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玉环楚门灵山寺

2019-08-25 08:49:49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晚报  

我是在群山被春风染出些嫩绿的时节,去寻找灵山寺的。

对于灵山寺,最早的记述可以追溯到唐代。咸通年间(公元860~873),高僧启爽在筠冈山结茅为庐,鸣罄诵经,听得山南有钟鼓音响,声回岩谷,便循迹寻去,只见海潮直抵山下,如发鼓罄之声。启爽有心在这里创设兰若,数年寺成,是为“灵山寺”。这事令极力推崇佛教的懿宗皇帝李漼感动不已,以启爽能在海天一隅宣播大乘教经典《妙法连华经》,亲赐寺名:“灵山寿圣寺”。

灵山寿圣寺坐落于楚门竹冈西岙,背负灵山大峰。原名灵山院,又名灵山禅寺。早年殿宇雄敞,辉映林壑,左右各有山峰如翼展开,翔伏而回抱其前。据说是玉环创建最早、规模最大的寺院。

□张一芳

时光的脚步匆忙走过200年,宋代时,寺院规模肯定是扩大了。据《钱溪赵氏宗谱》“北宋初,灵山寺已会上大乘之典,佛寺甚盛”的记载,僧众之多可以想象。尤值一提的,是住持法成、法敬,既为僧寺生计,也为不与俗民百姓争地,率弟子在寺前滩涂筑堤围塘,成田七顷,这或许就是筠冈山下整个楚北平原沧海桑田的发端。这事又感动了当朝皇上,宋神宗赵顼于熙宁元年(1068)赐“灵山寿圣寺”匾额,并从国库拨金扩建。这以后的灵山寺,便已是“甍宇锦联,室庭雄敞,昕镛昏鼓,寒暑勿替”了。

北宋的没落、南宋的衰微、元初的兵战,灵山寺历经岁月板荡,或盛或微,皆随世事沉浮。元至治二年(1322)一场大火,也不知烧了几多日夜,竟使“金碧之区,悉化为烬”。八年后,寺僧一濂、惠宜召集僧众化缘募资,历30多个寒暑,旧规复原,更添壮丽。真可谓是“丹墀炫耀,辉映林壑,法音梵呗,隐若大方。”这在“像教陵夷,加之南北用兵,江浙闽寺院十有九毁,兴者百无一二”的当时,可谓震动四方的大事。据《永乐乐清县志》载,僧人从芙蓉山求巨木,集置于清江渡口,正为如何运回着急时,忽一日风雨暴作,其木漂流,越洋过港,直抵寺前山下,一棵不少。

这事感动了一位世事洞明却卑薄官场的读书人,就是后来隐居寺院二年,欣然撰写《重修灵山寿圣寺记》的陈高老先生。他在元至正十四年(1354)中进士时,已年过四十,本为任职京官,却以事母孝,只接受庆元路录事一职,后自免去职,归隐平阳乡里,守拙田园。至正十八年(1358)五月,一度阻断江浙漕运、称雄江南的方国珍,得了江浙行省左丞的官,邀请陈高辅政,陈高拒之,转授慈溪尹,亦不赴,隐身温州松台妙果寺。

至正二十三年(1363)冬,周嗣德战败,州城归附吴王朱元璋,陈高被行省照磨孙安追索,他回乡将妻孥托付乡人,以“九死不顾返”之决意,顾了一叶渔舟,到安固(今瑞安),复于次年正月浮海到南塘(乐清地),二月至玉环,随处留寓,避居灵山寿圣寺。

时值灵山寺重修已毕,开光在即,也是在群山被春风染出些嫩绿的时节,他来到筠岗山下,手提一瓶香油,正遇着一个僧人开了寺门出来。僧人说:“未及开寺门,先见送油人。”陈高笑答:“你知道开寺门,该知道会有送油人吧?”二人就相对大笑,携手进入方丈室。

我想,这开寺门的僧人就是一濂住持了。接下来就是二人三分沉湎七分痴迷昏天黑地推心置腹地把许多让人半懂不懂的话你来我去说了许多时日。那些据说是禅语的话,后来有很多被陈老先生写进了《重修灵山寿圣寺记》和其他诗词文章。其实,他们交流的,大多是出家人和隐世者超凡脱俗出世悟道忘生忘死的共同心语,是两颗心灵碰撞而迸发的思想火花。

陈高居隐玉环时间不长,却有特殊的人文意义。他为玉环留下的数十篇诗词文章,可以说是迄今传达元代玉环历史信息的唯一弥足珍贵的资料。

我沿山野林壑寻访灵山寺。山在初春的风中隆重地兀立着,天空了无杂物,只有太阳和它穿过时空的七彩光。我怀着对灵山寺的萦思,总觉得手里也拎着个油瓶,当初陈高先生不也是如我一路寻问过来的么?数百年太短暂了,先生刚走,我是随脚而来。

岁月留痕的灵山寺已经废圮于20世纪60年代那场令人哭笑不得的拆毁。“大跃进”的震天锣鼓使一些人的心智迷失,竟然拆了寺庙就地盖起了养猪场。现在我们看到的大雄宝殿,是信众居士集资举力于1989年重建;寺后的西方殿和两侧厢房,也于1993年建成。20多年前,我们寻访灵山寺,“养猪场”的残墙颓壁还在殿前地面萧然立着,像是忏悔者那个卑谦而又无可奈何的样子。

原址复建,灵山寺规模渐现,现代建筑材料的运用,在满足殿宇扩展的心理愿望中,也存在流光浮影的视觉迎合。虽然我不下十数次地来到这里,但我总感觉自己没能找到心目中的灵山寺,无法读到兀立林壑的巍峨壮观和气宇轩昂。灵山寺缺失的,是无论花费多少心思和财力都无法复制的岁月磨砺,以及需要年月累积才能形成的气韵和蕴涵。

但灵山寺毕竟以其沧桑经历成为历史文化可供一读的册页。我们的脚下,不正是延至今日的灵山土地么?风吹过,听得草丛林木中似有些声音,隐约而明晰,细微而沉重。我想,这或许是几多僧众精舍诵经作晚课,或许是两个知己谈禅论政伴青灯吧。

我想山若有灵,当也听得!


责任编辑:陈飞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