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潘心元与红十三军第二师的故事:他是首任中共浏阳县委书记

2021-09-26 12:49:02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日报   作者:李兆建

1986年,中共玉环县委党史办在寻找红十三军的相关史料时了解到,在玉环苔山岛上有一座无名的红十三军烈士墓。据苔山岛上的老人们回忆,这位红十三军烈士是湖南人,当时大家都叫他潘先生,在苔山岛上住过。他在去温州的途中,被敌人枪杀在芦浦。他牺牲后,红十三军战士从玉环的分水山抢回遗体,安葬在苔山岛上最高的地方。

1995年9月,在中共浙江省委党史研究室的重视下,经过省、市、县三级党史部门的调查考证,最终认定这位牺牲在玉环芦浦的潘先生,就是红十三军政委潘心元烈士。时任中共浙江省委书记李泽民、省委副书记刘枫都作了批示,同意浙江省委党史研究室的报告,认定潘心元在1930年8月和10月先后两次受党中央派遣,以中央巡视员的身份到浙南从事革命活动,任务是整顿和发展红十三军队伍,曾任红十三军政治委员。1930年冬,在玉环九眼江(港)遭遇敌人而英勇牺牲。

潘心元是重要党史人物和全国著名革命烈士,是牺牲在台州的红军最高级别的领导人。他是中国工农红军的创始人之一,曾和毛泽东一起领导秋收起义,历任中国革命军事委员会委员、红一方面军总前委常委、红三军代政委、红四军政委、红十三军政委等重要职务。他牺牲时,年仅二十七岁。他的生命虽然短暂,但光彩永照人间。

潘心元,又名潘心殷、潘心源、彭西原、彭清泉等,1903年出生于湖南省浏阳县北盛团伍家渡的地主家庭。潘家是浏阳北乡一带有名的富户,有良田三百多亩。他的舅舅也是浏阳乌龙团的豪绅,出资开办了一所学校。七岁的潘心元就在他舅舅创办的这所学校接受启蒙教育。

潘心元在读小学三年级时结识了班上转学过来的同学田波扬。两人志趣相近,意气相投,都受到新思想的影响,很快成为莫逆之交。1917年,潘心元受双方父母包办,与北盛团首富之女、大他四岁的周坤元结婚。婚后两人感情很好,周坤元此后也一直支持着潘心元的革命工作。

1919年五四运动风云激荡,新思潮、新文化运动的潮流强烈地冲击着旧有的社会格局。在湖南,毛泽东等人创办了《湘江评论》,遭到反动当局查封后,又创办了《新湖南》。这个时候,潘心元的心中产生了追求真理、投身革命的信念。他邀请好友田波扬等人前往长沙报考。1920年,潘心元考入长沙岳云中学读书。他眼界大开,积极投身于反帝反封建的革命事业,成为青年学生运动的积极分子。1922年春,潘心元加入了社会主义青年团。1923年6月,潘心元由田波扬、夏明翰介绍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潘心元在长沙读书时刻苦好学,学识大进,又善于辩论,同学都称他为“博士”。他为人刚正,疏财仗义,很快赢得大家的信赖。他平时最喜欢去毛泽东、何叔衡、易礼容等筹办的文化书社,在那里阅读到了《共产党宣言》、《社会主义史》等马列书籍,思想得到了升华。之后,他召集田波扬等同学,仿效毛泽东创办新民学会的做法,成立了浏北新民社,潘心元担任负责人,并集资出版《新民》刊物。《新民》创刊号上转载了《共产党宣言》,登载了湖南一师学生郭亮撰写的诗歌《列宁记》。由此可知,年纪不大的潘心元具有很大的胆识。潘心元自己也撰写了《打妖》、《乡村革命与新旧调和》等文章,针砭时事。在此期间,他结识了郭亮,并由郭亮介绍拜访了毛泽东。在毛泽东和郭亮的帮助下,潘心元把《新民》办得更加出色。

1923年寒假,潘心元回到家乡伍家渡后,贴出告示,举办农民夜校,村里的农民纷纷前来听课。潘心元借此开展革命思想的宣传,讲述团结起来推翻封建压迫和反帝反军阀的道理。当时,党的活动经费比较缺乏。潘心元便想方设法让家里出钱,他向老乡筹款,然后开出借条,让借钱的老乡拿着借条回家向他母亲要钱。潘心元的母亲见是宝贝儿子写的借款字据,无可奈何只得认账兑付。

1925年初,潘心元学成毕业后,中共湘区委员会派他和田波扬一起回到家乡浏阳,协助夏明翰在浏阳发展党组织,开展工农运动。他以小学教师身份为掩护,开展党的活动,发展党员,并建立了中共浏阳特别支部。5月,在潘心元的领导下,建立了浏阳第一个农民协会——乌龙团农民协会。当时,浏阳遭遇了旱灾,庄稼颗粒无收。潘心元领导农民协会发动群众开展了减租减息、阻止粮食外运和开仓平粜斗争。潘心元动员自己母亲和岳父核减佃户的租息,主动将家里谷仓的粮食分发给附近缺粮的农民。这样,在党组织的统一领导下,农民纷纷靠拢共产党,加入农民协会,参加救荒斗争。数月时间,农会会员发展到两万余人,并成立了农民自卫队。同时,在北盛团的手工业工人中建立了工会。潘心元指示安源煤矿回乡矿工、共产党员周克明在北盛区建立区总工会,这是浏阳最早的工会团体。

1926年4月,潘心元到长沙出席湖南省全省党的工作会议。他向湖南省委汇报了浏阳党组织发展和工农运动情况,听取省委负责人郭亮、夏明翰关于进一步发展农运的指示。回到浏阳后,潘心元着手筹备公开成立北盛团农民协会。在五一国际劳动节这天,潘心元主持召开北盛团农民协会成立大会。会后,举行了声势浩大的游行。随后,农民协会带领农民群众砸开地主土豪粮仓,分发给青黄不接的贫苦农民,土豪劣绅吓得纷纷外逃。7月11日,北伐军叶挺独立团进抵长沙。潘心元在浏阳县城成立浏阳各界欢迎北伐军筹备处,组织当地群众欢迎北伐军。7月26日,浏阳人民扎彩楼、放鞭炮,敲锣打鼓,热烈欢迎叶挺独立团进入浏阳休整。北伐军进入县城前,潘心元率浏阳各界代表走出五里外迎接,并在县城召开盛况空前的联欢大会。叶挺、林伯渠等先后在大会上致词,感谢浏阳人民的欢迎,并号召浏阳青年踊跃参加北伐军。北伐军在浏阳驻扎了半个月,潘心元日夜奔忙,发动群众为部队当向导,运输粮草,慰问将士,并请北伐军帮助训练农民自卫队武装。潘心元亲自送二百名农会骨干到叶挺独立团参军。北伐军也派出党团干部组成宣传队,给浏阳各界群众宣传革命思想,有力地推动了浏阳革命运动的深入开展。

北伐军离开浏阳后,潘心元着手筹建浏阳县总工会和县农民协会,在狮山书院举办政治讲习班,培训工农运动骨干。8月12日,召开了浏阳县第一次工人代表大会,成立浏阳县总工会,并组建工人纠察队。9月初,在县城文庙召开浏阳县第一次农民代表大会,成立县农会,全县农会会员发展到三十万人,农会会员规模居湖南全省首位。自此,浏阳工人武装与农民自卫队相互配合,成为浏阳革命运动的柱石。之后,潘心元到长沙向中共湘区委书记李维汉汇报筹备建立中共浏阳县委的情况,李维汉听后认为浏阳的工作扎实,条件成熟,表示同意。1926年10月5日至8日,中共浏阳县第一次党员代表大会在城北龙盘岭下的文庙大成殿(今属浏阳市博物馆)召开,浏阳各区党员代表九十六人,代表全县二十二个支部,五百一十六名党员。大会由潘心元主持,中共湘区委代表龚际飞致贺词。次日,大会举行选举,大会推选潘心元、张侃、张启魁等七人组成中共浏阳地方执行委员会。潘心元当选为中共浏阳县委第一任书记。这次大会宣告了中共浏阳县委正式成立,揭开了浏阳革命的新一页。

随着大革命的深入,反革命的破坏活动也日益疯狂。国民党右派勾结反动土豪和民团武装开始反扑。浏阳县官渡党支部书记张炳南竟遭敌人杀害。潘心元意识到浏阳全县各地有二十一个团防局、六百余支枪,这一股势力是潜在的威胁,必须想办法尽快地解决这一心腹之患。1927年1月,潘心元召集县委会议,商量建立党领导的工农武装浏阳县工农义勇军,决定改造县警务队并夺取团防局枪支。会后,潘心元派宋任穷、王首道、张启龙、张侃、周克明到各区团防局做分化瓦解工作。2月4日,潘心元利用正月初二浏阳吃春酒的习俗在县城摆下宴席,邀请各地团防局的团总参加酒宴。席间,县农民协会会长起身致词说:“当今革命法规规定,一切权力归农会。借今天的宴会,我代表县农会正式通知各位,所有团防武装枪支和经费,一律缴归农会。否则,后果自负。”团总们一听,目瞪口呆,坐立不稳,当他们看到宴席外面,早已经站满手持梭镖大刀的农民自卫队队员,知道大势已去,只好老老实实地报出各个团防局的枪支、弹药和经费数目,听由农会收缴。县委立即派出骨干动手收缴了团防局枪支六百七十余支,快枪二百余支,机枪两挺。在此基础上,建立了浏阳工农义勇军,潘心元任党代表。他根据革命形势的发展,积极培训农民革命武装力量,为今后毛泽东发动秋收起义准备了有生力量。

1927年4月12日,蒋介石发动反革命政变。消息传到浏阳后,浏阳县委和各界群众团体发出讨蒋通电。4月27日,潘心元作为湖南代表出席了在武汉召开的党的五大,支持毛泽东等提出的武装工农的主张。潘心元在会上提出:“我们应该积极的准备自己的武装。”“在主观的力量如可能时,应举行两湖的暴动。”潘心元是比较早地提出以革命的武装暴动反抗反革命武装的主张,也是党内比较早地从事革命武装力量组织工作的领导之一。由于当时会上充满机会主义言论,潘心元的主张被弃之一边。5月10日,潘心元从武汉日夜兼程赶回浏阳。他立即派出骨干到四乡发展农民自卫队,并狠抓工农义勇军的军事训练。

1927年5月21日,国民党反动军官许克祥叛变革命,在长沙发动“马日事变”,捣毁省总工会、省农会,一批共产党员和工农运动骨干遭杀害,湖南全省笼罩在白色恐怖之中。潘心元对妻子说:“我的头是钢铸铁浇的,对革命是至死不移的。”“革命不成功,我是誓不罢休的。”潘心元主持召开中共浏阳县委紧急会议,一致通过进攻长沙,向许克祥讨还血债的决议。会后,县委成员分头行动,一面召集工农义勇军进行战斗准备,一面联络平江、醴陵等地党组织和农民自卫队。5月27日,湖南省委秘密会议决定发动长沙附近各县农军围攻长沙。28日,省农民协会秘书长柳直荀通知湘潭、醴陵、浏阳,定于5月31日拂晓会攻长沙。潘心元接到指示后立即部署攻长沙事项。29日,潘心元组织起一支上万人的队伍,进行军事训练和编队。下午,与苏先骏等率领的工农义勇军汇合后,兵分两路向长沙进发,于5月31日早上赶到长沙近郊。中午十一时半,浏阳义勇军率先发起攻击,分别向敌军驻守的南门口和陆军医院进攻。这时,湘潭、湘乡、醴陵、宁乡等地的农军也集结在易家湾一带。省工人纠察队及河西农军赶到岳麓山后。各路队伍已经对长沙形成合围之势。据守在长沙城内的许克祥开始恐慌,发急电求救“日夕数惊,守兵殊倦,各县告急,无力援助,形势如斯,焦急万分”。

在此关键时刻,中央领导人陈独秀等存在右倾投降主义,作出和平解决“马日事变”的错误决定,派出谭平山到长沙调解,并派李维汉通知各地农军停止进攻长沙。各县农军纷纷撤离阵地。面对这一情况,潘心元不得不指挥浏阳农军撤退。6月6日,田波扬等人在长沙英勇牺牲。消息传来,让潘心元十分悲痛。

围攻长沙失败之后,许克祥指挥反动军队加紧清乡剿共,残酷杀害工农干部。7月6日,湖南省委派夏明翰从长沙赶到浏阳通知潘心元等人,长沙国民党部队派出重兵进剿浏阳。为了保存实力,浏阳义勇军撤出浏阳县城,退往平江。潘心元召开县委会议,决定服从省委决定,率领浏阳工农义勇军撤至平江长寿街暂驻。

编辑:余彩虹 责任编辑:刘锦萍 审核: 陈瑶质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