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台州味:来一盘清蒸大白蟹

2019-07-07 09:50:11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晚报   作者:李鸿


喜欢吃海鲜,是我们台州人的口味。这口味固执地储存在记忆里,时不时跳出来让人惦念着。“靠山吃山,靠海吃海”,这是生活在海边人的口福。如果有人问我,在壳类海鲜里,喜欢什么呢?我会说:清蒸大白蟹。

白蟹是我们台州本地人的俗称,也有人称“梭子蟹”。因为两头尖尖,状如织布梭子的螃蟹。白蟹肉多,脂膏肥满,味鲜美,营养丰富。不管怎样烧法,每次舌尖与之“蟹”逅,绝对是让人心跳的惊艳,更是一场无法言喻的盛宴。

有些内地人见到“白蟹”的样子,并无多大好感,可能是它的模样有点怪异。青色硬壳,两只大钳子张牙舞爪。不管什么东西,碰到就会“放死钳”(当地的一种俗语),一副我钳死你的样子。唯有两只竖起来的眼睛,圆圆的,有点精灵样。手指触一下,它就马上伏在眼眶里,一动不动。等你没动静时,它又巴眨着眼睛,灵活地闪动着。但又有谁知道它外表粗粝坚硬,内心隐忍着如此的鲜美肉质呢。

我有个北方的朋友,一次远道来看我,我在家做了一道清水煮白蟹。当我把这一大盘壳红体大的白蟹端上来时,他一时不知所措,不知从哪下口。刚开始一直说不吃不吃,待我把蟹壳剥开,让他尝一尝时。他小心地咬了一口,北方人重口的味蕾里突然涌进这么一种小清新的鲜劲,他惊呆了。蟹肉细腻鲜美,蟹膏结实,竟让他愈嚼愈香,后来一直念念不忘这白蟹的美味。

白蟹也不是随时随地都能吃到,每年的禁渔期,菜市场就成了一片淡季。我挎着菜篮子,从海鲜市场的东头逛到西头,也看到不到一只小白蟹,除了几个摊位塑料盆里的几条胖头鱼,还真的找不到时令的海鲜。这对于一个嗜好海鲜的人来说,真的是一种煎熬。每次从海鲜摊位走过,竟有几分惆然。这种滋味也只是生活在海边的人才能深深理解,心里暗暗期盼禁渔期快快过去。九月份,禁渔期一解冻,人们就纷拥向菜市场。最初的几天,菜市场的摊位上,全是白蟹,淡薄了许多日子的舌尖,渴望着海味的肆虐。这个时候的白蟹就是最好的风味。不仅价格实惠,还特别新鲜。一只只活蹦乱爬,嘴里吐着泡泡。一长溜的摊点上,白蟹、小蓝脐、膏蟹全在眼前晃着,每一只都是那么丰腴,那么让人无法取舍。白蟹肉质细嫩丰腴,小蓝脐丰满成双壳,膏蟹则是膏沃充盈满口浓香。在挑挑拣拣的过程里,人们的脸上是一种对海鲜的无比眷恋。

我几乎每天都会去买几只白蟹,拿回家清洗后便开始各种各样的炒、蒸、烤。女儿喜欢炒白蟹,浓郁的香和鲜,一直是她的最爱。其实我也乐于做,每次都会小心地先用刀把白蟹齐腰切成两半,备好姜、葱、酒、少许盐。待锅微热,倒入油,把切好的蟹放进锅里,经过油温浸润,白蟹在热锅里爆出微红的色泽,这个时候添加佐料,然后是料酒、水,用大火烧开,待香味渐渐弥漫开来,加上几根葱段,这炒白蟹就算完成了。

我个人的口味还是喜欢清蒸白蟹,享受着最原始的海鲜味。不加料,就放在铁锅里,把蟹平铺在锅里,加清水,然后用火煮,待水差不多了,揭盖会有浓稠的鲜味溢出。世间所有的美好,大概都需要一场水与火的碰撞。这时候的白蟹,蟹壳鲜红,如果蟹肥的话,壳与蟹脐之间会有淡黄色的膏溢出,那才是最本真的人间至味。开吃时,先倒一小碟醋,把生姜切成小块,放在醋里,然后慢慢剥开蟹壳,去掉蟹腮,蘸着吃一口。蟹的味道和醋的味道融入到了一起,飘入心中的是一种奇特的味道。而蟹壳里的浓膏,金黄绵香,是《食神》电影里那种黯然销魂的美味。

都说人间有味是清欢,遵循自然的饮食习惯,就是美食最简单的模样。吃蟹,如果不讲趣味和风雅,随心所吃,满手满嘴都是蟹味,那是一种自然的放飞,也是心中的最本真的清欢。

责任编辑:杨能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