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压箱底的“老物件”熠熠生辉

2019-08-08 10:45:49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日报   作者:吴世渊

7月23日,椒江葭沚老街上,市民观摩送大暑船。 记者牟永选摄

对于台州8个县(市、区)11个“浙江省民间文化艺术之乡”而言,非遗项目是压箱底的绝活。这些传承百年的“老物件”,经岁月洗礼,在当下这个时代熠熠生辉。

非遗之所以能打动人,一方面源于人们对古老事物的怀旧;另一方面,非遗本身是鲜活的、艺术的、有价值的。

在文旅融合的大趋势下,如何让“老物件”焕发出新光芒,变成当地旅游的“活招牌”?这一命题,值得我们思考。

万人观摩大暑船

7月23日,大暑,一年中最炎热的时节。正午,烈日炙烤下,椒江葭沚老街地面的热量能穿透鞋底,烫在脚心里。

如此难熬的天气,老街上却人头攒动。人们大多戴着帽子、撑着伞,眯起眼睛,脸上挂着期待的喜悦。他们来参加葭沚一年一度的盛典——送大暑船。

送大暑船,是葭沚一带渔村的特色民俗活动,一般从农历四月初始,至大暑结束,分为“做船”“迎神”“娱神”“请酒”“送神”“祭海”等步骤。其中,大暑日的“送神”,是整个活动的高潮。

这天,参与“送神”的游行队伍有1.5公里长。队伍打头的是一群年富力强的男子,他们推着通体彩绘的大暑船缓缓前进,后面紧跟着锣鼓乐队、神阁轿子、舞龙舞狮,以及手持香火的香客等,一路吹吹打打,好不热闹。

比游行队伍更长的,是前来观看的市民,约有10万人之多。有年迈的老太太,一边观看一边祈祷“送暑平安”;有年轻人手持手机拍下视频,上传到社交网络平台上;也有警察、志愿者在现场维持着秩序。

大暑船到码头后,人们对船祭拜一番。接着,大暑船下水出海,越漂越远,江边鞭炮齐鸣,欢声雷动。直到船消失在视线里,大伙才带着未尽的兴致踏上归程。

“送大暑船活动年年举办,即便是‘文革’期间也未停歇,存续情况良好,每年来参加活动的,不仅有邻近县市如温岭、三门等地的群众,也有来自宁波南部和温州北部的客人。”椒江区文化和广电旅游体育局非遗相关负责人表示,这几年,参与活动的人越来越多,已然成为当地一大人文景观。

如今获评省民间文化艺术之乡,葭沚人意识到,“送大暑船”是宝贝,需要传承发扬下去。同时,葭沚正面临着大规模的改造,当地非常重视“送大暑船”在新的社区模式下的延续。

“大暑节活动程序非常复杂,环节众多,熟悉流程以及承担造船和祭祀角色的人年龄偏大,许多珍贵的祭祀仪式和相关知识,需要拓展更多的传承渠道。”非遗相关负责人表示,接下来,他们将深入搜集“送大暑船”的相关文献资料,建设传习所和传承基地,编撰《送大暑船》校本教学,举办“送大暑船”民俗活动研讨会,并发挥现代传媒优势,扩大大暑船的影响力和辨识度。

灯会让宁溪成“网红”目的地

一场民俗活动,能成为当地人与外来游人共同的盛宴,这样的场景,不光在大暑日的葭沚能看到,“二月二”的黄岩区宁溪镇亦不遑多让。

古镇宁溪一年中最热闹的不是春节,而是“二月二”灯会。农历二月初二到初八,镇上家家户户挂上彩灯,作铜锣、戏班、舞龙舞狮轮番上演,到处都洋溢着喜庆气氛。

宁溪“二月二”灯会始于南宋,是集歌舞、音乐、戏曲、杂耍等民间艺术活动为一体的大型活动,已被列入浙江省非遗名录。如今,不光是宁溪人过灯会节,来自台州乃至全省各地的人,都会在“二月二”期间造访宁溪,喝两杯糟烧,吃一张麦鼓头,到街上感受当地节日的氛围。据统计,今年“二月二”期间,宁溪的客流量超百万人次。

“二月二”的宁溪为什么这么受欢迎?宁溪镇文化站的老站长王建国认为,一方面,宁溪灯会有着许多原生态的民俗,而这些“原汁原味”的东西,往往最吸引人;另一方面,得益于S325(82省道)延伸线黄岩北洋至宁溪段公路正式通车,宁溪镇也将彩灯亮化工程融入到传统节日中,迎合了当代人的审美需求。许多大型灯组分布在一溪、两岸、三桥、十街,采用传统手法与现代3D水幕光影科技相结合的艺术展现形式,使得宁溪一度成为台州人的“网红打卡”目的地。

今年以来,宁溪镇着重对老街区进行改造,尤其改造了直街的风貌。直街渠道的淤泥被清除,上铺溪石,黄岩溪水重新流入,古桥流水,老街焕发出勃勃生机。

“‘二月二’灯会不光要保留传统,也要与时俱进,彩灯亮化工程、古街改造都是很好的探索。”王建国说,“二月二”期间大量客流的涌入,也考验着宁溪镇的旅游接待能力,农家乐、住宿、公共厕所等数量不足,也会影响游客的体验,“我认为,古镇的一些旅游基础设施还应加强。”

灯舞是朱溪的底气

朱溪镇,位于仙居县的东南边境。当地有一种起源于明代的古老舞蹈,名为“朱溪灯舞”,其中的《九狮图》,是国家级非遗项目。

“朱溪灯舞”以舞蹈和提线木偶技术为主,在夜晚表演才精彩。艺人们腾前跃后,张牙舞爪,灯光随着表演者翻滚,令人眼花缭乱。

历史上,“朱溪灯舞”一直作为仙居广大乡村节日庆典的保留节目,但近年来,它与许多民间艺术一样,不可避免地走向衰落。

自参评“浙江省民间文化艺术之乡”以来,朱溪镇党委政府十分关注“朱溪灯舞”的挖掘、保护和发展工作。

“目前,‘朱溪灯舞’拥有表演人员近200余人,制作队伍50余人,《九狮图》《十二生肖灯》《退弹虾灯》等节目十余个,非遗传承人3名,其中朱三福老人是省级非遗传承人。”朱溪镇宣传委员杨亚伟说,镇里建起了花灯展示厅、灯舞制作室、灯舞档案室等,还举办民间花灯制作表演培训班,为这项非遗的传承提供场地和人员的支持。

但传承过程中,也碰到了这样或那样的问题。比如成员老龄化严重,后继乏人;传承人多靠兴趣、情怀支撑,缺少实质性的补助;彩灯个头太大难以运输,影响出去表演的机会,等等。杨亚伟也觉得,需要把这些问题一条条拎出来,再一条条解决。

“我一直在全县物色‘朱溪’灯舞的传承人,要年轻、懂木工技术、有小聪明,我们一起想办法,把彩灯进行改良,让它便于运输。”杨亚伟说,“‘朱溪灯舞’名声在外,许多人爱看,把运输问题解决了,就能方便我们走出去。”

杨亚伟说,未来三年,朱溪镇要开发制作“八仙过海”系列花灯,继续加强灯舞的制作团队和表演团队人员的业务培训,并培养后备人才,同时将逐步探索市场化运作。

“朱溪水库、飞翔小镇、梯田,都是朱溪的美景,光有美景不够,文化才是一个地方的底气。”杨亚伟说,“我们的底气,就是‘朱溪灯舞’。”

责任编辑:泮非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