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仙人袒腹和优钵罗庵的故事

2020-05-19 09:14:31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日报   作者:王康艺

优钵罗庵内已废弃的后许老人休养所

优钵罗庵和后许老人休养所入口

在椒江,知道优钵罗庵的人寥寥无几,但是,说起仙人袒腹,知道的人倒不少。由于优钵罗庵是建造在仙人袒腹上的,因此要考证优钵罗庵,必先从仙人袒腹说起。

仙人袒腹是一座山,位于今椒江葭沚街道后许村,所以它有一个正式的地名叫后许山。此山坐北朝南,正面看像似一个人袒露肚皮仰卧在山中,因此,长期以来被人叫做“仙人袒腹”。在清代《栅浦何氏宗谱》中,有关于它的记载,“拾级而登,四顾平原,旷衍大海,诸峰森罗,令人叹为观止”。而且,还流传了一首关于仙人袒腹的民谣:“地理断栅浦,山头对金鳌,一条江水似丝绦,有人葬得此穴地,代代儿孙穿锦袍。”意思是说,仙人袒腹是一个藏风纳水的宝地,适合作为人去世后安葬的“冥域”。因此,长期以来当地人就看好这座山,将它选为坟山,以至于今天整座山都被密密匝匝的坟冢所占满。

不过,在清嘉庆年间,这里还不是墓地,而是清幽的宜居之所。被方外人士看中,在此建造了一座远近闻名的佛寺——优钵罗庵。这是当时黄岩唯一的“女众丛林”(以前仙人袒腹所在地属黄岩)。“优钵罗”是佛教用语,译成中文的意思就是青莲花。这种花多产于天竺(今印度),其花香而洁。“庵”是指尼姑住的庵堂。所以,优钵罗庵简言之就是莲花庵。从这个庵名也可以想见,当年仙人袒腹的环境是多么的优美。

优钵罗庵一度辉煌。鼎盛时僧尼达百余人,还出了一位叫“永宝”的名尼。据记载,永宝俗姓罗,黄岩人。母陈氏,梦见观世音菩萨抱一女孩与之,且云:“此女大有善根,必使出家。”寝后产宝。宝年十二岁,母为送优钵罗庵,投式东老师太剃发,法名文通。住庵三十余年。1976年,永宝逝世,世寿九十三。

优钵罗庵始建于嘉庆年间,鼎盛于民国,衰落于“文革”。“文革”后,众尼四散,渐成荒废。1985年,著名的爱国港商沈炳麟先生捐资,在优钵罗庵内的东南角建造了八间楼房,用作老人休养所,这里又热了一段时间。再到后来,人们只知道有一个“后许老人休养所”,却逐渐忘记了以前的优钵罗庵。

后许老人休养所大约办了十多年,曾接纳过数十位老人,但是,因为各种原因,老人们又陆续迁回村中,老人休养所便告废止。而这栋老人休养所的建筑,就一直保留在优钵罗庵内。

这是一幢二层平顶房,共有八间宿舍,全用水泥钢筋建造。房屋结实,只是人去楼空,积满了灰尘,外墙还爬满了藤蔓。就在一楼靠西边第一间的墙面上,还立着一块正方形纪念碑,上面刻着一段文字,依稀能够看清如下字样:“沈君炳麟,湖州双林镇人,昔年与椒江王子鑫先生合股经营。后沈君迁居香港。虽身居外地,仍热心祖国公益事业。去年来椒,兴办三梅中学,为国培育良材。近又解囊在东山乡仙人袒腹建屋八间,为当地老人休养之所。今当落成,地方颂德,爰勒石以志其事。后许村。一九八五年十二月。”这里所说的“东山乡”系旧名,现已改属葭沚街道。

说到优钵罗庵或者仙人袒腹与名人的关系,除了沈炳麟和王子鑫,不能不提的还有三位非常著名的椒江文化人。

首先是王咏霓。王咏霓是黄岩兆桥(今属椒江洪家街道)人。生于清道光十九年(1839)。同治元年(1862),东山乡东山书院(后改名为东瓯书院,在今东山中心校内)落成,王咏霓受聘为首任山长(校长)。同治八年(1869),他再度被聘为该书院山长。任山长期间,王咏霓在仙人袒腹的优钵罗庵旁结庐,潜心读书,并与当地名人交往。有诗词为证。有一首《百字令·寄蔡竹孙同年》的词,是王咏霓写给至交蔡篪(字竹孙,黄岩人)的:“黄金燕市,底不学,屠狗生平事业。易水悲歌,能击筑,便算当时豪杰。曲按西凉,醉眠北里,那更归来忽。梦华一录,旧游依约能说。闻道十里梅关,头陀苦行,文字都删绝。坐破蒲团心上地,海月江天同阔。只恐京尘,题襟犹染,百感中宵结。徘徊临镜,也应惊见华发。”在词里,王咏霓表达了自己甘于“坐破蒲团心上地”的寂寞,发扬“头陀苦行”精神,刻苦攻读,志在一朝登科。年长王咏霓六岁的蔡篪,立即和了一首词回应,并注明作者为“同邑蔡篪竹孙”,内容如下:“拈花座上,问谁是,成佛生天慧业。十载江湖,犹橐笔,孤负诗中之杰。船尾听歌,垆头泥饮,影事都飘忽。小窗疏雨,夜凉独对灯说。遥想矮几围书,长笺读画,人境俱清绝。十笏钵罗庵外地,山影窥窗眉阔。劳我相思,暮云吟眺,远树青如结。思君何处,独搔千丈愁发。”在词中,蔡篪明确写道王咏霓曾在优钵罗庵外结庐,虽然地方狭小,仅有“十笏”那么大,但因靠近佛地,心生安静,能挑灯夜读,而且,在每一天与小窗疏雨或者山影暮云的近距离接触中,才思大进。果不其然,王咏霓于同治九年(1870)中举,而后又于光绪六年(1880)应礼部试,得中进士,终于实现了自己的人生理想。可惜的是,与王咏霓同年中举的蔡篪,却于次年即同治十年(1871)七月病逝,享年仅38岁。王咏霓与蔡篪亲密交往、相互以诗鼓励的故事,为仙人袒腹也为优钵罗庵增添了浓厚的文化气息。

其次要提到的是邬慕东。邬慕东,字宣猷,号竹坡,清道光年间栅桥(今椒江葭沚街道栅桥村)人,廪生。论年纪,比王咏霓和蔡篪都略年长;论诗才,也算得上是当地的一位名家,著有《竹坡诗草》二卷。他曾登上仙人袒腹,写下了《游优钵罗庵》诗二首。其一云:“高阁明无地,周遭绿树浓。路盘山背入,云傍岭头封。幡影石坛日,梵音午院钟。悠悠尘世想,已隔万千重。”可见,他是从山背翻过岭头,然后进入优钵罗庵的。抵达庵里,已近中午。当他看见优钵罗庵的幡影,似乎让他忘记了人间所有的纷扰;当他听到优钵罗庵的钟声响起,在他的心中似乎感到自己远离恶俗的尘世。其二云:“此地少行迹,闲廊生绿苔。窗开青嶂里,鸟拂碧峰来。佛国莲为座,禅心镜在台。万方同扰扰,回首叹尘埃。”诗中既写到了诗人在庵里看到的景象——“闲廊生绿苔”,说明此地有着一种“很少人来打扰”的宁静;同时又写了诗人从庵里往外看到的情景——“窗开青嶂里,鸟拂碧峰来”,多么美好的风光。可以说,邬慕东的诗为优钵罗庵抹上了一层绚丽的文化光彩。

还有一个文化名人是周宪文。周宪文是优钵罗庵所在地——后许村人。清光绪三十三年(1907)生。12岁毕业于东山小学。后来,在杭州惠兰中学读初中、高中,又东渡日本游学。回国后,先后在中华书局任编辑,在国立暨南大学任经济学教授、商学院院长等职。1945年抗战胜利后,受台湾省行政长官公署陈仪电邀,入台办学。先后担任台湾省立法商学院院长、台湾经济研究所所长、台湾银行金融研究室主任等职。1972年退休。他著作等身,逾三千万言。被台湾学术界誉为“台湾经济史的拓荒者”。1989年因病去世,享年83岁。去世前,留下了“将来骨灰留待归葬祖坟”的遗嘱。

1991年,在各方的共同努力下,周宪文的骨灰运抵椒江,安葬于仙人袒腹(即后许山)。著名作家、一级教授、周宪文生前好友许杰先生应邀作《周宪文教授墓碑记》,称赞周教授“生徒遍寰宇”,勤奋译著,“享誉中外”。周宪文教授的同宗晚辈、原椒江诗词学会秘书长周承训先生作《追思周宪文教授并送灵灰归葬东山故土》的诗一首,对周宪文教授表示深切的哀悼:“暌别家园长梦悬,窗花阶草总相牵。云天叆叇身难返,烟海清明厝竟旋。不负故山栽璧玉,有缘梓里瘗乡贤。三千万字煌煌业,砥砺时人竞接肩。”周宪文教授的窀穸最终选择在故土,无疑为仙人袒腹增加了一份文化的荣光。

正如后许山入口处台门的那副楹联所说,“仙人袒腹山水千年秀,优钵罗庵香火万代传”,可以相信,仙人袒腹和优钵罗庵的故事还会流传下去。

责任编辑:泮非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