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蕨菜

2019-07-16 09:52:48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日报   作者:余喜华

蕨,蕨科蕨属植物,分布广泛,中国各地及东南亚均有分布。

蕨菜,就是取其刚长出不久,尚未展开的幼嫩芽叶。蕨菜的台州话叫“狼萁脑”。

刚长出的蕨枝嫩芽,翠绿,无枝叶,头部卷曲如小孩的拳头,状态十分可爱。宋代陆佃《埤雅》云∶“蕨初生无叶,状如雀足之拳,又如人足之蹶,故谓之蕨。”蕨之得名,原来出自其出生时的形状。蕨枝长成形后,主枝成抛物线形,两侧密布阔三角形、末端渐尖的叶片,徐徐展开,如凤尾,姿态优美。如不小心触碰叶尖,有刺痛感。

小时候,老家东边的白云山上长满狼萁,但老家人是不吃狼萁脑的。烧镬灶的年代,稻秆是用来烧饭的,朽木枯枝是用来烧饭的,干枯狼萁也是用来烧饭的。狼萁柴引火最佳,一点就着,而且烟少,不像稻草点火烟大,遇上烟囱倒灌风,会把人呛得咳嗽连连,泪流不止。

白云山不高,主峰海拔273米,面积一两百平方公里,分属周围几十个村,每个村所属的山地面积极其有限。每年初冬,山上的灌木杂草开始枯萎了,狼萁柴也由绿变成棕黄色了,村里便把柴山分成一小块一小块,分给各户,由各户自己上山斫柴。我们家能斫下的狼萁也就一小捆,经不起几天烧火。

第一次吃蕨菜,是参加工作以后,单位工会组织的赴四川九寨沟旅游。坐飞机到达成都以后,便乘坐当地旅游公司的大巴车,沿岷江峡谷,一路向北。过汶川以后,每次的团队餐,都有一份蕨菜炒豆豉。蕨菜,灰褐色,应该是干蕨菜重新水发的;豆豉,是郫县产的,很有名。或许是坐长途车容易饥饿,或许是旅游团队餐的分量有限,每顿的饭菜都被吃得精光,而这份蕨菜炒豆豉,便觉得非常美味了。

此后,便对蕨菜这道野菜有了记忆。这时,黄岩西部山乡也流行起吃蕨菜,大概是因为传说日本人也偏爱吃蕨菜,中国的蕨菜是出口日本的。

到山乡饭店吃狼萁脑,当以春夏之际为宜,因为我们的狼萁脑都是新鲜的。刚采摘上市,饭店入沸水汆一遍,然后泡在水里过夜,去除苦涩味。农家饭店的狼萁脑,通常是切段,炒蒜泥、肉末,新鲜的狼萁脑咬起来非常爽脆。而城里的大酒店,常有一道凉拌狼萁脑,供客人选择。

王老师的老娘舅家在黄岩西南部的一个山村,太湖山脚下。每年清明我们去给先人上坟,老娘舅都会亲自去山上采摘新鲜的狼萁脑,做一份狼萁脑炒肉招待我们。老娘舅见我们偏爱吃狼萁脑,临走时,还会让我们带上一把。带回家的狼萁脑,我便按照山村饭店的做法,先汆一遍,再泡水里一晚,炒肉丝,下酒,让味觉得以延长,快哉!

后来又传说,吃蕨菜易致癌,日本人之所以胃癌高发,与他们偏爱吃蕨菜有关。

世上的美食有千万道,而性命只有一条,既然吃蕨菜易得癌症,那就不吃吧。迄今我已有十余年没有再吃过狼萁脑了,好像后来无论山村饭店,还是大酒店,也鲜见有狼萁脑的身影了。看来,舆论的力量真的很强大。只是,日本人不吃蕨菜了,那些靠出口蕨菜地区的农民,又少了一项收入来源。

原来,蕨菜中含有一种叫“原蕨苷”的物质,有关研究专家认为,它具有致癌性。也有观点认为,原蕨苷的致癌性,与腌菜、腊肉、红肉等的致癌性,基本相同,只有在连续、大量食用的情况下,才会有致癌的风险,而偶尔、少量食用,仍然是安全的。

老话讲:少吃多滋味,多吃坏肚皮。蕨菜致不致癌,其实一样的道理,就是量的多少问题。

食品安全总是个敏感的话题,既然有争议,那就暂时不吃吧,等待科学家拿出真正有说服力的证据来,再放心吃或永不再吃。

责任编辑:泮非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