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趣谈台州方言变调现象

2019-07-02 18:11:29  来源:台州日报   作者:程和平

先举个例子。在台州方言(以椒江老城区海门话为例,下同)里,“叔叔”读作“宿宿”,“阿叔”读作“阿宋”。两个“叔”字的方言读音差别为什么那么大?

“叔叔”这个词为普通话,以台州方言翻读,两个“叔”字的方言读音与“宿”的方言读音相同。“阿叔”是本地话,其中“叔”为口语音,跟普通话“宋”的读音相近。这种差异属于变调现象。“叔叔”中第二个“叔”是本音,是短促的高平调。“阿叔”的“叔”读变调,高降调,同时字尾添加了鼻音。

台州方言的变调分升变调和降变调两种,在下文中,升变调用↗符号表示,降变调用↘符号表示。大致有以下几种情形。

一,连读变调。两个、三个或多个字构成的词,其声调跟单字调不同。比如,“医生”这个词,拆开来,单个“医”字的音调为中降调,跟“生”字同调。但是,在“医生”这个词中,“医”字变读为升调。又如,“收音机”这个词中,三个字单读都是中降调,作为一个词语连起来读,“音”字就变成了升调。

普通话中也有连读变调的现象。以“舞蹈”为例,“舞”字单读为[wǔ],“蹈”字单读为[dǎo],但是“舞蹈”这个词读作[wú dǎo],其中“舞”字声调变为第二声。

二,自然变调。在生活中,不少常见事物的名称(单个字的),习惯上不用本调,只用变调。比如,鸡↗、羊↗、桃↗、梨↗,古属平声。平声的台州方言本调是不高的降调(中降调),现变读为升调。“诗”,也属古平声,椒江老城区单字读升变调。再比如蛏↗、鸭↘、鹅↗、猫↗,这些名称的方言读音,都属于变调。

三,语法变调。通过变调改变词性。比如:乌、黄、白,读本调指颜色,是形容词,变调后为名词。“乌↗”,升变调,指一种黑色的染料;“墨鱼乌↗”指墨鱼的墨汁。“黄↗”,升变调,指蛋黄、蟹黄等。“白↘”,变读为高降调(同时添加鼻尾音),指鸡蛋白等。再如,剪、磨、凿,读本调指相关的动作,是动词。“剪↘”,降变调,指剪刀;“磨↗”,升变调,指石磨;“凿↘”,降变调(同时添加鼻尾音),指凿子。

四,词义变调。同为名词,通过变调改变词汇意义。比如:“小人”(这个词存在连读变调现象;为便于叙述,下面将词语中的连读变调作为本调看待),本调指卑鄙的人;“小人↗”,升变调,意为小孩子。“阿姨”,本调,指母亲(旧用法);“阿姨↗”,升变调,意为姨妈等。“娘娘”,本调,指皇后、贵妃等;“娘娘↗”,升变调,指姑妈。“罐头”,本调,指罐装的食品;“罐头↗”,升变调,指各种小罐子。

再举一些例子:糖(食糖)—糖↗(糖果);嘴(嘴巴)—嘴↘(突出的部分、尖头的部分,如奶嘴↘、茶壶嘴↘);耳朵—耳朵↘(像耳朵的对称部分,如镬耳朵↘);小鬼—小鬼↘(小孩);小猢狲—小猢狲↗(小孩)。这些例子中,前者为本调,后者为变调。

也有词组短语变为名词的,比如,乱弹—乱弹↗(一个剧种,如台州乱弹);龅牙—龅牙↗(龅牙的人);打不死—打不死↘(陀螺)。

五,情感变调。通过变调使词义带上某种情感色彩。这些情感色彩包括:表示小或少;喜爱、亲切、轻松;厌恶、鄙夷、戏谑,等等。由于表示小是情感变调的主要内容,因此,情感变调也可以笼统地被称为“小称变调”(小称变调跟上述变调分类有重叠)。举例说明:口舌(舌头)—小口舌↘(小舌头);大狗—小狗↘;黄鱼—小黄鱼↗;高墙—矮墙↗;大船—小船↗;大人—小人↗。

现在谈谈入声字的小称变调现象,因为它比较典型。

小称变调有升变调和降变调两种。一般规律是:平声字变为升变调,仄声字变为降变调。入声属于仄声,变调后是降变调。

入声字的小称变调分为字尾添加鼻音和不添加鼻音两种。不加鼻音的,如:叶—树叶↘;踏—脚踏↘(自行车踏脚用的踏板)。添加鼻音的,如:橘—橘↘(音似“君”字的台州方言),卒—卒↘(音似“骏”字的台州方言)。

台州方言中的鼻音化变调跟普通话的儿化相似,且“儿”字台州方言中正好读鼻音,因此,这种鼻音化的小称变调也可称作“台州方言的儿化”。下面详细列举小称变调的用法。

一,表细小。

1.屋。大屋、老屋、新屋—小屋↘、矮屋↘。

2.镬。大镬—小镬↘。洋镬↘、钢宗镬↘,这两种是外来的“镬”,变调表示随意、不郑重。

3.卒。小卒↘。

4.雀。孔雀(体型大,不变调)—黄头雀↘(变调是强调其小)。

5.贼。大贼—小贼↘。

二,表示量少。

1.滴。一滴↘(即一点儿,表示极少)。

2.撮。一撮↘,跟一抲(一把)相对。

3.尺。一尺↘、两三尺↘,表示不多。

4.百。两百↘,这是概数,强调不多。对比:一百,一般读本调,是确数;一百↘,也是确数,但重点不在数目,而是强调其少。

5.角。独只角↘(指留一根小辫子的)。

三,表示厌恶、戏谑等。

1.药。中药、西药,本调。老鼠药↘、蟑鸠药↘,变调。“老鼠药”也可不变调,说话人不带感情色彩,是一种客观表述语言。

2.白。仰白↘(白色的腹部朝上,比如鱼死了,肚子翻上来的样子)、眼刺白↘也弗刺(看也不来看,即漠不关心)。

四,表示亲切、轻松、随意等。

1.叔。阿叔↘、大叔↘、小叔↘。

2.伯。阿伯↘(即阿爸)、大伯↘(伯父)。

3.六。老六↘(排行第六)。

4.哭。老哭↘(指爱哭鼻子的小孩子)。

5.一。关于十二生肖的顺口溜中,有一句“老一↘细,老二好力气”,其中“老一↘”指十二生肖中的老鼠,“老二”指牛。

6.客。人客(即客人)—垃圾客↘(捡垃圾的)、换糖客↘(拿麦芽糖换取日用旧废品的)、猪肉客↘(卖猪肉的)。

7.脚。独只脚↘、蹩蹩脚↘(儿童造房子游戏)。

五,区分贬义和褒义,以及其它意义。

1.雪。白雪雪(中性或贬义)—白雪雪↘(褒义)。

2.凸。壮凸凸(贬义)—壮凸凸↘(褒义)。

3.熟。成熟—稻熟↘(稻子成熟的时节)、吃饭熟↘(饭点),名词化。

4.橘。蜜橘—橘↘(橘子)。

5.凿。凿(动词,打孔)——凿↘(名词,凿子)。

六,叠字变调,以添加感情色彩(也可不变调)。

1.吃。饭哽哽↘,酒吃吃↘,指生活惬意。

2.笃。箸头把桌的笃笃↘。

3.戳。手末头枪戳戳↘。

4.服。舒舒服服↘。

5.直。拔拔直直↘。

6.读。装本书读读↘。

7.踢。双脚↘踢踢↘。

8.歇。走走↘歇歇↘。

七,日加日、滴加滴、桌加桌等结构可变调(也可不变调)。

1.日。日加日↘困懒觉。

2.笔。账笔加笔↘算。

3.滴。物事滴加滴↘囥起(东西一点一点积存起来),在这里,“滴”字习惯上只读变调。

4.出。戏出加出↘做。

5.桌。敬酒桌加桌↘敬过去。

八,俗语中变调,以满足押韵的需要。

1.六月六↘,狗洗浴↘。

2.钉对钉,铁对铁↘。

3.儿打爸↘,天翻白↘。

研究方言变调对了解方言语音规律至关重要。熟悉方言语音又是考证方言字的基础。故抛砖引玉,望方家指正。

责任编辑:丁楚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