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令妃”:善解人意怎么变了味?

2018-02-14 09:20:48  来源:新京报   王雪琦

在去年的热播剧《欢乐颂2》中,娟子出演了小包总的妈妈。

经典剧《还珠格格》的重播,让很多人再次陷入童年回忆。曾经剧中温柔、美丽、善良的令妃一直都被划在正义的阵营中,然而20年过去了,当令妃再次出现在荧屏上时,却和“心机女”绑定在一起成了热搜新词。

不久前,新京报记者联系到了令妃的扮演者娟子。因为记者的名字与娟子的一位影迷只差一个字,起初她还以为是小影迷长大了。

娟子说,演完《还珠格格》,她收到了很多粉丝的来信,其中有不少是单亲家庭的孩子,“因为他们觉得在我这儿能得到母爱。”但如今再次重播,她怎么也没有想到曾经“善解人意”的令妃变了味儿。

《还珠格格》

令妃只是“对小燕子好”

小燕子醒过来,第一个开口说“恭喜父女团聚”的是令妃;让奴才们改口喊小燕子“格格”的也是令妃;小燕子想承认自己不是格格时,吓唬她会掉脑袋的还是令妃……《还珠格格》重播,让令妃成为网友口中“表面大度,实则腹黑”的心机女。

回忆起第一部开拍时,娟子说当时只有12集的剧本,大家都不知道人物的走向和结局。导演只是告诉娟子,令妃的脉络是,“对小燕子好,她们有难我就得帮助她们。”在她看来,《还珠格格》是部很有创新的剧集,但作为一部轻喜剧,角色还是相对扁平化,“好人和坏人是很分明的”。“作为封建时代的女性,面对皇帝的‘博爱’,令妃只能选择支持和大度。她在历史上能够一直得宠,也是因为善解人意。”

而生活中的娟子,同样是个懂得体谅的女人。当年《还珠格格》夜戏多,晚上有夜宵。某日,娟子坐在桥上吃夜宵,刚吃两口头饰就掉进了河里。彼时戏份已经拍摄过半,这款名为“一帘幽梦”的头饰是剧组专门用羽毛制作的,如果头饰找不回来,戏就接不上了,工作人员赶紧下水捞了回来。之后,娟子拍完戏都会先把首饰摘下来还给妆化组。

性格内向

上中戏时被特训演“妓女”

娟子出生在北京,从小听到外人最多的夸赞就是“长得好看”。十几岁时的某一天,父亲拿回一张《绝对信号》的话剧票,在那个电视机还没普及的年代,这场话剧在娟子心中埋下了对表演的向往。

18岁那年她参加了中央戏剧学院的考试,并顺利通过初试。复试的考试题目是表演小品“来中戏参加考试忘带准考证”,从未有过任何表演经验的娟子凭借生活中的逻辑演绎了这个场景,“我先是假装给家里打电话,跟爸爸说明情况后,告诉他准考证就在写字台玻璃板下面让他赶紧送来,说着说着眼泪就掉下来了。”正是这种极佳的临场反应,让娟子顺利考入了中戏。

“其实从性格来说,我不是很适合做演员,因为太腼腆了。”中戏复试时为了考核身材,要求学生们穿着短裤和背心来,这让娟子觉得特别不好意思。

入学后,考虑她内向的性格,老师为她安排了专门的训练。“就是培养我演风尘女子,台词课上让我演《复活》里的玛丝洛娃,排练她沦为妓女后和聂赫留朵夫在监狱里的一段对话。”尽管已经过去了三十多年,但聊起当年的经历,娟子说仿佛就发生在昨天。

接演令妃

剧本都没看以为是女二

毕业后,娟子进入铁路文工团成了一名话剧演员,还得到了演电影的机会。彼时的电影行业并不繁荣,她便把话剧之外的重心转移到拍电视剧上。1997年,娟子在河北涿州拍摄电视剧《古吴春秋》时,曾经合作过的演员刘芳(《还珠格格》中饰演尔康尔泰的妈妈)推荐她到《还珠格格》剧组见见导演。

最初她只是想借此行可以报销往返路费的机会回趟家,结果见面后,导演和制片人觉得她的气质与令妃很合适,“他们跟我说是女二号,一直催我签合同,我连剧本都没看就签了。”拿到剧本后,虽然发现自己的戏份并不是女二,但“写得太好了”。

《还珠格格》播出后,娟子又主演了电视剧《北京女人》。2005年,刚生完孩子的她被朋友推荐给了电视剧《乔家大院》的导演胡玫。虽然只有十几分钟的见面时间,但胡玫很快就决定了让她出演剧中乔致庸的大嫂曹月枝。机会来了,娟子却犹豫了,当时她还在哺乳期,体重也没有完全恢复,最后是在母亲的鼓励下才演了《乔家大院》。

回归家庭

以前太忙被当“后妈”

《乔家大院》的热播,让娟子得到了很多电视剧女主角的演出机会。但工作的繁忙也让她无法陪伴家人,直到女儿八岁时,她才第一次陪孩子一起过生日。那次生日会女儿很感动,“她和我说,在她心里一直以为我是后妈,不知道在哪像买宠物一样把她买回来的”。这让娟子很愧疚,“她特别聪明,以前上幼儿园知道我没法去接她,总是躲到最后才出校门。”

这几年,为了多陪伴家人,娟子减少了接戏的频率。她说,现在的她更喜欢接一些客串的角色,因为时间短,拍完之后就能回北京陪女儿。采访的前一天,她还抽空陪女儿去健身。去年娟子在电视剧《欢乐颂2》中客串了小包总的妈妈,在即将播出的电视剧《创业时代》《为了你我愿意热爱整个世界》中她也有客串出演。

问到如今最大的梦想,她说,“退休后能睡到自然醒、孩子长大后能周游世界、演一部经典的话剧”。

责任编辑:余彩虹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