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飨当世而溉后人——记忆绿阴室旧藏

2020-01-14 10:21:55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日报   作者:潘昌来/文 彭连生/摄

①葛咏裳诗稿手札

②屈氏姐妹合著诗集《同根草》

③屈茝纕晚年像

台州府城临海,历史文化深厚,崇学传统悠长,私家藏书众多。其中就有葛咏裳的忆绿阴室。

葛咏裳(1843-1905),名寿同,字逸仙,号叔霓。祖籍海乡山后葛,后居台州府城。清咸丰十年(1860),取得临海县学首名,廪膳生。十一年,太平军进城,避难在海乡溪口,授课于竹溪书院。同治九年(1870),中式第二十一名举人。光绪六年(1880),登第十九名进士,授中宪大夫,官至兵部车驾司主事。宦京十年。工诗、骈、散文,并研史学,藏书丰富,且多有善本。黄岩举人朱谦这样评价他:“散文步马班,骈文步齐梁,诗得中唐之奥。”其继室屈云珊(1854-1940),太平(温岭)横湖人,号横湖女史,工诗文,从学于父,有才女之称。与妹屈逸珊闺中唱和,诗风格调清新,结集《同根草》等。光绪二十六年(1900),葛咏裳因义和团运动而避归故里,所有什物无暇运出,只带回古籍数十箱,储藏于巾山北边的忆绿阴室。

“忆绿阴室”这个名号,是葛咏裳为纪念父亲葛凤喈的书房“绿阴室”而名之。

葛凤喈(1814-1883),字师竹。居台州府城里的龙须巷,增广生,性孝友。以笔耕课徒为业。其门生有黄礁溪头村的倪梦荪,光绪恩贡,后为竹溪(溪口)书院山长。

据作于咸丰元年(1851)的《绿阴室记》记载,可以看出他书房取名的由来:“纵观从前的文士,如唐朝诗人王维喜欢清静,在辋川建高耸云霄之亭阁;南朝山水诗鼻祖谢灵运,为作山居赋而在激流里竖起篱笆;西晋富豪石崇,为建金谷庄而凿山引水。这些都是为纵耳目之娱游,改山川之绮丽与造物争工巧,为写大场景的文章,而装饰奇异花费巨大。可是像我们这样的寒士,是没有这个能力的。我的理念是自然之雅构,既然是先人的房屋,不需要恢弘铺张,略加点缀,得其灵机土木,免其繁费,可以遮蔽风雨,护养家人。牵萝补壁,春树溟濛;疏花蓠畔,细草阶边。面对逸巾(巾山),后靠龙顾山。居住在碧绿山林之间,就取名‘绿阴之室’。其名如形,住在这里觉得很清静,立志守拙,笔耕舌耨过一生。”

风云多变,不能如愿。绿阴室毁于太平天国运动。后来,葛咏裳移居巾山北面的新开巷,因追忆父亲而筑其室。初名“补绿阴室”,复改为“忆绿阴室”。并求画师作图,还作《忆绿阴室图自序》,有诗曰:“巾山山下路,茅屋本吾家。野市寻生活,空江老岁华。一畦庾信菜,五色邵平瓜。静悟盈亏理,无钱酒许赊。”

民国初年,鉴于城内藏书奇缺,人们没有书看。为开化民智,民国七年(1918)9月,临海县知事汪莹、劝学所长严秉钺、浙江第六中学及回浦学校教员项士元等人经过协商,创办了临海县图书馆。项士元被聘为馆长,带头捐献家藏书籍万余卷。为使馆藏更加丰富,他走访葛咏裳的忆绿阴室。时见里面捶架盈笥,籤轴甚富,其手著的诗词、古文、骈文、日记等不下五十余卷,对于《史记》《汉书》等亦多批校。当时他就劝说汪知事设法进行刻版印制,可惜没有结果。后来,汪知事调往他处任职。而葛氏的藏书,幸好得到其夫人屈云珊的慷慨应允,得借千余卷而充实图书馆。

后来,项士元游历了上海、杭州、广东、江西等地。等项先生返回故里,再见到屈云珊夫人时,她已白发龙钟,神志昏蒙。但每见到项先生时,她总是以先夫遗著未刊印及宗谱未修而声声挂念。

民国二十八年(1939)春,为避日寇,项先生寄住在西乡黄沙。岂知忆绿阴室遭日机轰炸,大量藏书被毁。遭劫遗存的书籍,幸好有庐建民的掇拾,尚存一千余卷。值此烽火炽盛之际,天地昏暗,山河破碎,葛氏藏书犹能于残灰瓦砾中,得存一二,以饷当世而溉邦人,可谓不幸中的万幸。

然而,经此一厄,屈云珊夫人大受打击。人生最后两年,她避难临海东塍,自觉年事已高,无力打理藏书,将幸存的藏书全都赠给东塍屈映光(学者,曾任山东省省长、北洋政府内务总长等职)“精一堂藏书楼”收藏了。

对于忆绿阴室的没落,项士元念念不忘。民国三十三年(1944),张镜潭和杨镇毅等在巾山后面的葛咏裳故居创立逸社。项士元到那里拜访张镜潭,睹物思人,作《忆绿阴室访张镜潭》一诗感怀:驾部(葛咏裳)久凋谢,遗书散暮烟。小楼双塔近,绝学一灯传。雅度同张翰,高风比米颠。海潮惊撼地,独作醉中仙。1954年,项士元应政府之请,征得古籍上千卷,其中还有葛咏裳的稿本。

岁月悠悠,往事如烟。唯有文心永存。

责任编辑:泮非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