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台州小回忆:蔡氏家庙

2019-07-07 09:57:27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晚报   作者:蔡天新

中学那次去温岭拉练时,我十三岁,第一次回到父亲的出生地莞渭蔡,现属温岭市横峰街道。而城西的楼旗山,则是祖父母和先辈下葬之地。多年以后,我又一次回到温岭,参加东海诗歌节,才有机会拜谒了蔡氏家庙,或蔡家祠堂,375年的建筑,属市(县)级文物保护单位。殊为难得的是,我从同辈族人那里获得一份珍贵的家谱,终于知道了南渡祖先,那便是东晋的蔡谟。

蔡谟(281-356)字道明,开封考城(今商丘民权)人,五朝元老,官居侍中、兵部尚书、礼部尚书等职。他任扬州刺史时,在镇江北固山上筑北固亭,明初该亭被罗贯中写入《三国演义》而成为名胜,如今仍屹立长江之滨。蔡谟后来因不愿辅政得罪太后,被贬庶民,随时有杀头危险,遂秘密投奔时任永嘉(今温州)太守的长子蔡邵。有一次蔡家北游,才发现并选择定居临海郡临海县平田乡(唐上元二年以后属永宁县(黄岩县),近年有报道平田发现蔡谟墓)。

蔡谟能征善战,且学识渊博,从同代书法家王献之到唐代宰相房玄龄都对他赞赏有加,在明末清初文学家张岱的名著《夜航船》里,有蔡司徒谟的多则故事,其中“加公九锡”颇有当代意义,讲述了蔡谟与东晋开国元勋王导(正是在他的建议之下,东晋王朝定都建康,即今天的南京)的轶事。

故事讲的是:夫人持刀去教训小三,王导知道后赶牛车报信。情急之下,王导拿拂尘柄当鞭子赶牛车奔跑。蔡谟听说后取笑了王导:“我没听说别的呀,只知有短辕的牛车,长柄的拂尘。”据说王导闻之很是懊恼,便对人说:“我和诸位贤能一起在洛阳游玩时,哪里听说过这个蔡克的儿子!”成语“寄颜无所”也出自蔡谟,意为无地自容。

蔡谟后人在平田住了六代后,有一支迁往福建泉州,大书法家、洛阳桥的建造者蔡襄便是其后裔,他的字君谟想来是出于对先辈的敬仰。又过了十二代,另一支向东移居到白山乡五峰村(今属温岭市大溪镇),其五世孙文莞公有两个儿子。老大蔡镐是南宋淳熙二年(1175年)武榜进士,依旧能征善战,并曾受主政台州的朱熹老爷子嘱托,负责新河闸桥群的修建,六座闸桥至今仍存四座,系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蔡镐后来受宋孝宗派遣,出使金国,不幸“命下而卒”。朱熹听闻痛失好友,写过两首诚挚动人的诗《挽蔡武博正之》,收录在《朱子大全集》第九卷,诗中写道:

老友今何在?翠屏犹自青。

百年尘土梦,一枕白山亭。

诗中写到了白山,而翠屏位于黄岩城北,是黄岩四大名山之一。蔡镐无后嗣,他的弟弟蔡存平后来举家南迁至水乡泽国莞渭蔡,成为莞渭蔡氏始祖,这两次迁移当年均在黄岩县境内(1470年1月设立太平县,即今温岭市),按如今均在台州市内。蔡存平是比兄长晚两年的文科进士,官居朝奉(宋朝有名无职的散官),1232年,告老还乡的他写过一首还乡诗,描绘了莞渭四周的景色:

水从西山流庄还,

门开葛洪孤岩间。

还乡锄禾常垂钓,

时与渔翁相往还。

诗中的“孤岩”是好风水的象征,惜毁于“文化大革命”后。也正因为存平公的上书,朝廷念始祖有功,才得以恩准修建蔡氏家庙,同时把附近的大片滩渚批做官渭,赐给蔡氏子孙开发耕种。后因金人入侵,祠堂被搁浅。1516年,即明武宗正德十六年,莞渭蔡氏祖先聚众建祠,才把基础设施筑好,又遇倭寇侵略沿海。

直到清顺治元年(1644),蔡氏族长右申公发动大家捐资,重修族谱,才建成家庙。这正是我在2014年秋天见到的那座青瓦四合院,面积约有五百平方米,门口立着两块石碑,分别记载着家庙的历史和蔡镐的功绩。从1516年第一次筑基算起,已经五个多世纪了。而童年时代的我从它身边走过时,却无人向我提及,恐怕也不敢提及,因为那是封建时代的遗留。

责任编辑:杨能勇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