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红军挺进师战斗在台州

2021-12-09 09:42:42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日报   作者:李兆建

1935年3月上旬,粟裕、刘英率领红军挺进师翻越武夷山进入闽北地区。3月20日,经浦城县境翻越了闽浙边的仙霞岭到达浙江江山县。26日,挺进师袭击了龙泉溪头,歼灭了国民党军一个排和一个保安中队,拉开了开辟浙西南游击根据地的战斗序幕。

4月下旬,红军挺进师进军到浙江庆元的斋郎地区。此处为庆元、龙泉、景宁三县边界的高山。这时,敌浙江保安第一团、福建保安第二团与地方反动地主武装“大刀会”共计三千多人试图三路合击红军挺进师。粟裕一面派员侦察敌情,一面亲率参谋人员勘察地形,精心筹划歼敌方案。4月28日,经过一天激战,红军挺进师以少胜多,大获全胜,歼敌三百多人,俘虏两百余人,缴获长短枪一百五十多支,轻重机枪五挺,子弹上万发。斋郎战斗的胜利,迫使国民党保安部队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转攻为守,龙泉河以北敌人力量比较空虚,为红军挺进师开辟浙西南游击根据地创造了有利时机。5月上旬,粟裕率挺进师进入到龙泉、遂昌、松阳三县边界地区,将部队改编为四个纵队和两个独立支队。粟裕和刘英决定将第四纵队留在龙泉河以南的浙闽边境继续活动,牵制敌人。由第一、第二纵队担负开辟新根据地的任务。其余各部随师部辗转游击于浙赣线以南的汤溪、龙游、金华、武义、处州(丽水)等地,扩大党和红军的影响,吸引国民党主力北调。

红军挺进师是擅长于野战的正规军。为了更好地开辟游击根据地,粟裕和刘英确立了游击战的指导思想,实现由正规战向游击战的战略转变,将部队化整为零。粟裕及时总结游击战的战术与作战规律,提出了“你打你的、我打我的”游击方针,采用声东击西、避实击虚、飘忽不定、出没无常、掌握主动,支配敌人等战术,使得红军挺进师的战术越来越灵活多变,机动敏捷,即使面对数十倍的敌人“围剿”,也能够应对自如,让敌人大感头痛。粟裕还要求部队在开展游击战时,注意宣传和发动群众,发展党员和党组织,建立小块的游击根据地,成为游击基点,作为以后部队的活动“落脚点”。不到5个月,红军挺进师发展到1500多人,浙西南游击根据地也建立起来,纵横百余公里,覆盖江山、浦城、龙泉、遂昌、松阳等5个县。粟裕、刘英和红军挺进师名声震惊了浙江大地,国民党的《东南日报》惊呼:“浙江素称平安之区,自粟、刘窜浙后,匪化已波及全浙。”

6月上旬,为打破国民党的“清剿”,红军挺进师政治委员会在松阳小吉召开会议,决定第一纵队到永康、缙云、青田、处州、仙居、东阳及永嘉北部一带活动。于是,红军挺进师第一纵队在纵队长王屏率领下穿过永康,进入缙云,逼近仙居,逐渐向台州挺进。

6月下旬,红军挺进师第一纵队从仙居莲台乡进入台州,并到上井、十三都等地活动,欲找红十三军仙居游击队余部未成。8月1日,第一纵队从永嘉再入仙居十三都,经过皤滩、溪头、横溪、湫山、曹店等地,一路向群众宣传革命道理。在仁庄,歼灭了驻仁庄的永嘉、仙居两县的国民党地方民团。后转入永嘉、青田县境。11月1日,由纵队长王屏率领的第一纵队一部分战士,从永康的八保西坑(今属磐安)进入仙居的金坑(今名宝坑),经大陈、林坑口、马家平、东坞、秧田、西溪、上岙,到缙云岩背。一路上,他们书写大幅革命标语,号召群众起来同国民党政府和土豪劣绅作坚决的斗争。

1935年9月,红军挺进师第一纵队在王屏、张文碧等率领下再入台州,从方前乡进入天台,经过街头镇,穿过天台西区,绕过天台城,跨上金鸡岭,行程一百多里,到天台北山的塔头寺住宿。第二天又翻北山离开天台,转往新昌。红军突然入境,神速穿过,立即离开,被当地群众称之为“天兵神将”。

10月23日上午,红军挺进师第一纵队第二次进入天台,突然出现在街头镇。他们未放一枪,就解决了当地国民党驻军保安队的哨兵,俘虏了全部保安队员,缴了全部枪械。随后,一部分红军提着墨汁桶,拿着大笔,在墙上书写革命标语,向群众宣传革命道理。另一部分红军冲进大地主家里,打开粮仓、箱柜,把衣服、布料、粮食分给群众。红军进入街头镇,吓得国民党区长赤脚逃跑。在街头镇,当红军到商店里买毛巾、跑鞋等日用品时,店主由于受国民党宣传的影响,不敢收钱。红军战士就对他们进行解释,说红军是共产党领导的人民武装,要打击的是欺压老百姓的国民党军队,要没收的是从劳动人民头上剥削来的豪绅地主的财产,对于正当的买卖,一根针也不能白拿。店主听了解释,看了眼前的事实,万分感慨,连连称赞红军好。当天,红军夜宿峇溪里村,第二天一早翻过牛桊岭,进入三州乡,逮住两名平时欺压百姓的国民党乡长和一名保长。当闻讯而来的国民党地方武装保卫团追击红军赶到梅枝岭时,红军居高临下,予以还击,并处决了国民党乡长和保长后,进入新昌县境。

红军挺进师从浙西南活动到浙东,逼近蒋介石的老巢,国民党当局大为震惊。为了对付红军挺进师,国民党浙江省保安处设立“浙南剿匪指挥部”。

这次“清剿”粟裕、刘英所率的红军挺进师,蒋介石调动了国民党正规军32个团7万人和地方民团武装近40个团,里三层外三层将浙西南地区围得水泄不通。面对敌人重兵一拨一拨地压过来,粟裕、刘英毫不畏惧,决定各率一部分二线作战,采取“敌进我退、避实就虚”的战略,留下一部就地坚持,其余主力跳出敌人的包围圈,到敌人后方去作战。计策一定,粟裕立即行动,率领主力部队巧妙地突围出去,运用游击战术同敌人周旋,寻机打击敌人。在此期间,粟裕率领部队南北转战,经常把活动重点放在对敌人威胁最大的浙赣线南侧,就连汤恩伯的老家武义、陈诚的老家青田、蒋介石的老家奉化也经常光顾,令蒋介石恼怒不已。

红军挺进师第一纵队在纵队长王屏、政治委员杨金山、政治特派员张文碧等人率领下,挺进浙东台属地区。运用昼伏夜出、远程奔袭、反道而行、敌集我散、避实击虚、声东击西、化装巧取等灵活机动的游击战术,四进仙居,三过天台,横穿临海,进袭黄岩,多次取道新昌、东阳,活动在大盘山、括苍山、天台山之间,一次又一次地挫败国民党武装的追击“清剿”,搞得国民党当局惶惶不安。

1935年11月中旬,红军第一纵队六十多人从临海县里后坑村第三次进入天台县,经龙溪、天柱,到达小溪坑的大屋基村。在临海里后坑村,红军宿营在群众的屋檐下,不进百姓家。他们向群众买米、买柴、买菜、买鸡蛋,都付足够的钱,即使在军情紧迫日夜兼程的急行军途中,在田头地角挖了群众的番薯,拔了群众的萝卜,红军都在番薯窟、萝卜坑边放上铜元。在天台大屋基村,群众主动给红军送粥送食,红军吃后以铜元做酬。傍晚,红军召集全村百姓,宣传革命道理,宣传红军是穷人自己的队伍。第二天凌晨,红军悄悄地离开大屋基村,向东阳方向前进。红军在天台大屋基村住宿后刚离开,国民党武装就进村“追剿”,并向群众追问红军的去向。当地群众为了保护红军,抄小路赶上红军通报消息,还给国民党武装指了另一个方向,使国民党的“追剿”落空。

11月上旬,张文碧曾率部分红军到永嘉、仙居交界的括苍山区红十三军仙居游击队的活动区董坑口村,找当地的游击队。11月12日,又到仙居境内的岭梅、溪上地区寻找当地党组织和游击队,因游击队已被国民党破坏而离开仙居。红军挺进师第一纵队向临海挺进,辗转于临海、天台、新昌、东阳、缙云、永康等县。

红军挺进师第一纵队进入大盘山区后,游击范围日益扩大,极大地震动了国民党政府。国民党浙江省政府专门设置“大盘山绥靖专员公署”,调集临海两个中队武装,集中永康、缙云、东阳、仙居四县地方武装,向大盘山进剿。11月下旬,坚持在大盘山区游击的红军挺进师第一纵队王屏、杨金山部,被国民党保安队和地方民团狙击分割,战斗频繁。杨金山所率的部分红军,最后在玉环岭寡不敌众,全部牺牲。11月29日,纵队长王屏所率的十多名战士隐蔽在仙居、缙云边界的苦竹坑(今属磐安)被“进剿”部队侦悉,浙保五团和地方民团四五百人实施围攻,王屏不幸连中数弹身负重伤,被敌人围住。面对敌人的严刑拷打,王屏宁死不屈,最后壮烈牺牲。

1935年12月中旬,张文碧所率的战士重回大盘山区,面对严峻形势,决定将部队化整为零,转入地下,同时打听联络失散战士。红军战士以永康后坑、西坑一带为立脚点开展活动。张文碧带领二十余人进入仙居的秧田地区(今属仙居横溪镇)。这一带原是“浙西工农革命军”(后为红十三军)的活动区,群众见红军回来了,喜出望外,很快应张文碧的要求把十多名红军分别安置在上处、中央坑等地的炭窑里。数天后,张文碧到有利于隐蔽活动的豆腐寮村。在与村民的交谈中,张文碧发现有一对村民夫妇李炳贵、张小娇对共产党和红军很有感情,决定选择这户人家为立足点。李炳贵与张文碧一见如故。在征得李炳贵同意后,张文碧把分散在各地的红军,也集中到李炳贵家。山上缺少大米,李炳贵翻山越岭到横溪等地为红军购买粮食、药物。在艰苦的斗争岁月中,张文碧与李炳贵亲如兄弟,情同手足。工农红军与当地群众建立了深厚的阶级感情。

1936年1月上旬,春节将临,工农红军生活困难。在当地群众的建议下,张文碧等战士决定打土豪以解决军需之急。1月14日,张文碧派出红军六人,在当地十余名积极分子的配合下,冒着大雪,翻山越岭来到仙居北岙村,抓走大恶霸地主、国民党乡长的两个儿子,要求该乡长拿出一千五百元银洋给红军解决军需赎回儿子。但该乡长向国民党政府告发。张文碧感到事已暴露,于是一面通知参加此次行动的积极分子转移隐蔽,一面率部转移到缙(云)永(康)边境。

1936年2月上旬,国民党“大盘山绥靖专员”调集缙云、永康、东阳、仙居四县的保安队及地方民团对八保山和秧田地区进行全面“清剿”。“清剿队”进入仙居秧田地区后,在豆腐寮李炳贵家搜出了红军帽子,立即将李炳贵的房屋焚毁。李炳贵的妻子张小娇怀孕在身,也被“清剿队”抓去。他们当夜对张小娇等人严刑拷打,妄图获知红军下落。张小娇等人不畏强暴,坚不吐实。“清剿队”毫无办法,在次日撤离时,把秧田地区群众的财物抢劫一空,将张小娇杀害于秧田村菜园口。参加过红军活动的积极分子个个遭受通缉,有的离乡背井达十余年。

粟裕晚年在回忆录中对“浙南三年游击战争”作了深情、详细回顾。书中写道:“活跃于浙东地区的游击队,出没于瓯江北岸的仙居、温岭、三门、天台、东阳、永康、缙云、丽水之间的广大地区,并以永缙边的金竹峰、黄弄坑为活动中心,建立了党的浙东特委。”“一九三六年底,挺进师再次由几百人发展到一千五六百人,地方游击队和群众武装达数千人。我们的活动范围扩大到了温州、台州、处州、金华、衢州、绍兴地区所属的三十几个县境。”“敌人的烧杀惨无人道,对我们的同志不仅是枪击和砍头,甚至把他们当众‘开膛’,割了心肝去下酒,被捕杀和活埋的基层干部和群众不知其数。但是,敌人越残暴,革命军民的反抗越坚决。我浙西南革命在这场斗争中用生命和鲜血写下的壮丽篇章,将永留青史!”

红军挺进师第一纵队进军台州,打击国民党统治势力,爱护贫苦百姓,向群众宣传共产党的政策,在台州人民心中播下了革命的种子。在极其险恶的环境里,台州老百姓倾情倾力支援红军,书写了军民亲如一家人的动人篇章。红军挺进师在台州人民的支持下,采用机动灵活的游击战术和巧妙的斗争策略,与国民党周旋。红军挺进师指战员们为人民的解放事业前仆后继,英勇奋斗的精神,将永远铭刻在台州人民的心中。

编辑:余彩虹 责任编辑:王丹娟 审核:陈瑶质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