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宵静:文艺路上的“斜杠青年”

2022-05-14 09:02:39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日报   作者:元 萌

吴宵静指导学生。

本文图片由采访对象提供

吴宵静1994年出生,是土生土长的三门人。从舞蹈表演与编导专业毕业后,她回到家乡,先后就职于三门县广播电视台、三门县体育事业发展中心,其间在职于中央音乐学院艺术管理专业就读。

后来,她在家乡创办了“帝舞感·金话筒”舞蹈主持艺术中心,为当地的少年儿童提供学习艺术、展现自我的舞台。

如今的许多年轻人,不再满足于单一职业的生活方式,而是选择拥有多重职业身份,享受生活的多样性。吴宵静也是一位在文艺路上不折不扣的“斜杠青年”,对她而言,生活的乐趣在于不为自己设限,追求更多的可能性。

学艺

吴宵静回顾学艺之路,坦言自己和其他学舞蹈的人相比,“慢了半拍”。

“我在初三之前学的是小提琴,初三那年才开始接触舞蹈。”她说,学舞蹈的人大多从小开始练基本功,到了十几岁,身体柔软度、可塑性就不像儿时那么好了。

“我的姐姐一直学舞蹈,家里人很支持我转学舞蹈的决定,觉得姐妹俩一起学一门艺术,可以相互帮助、一起提升。”吴宵静说,“那时,我妈妈和姐姐每天晚上都帮我压腿、练功。压腿时,我曾痛得直掉眼泪,在家人的督促和激励下,才坚持了下来。”

当时考学的竞争压力很大,同龄人都是从小开始学了多年舞蹈的,而她从头开始,比有基础的同龄人付出了十倍的努力,才能追上他们的步伐。经过将近一年半时间的集训,吴宵静考上了浙江艺术职业学校舞蹈表演与编导专业,正式开启了学艺之路。

“一开始,我们学的主要是古典舞和民族舞,后来再穿插进现代舞及其他舞种。”她回忆,“练舞的过程免不了苦累甚至受伤,但是我们学习的热情一直很高。”

在她的回忆中,学习的过程中充满了未知的乐趣。她还记得当时上的第一堂课是“解放天性”,要求每位同学以舞蹈的形式模仿喜欢的动物。“我当时模仿的是鸵鸟,‘解放天性’课让我们很快融入到舞蹈创作的氛围中,认识到艺术是取于生活、源于生活的。”

2012年,省艺校选拔了吴宵静和其他三名学生参加第四届全国少数民族文艺会演,她们的原创舞剧作品《千年山哈》荣获金奖。

《千年山哈》是以畲族的民族文化与风土人情为题材,分为序、传师、耕山、盘歌、礼嫁、尾声六部分,以畲族本土的历史传说、宗教文化、耕猎、茶织、歌会、婚恋等为表现内容,展现畲族的文化之美与人情之美。

整个舞剧时长一个多小时,对表演者的体力、能力都是不小的考验。“为了深入当地感受风土人情,更生动地演绎这个舞剧作品,我们专门在丽水畲乡住了两个多月。”吴宵静说。

同年,她参加了三门县第三届“浪花杯”舞蹈大赛获金奖,当时参演的作品以蒙古族文化为主题,对传统的民族舞进行了一定程度的改良,深受在场观众喜爱。

在省艺校的最后一年,中央音乐学院的老师来为学生授课。吴宵静在课余时间积极学习乐理、艺术管理等专业知识,准备了一年多,最终如愿考上了中央音乐学院。

归来

2014年,吴宵静从省艺校毕业之后,在三门县广播电视台从事新闻配音及电台相关工作。虽然就业与专业并不相关,但她对播音主持也有着浓厚的兴趣,就把工作当作培养自己的另一份技能。

出于对舞蹈、主持的热爱,2016年,她在三门创办了“帝舞感·金话筒”舞蹈主持艺术中心,目前已经有两个校区,主要为热爱文艺的少儿群体提供中国舞、古典舞、民族舞、街舞、少儿主持等课程培训。

“舞蹈启蒙很重要,我们在课程设置上以古典舞和民族舞打基础,专门请了科班出身的老师为孩子们教学。”吴宵静说,“看到孩子们在课堂上有所收获,我也很有成就感。”

除了在自己开设的艺术中心开班授课,她积极发挥自己在舞蹈编创领域的才能,为当地中小学生艺术节编排、指导舞蹈作品,根据学生们的实际情况,为他们改编动作、调整队形与舞蹈难度等,指导的《映日新荷》《我心飞翔》《弄堂记忆》等多个作品在三门县中小学生艺术节中取得一等奖的好成绩。

吴宵静印象最深的,是2018年在台州市第六届青年舞蹈大赛获得创作银奖的作品《时光扣》。“那是一支我与姐姐共同完成的原创现代舞作品,灵感主要来源于我和姐姐平时在生活中相处的点滴,取名为《时光扣》,表达的是我们之间深厚的感情。”

去年,吴宵静在三门县体育事业发展中心从事体育赛事等方面的工作,平时积极参与县文化馆组织的群文活动,例如与其他地区开展文化交流的“文化走亲”、深入基层的“文化下乡”活动等,只要有机会,她都会参与其中。

未来,文艺之路漫漫,吴宵静将继续带着“斜杠青年”的初心,“做好本职工作,希望自己的培训机构能更加专业,让更多孩子爱上舞蹈、受益一生”。

编辑:泮非非 责任编辑:杨能勇 审核:刘锦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