块白石凿成的围栏,外围刻有8块方框,七框分刻“筠岗古迹龙X井”七字,一框刻“大清道光戊申年秋月吉旦”。井水清冽,久旱不涸。“X”字的结构左为三滴水,右为“天”字下加“井”字,释义为口中津液,也释义为长满不缺之井水。村中老人称此井为济理寺龙潭神龙口中之津。而此水得源筠岭山脉和涧流,却不假。

而我却不由想起了清嘉庆进士林芳的《结伴陟筠冈》诗:

结伴陟筠冈,斯游未可忘。

此君真不俗,有主问何妨。

两字平安报,三分种植忙。

相期培直节,震索卜苍筤。

责任编辑:丁楚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