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地名,是一盏明亮的灯

2019-07-26 10:44:46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日报   作者:范正来

地名,是指人们赋予特定的自然或人文地理实体的一种名号,用以该实体所居方位、区域的指示与称呼。对于一个国家而言,直接关系国家主权;对一个地方、一座城市而言,直接关系其形象内涵、经济发展,也直接关系市民的认同感、归属感。一个好的地名便是一个好的文化,特别是历史地名,它所经历的事、所包含的信息,更是一个意蕴丰富的非物质文化遗产。

地名,像一盏明亮的灯,为我们照亮过去,照亮现在,也照亮未来。

地名用来指代一个特定的地方的,这个地方所标示的方位与区域,将不同于其他任何的地方。没有地名,我们该如何称呼一个地方?至多只能说“那里”“这儿”。有了地名,我们就可以说:“今天我去黄岩宁溪。”我们的脑子里就会出现在椒江的西边有个“黄岩”,黄岩的西部有个“宁溪”。

地名通常还体现一个地方的自然风貌,不单单是自然山水,我们给它起名为“某某山”、“某某河”、“某某湾”、“某某岭”,就是我们所在的县市乡镇,所居的村落、小区,也会根据自然环境给起一个地名,比如,“黄土岭”、“猫狸岭”、“蟹钳岭”、“水洋”、“白水洋”等。又如“黄岩”一定与一块黄色的岩石有关;“宁溪”一定有一条宁静的小溪;“椒江”本是一条江;“上洋”,原本是一片积水为洋的地方,是相对于下洋而言的;“陈岙”无疑是山岙里陈姓人的住地,“三甲”则是第三片河与河间的平地……我们从这些地名中,就大致可以判断那里是平原还是山区、内陆还是海滨。

我们还可以从地名中,了解一个地方的过去。因为,如果这里曾经有过一些醒目或特殊的建筑,或者发生过什么大的事件,那么这个村落或地方就很可能以这个建筑或事件来命名。比如,天台的“桥上”、“桥下”、“塘头殿”;临海的“下桥”、“水菜桥”、“杜下桥”、“汛桥”;椒江的“炮台山”、“海城头”、“烟墩厂”、“衙门巷”、“渔工巷”、“中山路”,以及已经消失的“永泰桥”、“马路桥”、“通衢桥”、“西箭道”、“鼓楼巷”、“参府巷”、“盐号弄”、“卖羊弄”、“卖布弄”、“粮仓路”、“大明烟厂弄”、“炼焦厂路”、“周万顺弄堂”、“丁乾元弄堂”、“黄统领弄堂”、“去思路”等等。

从地名中,我们还可以知道这里的人。因为,我们的祖先总是聚族而居,于是就以该姓氏来命名所居的村落或地方,或者加上“宅”“家”“里”等通名,或者加上“上”、“下”、“前”、“后”、“大”、“小”等等前后缀,加以区别。如椒江的“李宅”、“陈宅”、“王家”、“杨家”、“倪李张”、“上陶”、“下徐”、“前黄”、“后王”、“鲍浦河”、“洪家场”;天台的“陈村”、“上宅”、“下宅”、“张家弄”、“上芦”、“下芦”、“前陈”、“后陈”等等。

从地名中,我们还可以了解先人曾经有过怎样的愿望。比如“章安”,改名于东汉章和元年,希望这里能够平安和顺;“永宁”是希望它永远宁静、安宁。如今我们所经过的道路、街道,也大多通过命名寄予美好和希望。比如,省内著名的“宁波”、“镇海”、“瑞安”、“永嘉”等名字,又如我市椒江的“繁荣”、“富强”、“一心”、“同利”、“昌平”等。

地名是一座城市的历史沉淀和风物标志,是一个地域的文化名片与展示窗口,是档案馆、纪念册,是回家的路牌,甚至就是回家的大路、是乡愁之所在,是地理上乃至精神上,永远闪亮在我们面前的明灯。

改革开放以来,从上到下虽然做了大量工作,制定了一系列地名管理的行政法规和规章制度,开展了地名文化遗产“千年古县”名录确定,开展了千年古镇(古村落)地名文化遗产认定等等,但另一方面,随着城市化的不断推进,老城区的连续拆建,许多古地名大批大批地消失了,而且仍在快速地消失中。

为此,我们不但要做好新地名的命名等各项工作,还要继续大声疾呼:让我们尊重老地名、敬畏老地名,高度重视老地名的保护,尽可能多地重新利用老地名,让老地名为我们多留一份乡愁。

责任编辑:泮非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