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邪不压正》动作“太猛”,彭于晏脸被打肿

2018-07-13 10:15:30  来源:新京报   作者:滕朝 徐美琳

由姜文执导,姜文、彭于晏、廖凡、周韵、许晴、泽田谦也等主演的电影《邪不压正》今日在全国公映。作为“民国三部曲”的终章,该片讲述了1937年,青年侠士李天然背负着血海深仇,在美国秘密训练多年后回到北平复仇的故事。用姜文自己的话说,这部戏就像是“李小龙进入到卡萨布兰卡”。

2016年,彭于晏听说姜文导演要开一个新戏,就毛遂自荐,与姜文见面吃了个饭聊了聊。“我跟导演见面,导演都不知道我是谁。”不过,彭于晏却准备得很充分,见导演之前就看完了原著小说《侠隐》,看完觉得有点悲伤,“复仇又如何?他还是孤独的一个人。”在见过几次面之后,彭于晏便拿到了该片主人公李天然的角色,“刚好这部电影有打戏,我可以打,也可以练,中英文都可以。”新京报独家专访彭于晏,聊了下他在片中的台词、动作戏、裸戏等幕后故事。

台词

彭于晏说,拍这部电影花时间最多的是练口音。片中的李天然青年时期生活在美国,但少年时都是在北平生活。导演要求要有北京口音,但不要口音特别重。于是,彭于晏就找老师来练习北京腔,读原著小说给导演听。

姜文导演有个习惯,喜欢在开拍前几分钟才给演员发这场戏的剧本,在极短的时间里又要记台词,又要揣摩表演,对演员来说是很大的考验。对于北京话还说不利索的彭于晏来说,更是难上加难。

每次拿到剧本的时候,彭于晏就赶快对台词。第一场戏是在车里的一大段对话,那场戏很长,足有两三页纸,拍下来整整五分钟。然而导演却掐着表让两人在2分40秒把这段台词全部读完,“我们怎么念,最快也就3分40秒,最后可能剪了一些片段。”

李小龙

姜文对彭于晏说,这部戏就像是“李小龙进入到卡萨布兰卡”。在演绎李天然这个角色时,彭于晏坦言,导演有为这个角色加入了一些李小龙的影子。在形象设定上,衣服大多穿黑色,并且在动作打斗的节奏上也尽量向李小龙靠拢。一般的咏春拳对于脚的运用很少,大都是防御用的,但是因为李小龙喜欢跳踢踏舞,就在截拳道里加入了很多脚的动作,而片中李天然也学过西洋拳,加入了李小龙打斗时跳跃的节奏感。

小说中,李天然所属的太行派有一个独门绝活“弹指神功”,电影中也有类似镜头:李天然利用“弹指神功”将冰块划破了对手的眼皮,还有在钟楼把灯弹亮。彭于晏跟导演提出,可以在影片中多表现一下这个绝技,在李天然与朱潜龙最后的对决中,导演就拍了两人很多互相“弹”的镜头,但是最后都被剪掉了,“可能那些镜头太飞了,”彭于晏说。

裸戏

片中彭于晏有两场裸戏,一场是在屋内洗澡的时候,许晴饰演的唐凤仪就在旁边,还有一场是李天然只披着一件风衣,在屋顶上奔跑。最开始拍这两场裸戏时,姜文导演考虑到安全问题,给彭于晏做了一些防护措施。但是,拍摄的时候,导演觉得不太好看,就给彭于晏全脱了。彭于晏也完全相信导演,“你达到一种自我暴露之后,其实这也是一种表演。你穿着衣服、护具,其实还是会有一个潜意识的保护,你还是在你自己身上。当你全部脱掉之后,你的注意力就会在角色上。”为了拍摄那场洗澡戏,彭于晏提前一个月一直在减脂,临拍那场戏前一周,他喝水都很少,就是为了在那短短十几秒的镜头中保持一个好的体型。

动作

这些年来,彭于晏通过拍电影掌握了不少技能,手语(《听说》)、竞技单车(《破风》)、体操(《翻滚吧!阿信》)、综合格斗(《逆战》)等。他特感谢过去那个努力的自己,可以在拍摄《邪不压正》将所学的全部技能都用上。“有底子会比较有自信,动作学得快,就有剩下的时间和精力去分担在表演上面。”尽管之前动作戏有底子,但彭于晏还是在开拍前与廖凡去了成龙大哥的成家班集训,“练了两三个礼拜,每天8到10小时,什么动作都得练,刀剑拳术,跑酷吊威亚等。”彭于晏表示片中的动作并不是特别难,但是特别带劲,“不能让表演胜过动作”。在彭于晏与廖凡最后一场动作戏中,两人在试戏的时候,就有点收不住了,没用套路,完全是肉搏,你一个大嘴巴,我一个大嘴巴,廖凡说:“我把他脸都抽肿了。”

屋顶

片中的李天然有接近三分之一的戏是发生在屋顶上,在屋顶上飞檐走壁,跑酷,骑自行车,还有感情戏。在彭于晏看来,“导演很疯狂,他创造了一个屋顶的世界。”开拍前彭于晏就听导演说过有很多屋顶戏,但是来到拍摄现场,彭于晏还是被震住了。“剧组在云南搭建了全部的屋顶,晚上看就像海浪一样,屋顶上面还种上了草、番茄,还挖了水井,可以在天台打水。”导演姜文在屋顶上构建了一个独有的世界,这里住着各种人,当执行任务的时候他们就会出现。在屋顶世界实拍有很大挑战。因为屋顶上特别滑,还不能穿球鞋,只能穿功夫鞋,每次在屋顶上跳的时候,还不能看地面,要练好力气准确地踩到相应的位置,但是有时瓦片会踩裂,有时落地脚正好卡在瓦缝之间,拔脚的时候可能连瓦片也一起拔出来,动作就会变慢,只能反复排练,一遍一遍地跑。

细节控

姜文导演是一个细节控,彭于晏的头发要乱到什么样子,都由他来弄。片中背包口袋的倾斜度如何,缝线有时候缝的方向不对,几百件衣服就要重新做。几十个军官帽子的戴法不准确,他都要走过去一个个自己调。“我是拍这部戏才知道什么是喇嘛红,导演说那个年代墙壁的喇嘛红太新了,要做旧,做完之后还是太新,再做旧。”

片中有一场戏,李天然的养父亨得勒去世,姜文饰演的蓝青峰守在棺材面前,让李天然过来见养父最后一面。对于彭于晏来说,本来这是一场十分沉重的戏,他培养好情绪,走到蓝青峰面前,蓝青峰掀起白布,从里面端出一个生日蛋糕。这是导演姜文给彭于晏制造的一个惊喜,当天是彭于晏的生日,所以一切都是导演一手安排的。本来都快哭出来的彭于晏被导演给逗笑了,“导演特别像教父一样在那里,说:‘看看你爸爸,他死了’,太可爱了。”更为可爱的是,姜文导演掐的时间特别准,又充分展现出了他细节控的一面,他掀开白布,拿出蛋糕的时间刚好在3月24日23点59分59秒,彭于晏生日的最后一秒。 

责任编辑:泮非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