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DATA[头条]]>
解读习近平浙江调研③|有个地方习大大为何去了两次?有何奥秘?
2015-06-02  11:21:32  来源:浙江在线   作者:余列平

■习近平考察舟山群岛新区城市展示馆

■习近平考察杭州市城市规划展览馆

浙江新闻客户端观察员 余列平

细心的人应该不难发现,习近平此次到浙江调研,无论是在舟山还是杭州,有一个地方,他是必去的,那就是城市规划展览馆。

顾名思义,这就是一个可以纵览城市过去、现在和未来的地方。一座城的积淀、定位和方向,在这里一览无余。挑这儿把脉城市发展,颇有事半功倍之效。

而习近平对城市规划的重视,也是由来已久。

【言】

去年习近平在北京考察时,一上来就去了市规划展览馆。他直言:城市规划在城市发展中起着重要引领作用,考察一个城市首先看规划,规划科学是最大的效益,规划失误是最大的浪费,规划折腾是最大的忌讳。

“首先”“最大”“忌讳”,个个都是猛词。一个规划,多则管上十年,少则三五年,如果在这个战略性环节出了岔子,那就属于方向性的失误。后面再拼命,也是南辕北辙。照着一张50分的图纸,你还指望能造出一座80分的城?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规划,就该明白哪些该拆,哪些该留,谋定而后动。习强调,要像爱惜自己的生命一样保护好城市历史文化遗产 ,让文物说话、把历史智慧告诉人们,激发民族自豪感和自信心,坚定全体人民振兴中华、实现中国梦的信心和决心。瞧,这城规工作还事关“中国梦”的实现,大意不得

习还说,“网上有人给我建议,应多给城市留点‘没用的地方’,我想就是应多留点绿地和空间给老百姓。”言外之意,别把城市规划得满满当当,看着漂亮,实则少了腾挪和想象的空间,成了败笔 。这就跟画画一样,中国人讲究留白,那股子艺术美,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去年有阵子,形形色色的“奇葩建筑”在网络上火了一把,引来众人疯狂吐槽。对此,习一锤定音:“不要搞奇奇怪怪的建筑 。”通俗、有力,点赞者众。

在习看来,城市建筑贪大、媚洋、求怪等乱象由来已久,这是典型的缺乏文化自信的表现,也折射出一些领导干部扭曲的政绩观。一句话,点出了两大要害—— 文化自信和政绩观中国人总是习惯在自负与自卑间宽频震荡,这在城市规划与建筑上,表现得尤为明显

城规工作如何破题?习在中央城镇化工作会议上给出了答案:城市规划要保持连续性,不能政府一换届、规划就换届。要多听取群众意见、尊重专家意见,形成后要通过立法形式确定下来,使之具有法律权威性。 善政、民主、科学、法治……其实任何一个宏大的概念,都可以在具体工作中找到落脚点。城规工作就得这样一脚一脚地去踩,马虎不得。

【行】

他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

30年前,国务院批准厦门特区扩大到厦门全岛和鼓浪屿,并逐步实行自由港的一些政策。时任厦门市副市长习近平随即牵头,研究制订出了 中国经济特区的第一部发展规划 ——《1985-2000年厦门经济社会发展战略》。

当时,厦门组织了国内100多位专家教授,进行了21个专题研究,历时一年半,这一发展战略才得以制定完成,并为厦门之后15年的发展奠定了扎实的基础。

同样,在福州担任市委书记期间,习还是狠抓规划。他亲任总指挥,专门成立课题组,开展发展战略研究。不但四处考察学习,还开展了“万人答卷,千人调研,百人论证”活动,广泛发动市民参与,最终编制完成《福州市20年经济社会发展战略》。

整个规划前后耗时两年多,十易其稿,每一稿习都看过,也都一同参与修订。习老是强调,功成不必在我、一张蓝图绘到底。正是这样的执政理念,造就了习的大格局和长眼光。

习曾说:“改革开放中许多重大问题要从长计议、慎于决策。历史的经验和教训告诉我们,一个地方的建设,如果没有长远的规划,往往会导致建设中产生严重的失误,甚至留下永久的遗憾。 ”正是这样一种深刻的认识,让其对城市规划工作如此亲力亲为,青睐有加。

【反面教材】

当然,事物都是一体两面的。科学系统的城市规划,自然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益事;但盲目瞎指挥、大搞一言堂,甚至从中牟利的,那对不起,早晚有天会出事。

倒在反腐脚下的官员中,好些可是在城市规划领域有“封号”的人物。

比如今年两会结束时同步公布的“大老虎”——云南省委副书记仇和,曾在宿迁任职期间大拆大建,被民间称为“仇拆星 ”。甚至还出现了类似这样的段子:“仇和望一望,拆到南关荡,仇和手一挥,拆到沂河堆。”“拆了你别哭,没拆你别笑,那是仇和没看到。”

去年落马的原广州市委书记万庆良,更因其不懂常识,山顶挖湖、山地修建百米大道,规划起来“疯狂又狂妄”,被讥讽为“规划之神 ”。“规划规划,纸上画画,墙上挂挂,橡皮擦擦,不及领导一句话。”这般专断,想不遭人批评都难。

城规的背后是项目、项目的背后是利益。所以说,让城规工作更为法治化、科学化、民主化,其实也是挤压官员寻租空间的一大利器

俗话说得好,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 。做好一个城市的规划,与推动一个国家的改革,异曲同工。两者都需要主政者有开阔的眼界与前瞻的理念。

就像新加坡学者郑永年对习近平所评价的那样:“他考虑的并不是两个任期的事情。他现在要做的,就是考虑后面30年的事情”。

“不谋万世者,不足谋一时;不谋全局者,不足谋一域。”总书记的胸襟和眼光,各位懂了吗?

责任编辑:张舒婷 蒋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