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台州方言中的一对近义词:“肚痛埋怨刺瓜”与“呒告怨怨亲眷”

2021-09-07 18:21:13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晚报   作者:陈剑

【释义】

刺瓜就是黄瓜,过去台州大地上种植的黄瓜表皮是金黄色的,后来的南瓜是绿色的,是引进北方版的。

此词源自某人肚子痛,就说是刚才吃了刺瓜,都是刺瓜给惹的祸。实际上吃了刺瓜肚痛的概率是极低的,正如北方话所言“这壶不开提那壶”。

其词义是不该埋怨所说的对象,至少有很大的偏离,甚至大有出入。

此词跟“呒告(没啥)怨,怨亲眷”近义。

【示例一】

话说一天早上,村里的阿三急急过来跟刚想出门的哥们阿土报信,并约好上午8点到方山下的坟头(坟前有石板)点四胡(庄家与赌者各抛高四枚硬币,以落地硬币朝向多少枚为输赢一次,另一种是只是庄家抛,以点数定输赢)。结果,没到日晷(中午)阿土输了个精光,只差没脱外套来抵押,而阿三小赢。回村的路上,阿土气打不过,老是怪阿三都是你的错,本来他要拉手拉车到山里收柴回城卖的……”阿三气得只差没狗脚跳墙:“你格(这)夭寿鬼,自己肚痛倒埋怨刚吃了刺瓜。”

【示例二】

娘姨(姨妈)给两房中的表哥阿土和表妹阿香做媒讲对象,讲究的是“表妹嫁表兄,猪肉炒菜蕻”。

早先,男女授受不亲,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时,就选“近距离”的亲友家或邻居中的青年为心仪的对象,加上通过说媒牵线搭桥,较为流行的一种做派。那时,表亲是允许结婚的,最好以不生娃为好。

“猪肉炒菜蕻”是一道台州家常名菜,时令菜蕻无比鲜嫩可口。

婚后一年光景,阿土跟老嫣(老婆)有了娃。有一天,邻家的一群鸡偷吃了阿土家墙角缸里的米,等阿香发现时缸里的米有一半下去了,还落有鸡屎。两口子头一回吵嘴起来,阿香怪阿土取黄豆种下地之前没盖回米缸盖,让鸡有了可趁之机,阿土说自己只顾忙田头的事,偏偏这回忘了这一茬,这该是女人份内的事儿。两口子拍桌打凳要闹离婚,向各自的爹娘申诉,都怪是娘姨做的媒。双方的爹娘都回道:“你格(这个)贼坯(过去贱称词)呒告(没啥)怨,怨亲眷”。又把自家的后辈教训了一通:“老公老婆烂脚盐菜(不好的咸菜)弗过(此句意思过日子就很平常,没有这种寡淡的生活反倒不好),哪有牙齿勿碰口舌的?哪有勿红面(脸)的?我退(我们)吃的盐的比你吃的饭还多,这种事小夫妻困(睡)一觉起来就好,桥归桥路归路,该做介姆(啥)就做介姆(啥)。”

说完,老两口相视一笑,那神情分明表示,做爹娘的年轻时也是这么过来的。

自然阿土和阿香言归于好了,为了这点米不必过于心疼。台州人讲“大水牛都被冲走了,还在乎这顶箬帽(屯)”,这话要反过来讲“只要大水牛在,这顶小箬帽(屯)被大水冲走了,压根儿勿算什么”。

编辑:余彩虹 责任编辑:余彩虹 审核: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