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购台CT机,院长收进“红包”10万元

2014-01-14 14:45:00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晚报   作者: 蒋虎雄/文 吴畅/制图


  陈杰受审图片   由天台检察院提供


  2009年,台州市中医院购买了一台某品牌的CT机。为了感谢时任院长李秋根的关照,浙江某贸易公司老总俞某给李送了10万元人民币——上月26日上午,黄岩法院第一法庭,当公诉人宣读《起诉书》的这一段时,旁听席上一阵唏嘘。


  这10万元,只是检方指控的李秋根10次受贿(总额85万元)中的一次。而李秋根案件也不是个例,2013年,全市检察机关查办医疗系统行受贿案件37件37人,其中受贿案件26件,查办处级干部2人,科级干部8人,案件涉及椒江、临海、玉环、天台等地。


  玉环窝串案,掀开医疗系统腐败“冰山一角”


  去年全市医疗系统系列职务犯罪案件的查处,是从玉环县打击走私与海防口岸办公室原副主任杨生平开始的。


  去年年初,玉环检察院在侦办一个案件时,发现1998年至2011年9月担任玉环县卫生局党委委员、纪委书记的杨生平有受贿嫌疑。随后,杨生平被玉环县纪委“双规”。经审查,杨交代了自己曾经多次非法收受他人财物的犯罪事实。


  去年4月26日,杨生平被玉环检察院依法逮捕。检方查明,杨生平利用职务之便,先后8次受贿52万元。


  杨生平最大的“金主”,是玉环某医药公司法定代表人王某某。2007年底,玉环红十字医院“药房托管”招投标,杨生平是招标小组的负责人,负责评标文件的制作。受王某某之托,他将王某某提出的对其公司有利的条件,列入此次招投标的评分标准中,该公司最终以高分顺利中标。中标后,王某某设宴感谢杨生平等人,并在餐后送给杨人民币5万元。


  2009年,玉环县第二人民医院“药房托管”招投标过程中,杨生平再次出手“帮助”,玉环某医药公司顺利中标。事后,王某某在杨的办公室送给他人民币10万元。同年,在杨生平等人的帮忙下,该公司成为玉环乡镇公立医疗机构药品统一采购的唯一配送商,王某某又送了10万元给杨生平。


  2009年底,玉环实行基本药物零差价政策,经王某某“努力”,玉环某医药公司被确定为基本药物零差价唯一配送商;2010年下半年,玉环实行村级医疗机构一体化管理、统一目录定点配送招投标,该公司又一次顺利中标。为感谢杨生平在这两件事上的帮忙以及日后继续关照,王某某分两次送了20万元给杨。


  此外,2005年玉环县级医院试剂耗材招投标过程中,杨生平受台州某医药贸易公司老总孙某某之托,替该公司向参与评标的专家评委打招呼。该公司顺利中标后,孙某某送给杨生平5万元表示感谢。2000年8月份,在当时负责玉环卫生局新大楼建设及设施采购的杨生平帮助下,某品牌空调顺利与卫生局签订采购协议,该品牌空调的业务员通过他人送给杨1万元。2007年,杨生平帮人打招呼安排岗位,收受“吃饭开销费”1万元。


  从杨生平受贿案入手,尤其是玉环某医药公司法定代表人到案后,玉环检察院深挖出了一批受贿案件,台州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医疗器械处原处长解文耀,玉环县卫生局原副局长谢德顺、叶选宝,玉环县外事办原副主任夏继春(曾任玉环县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副局长),玉环县中医院原院长李支腾等相继落网,有关案件线索还在进一步查办之中。


  去年10月28日,玉环法院以受贿罪判处杨生平有期徒刑十一年六个月,并处没收财产10万元人民币。


  购台CT机,院长收进“红包”10万元


  对医疗系统腐败问题,群众一直以来反映强烈,我市反贪部门也一直很重视这方面案件的查处工作。玉环窝案浮出水面后,市检察院专门进行了分析研判,发现“药房托管”招投标和“药品购销”这两大环节,最易滋生行贿、受贿现象。


  去年上半年,按照市检察院的统一部署,椒江、临海、三门、路桥等地检察机关展开行动,对已实行“药房托管”模式的医院及活动情况可疑的“药商”进行调查。


  市检察院与椒江区检察院联合,查办了台州市中医院职务犯罪窝串案。去年6月26日,市中医院原院长、椒江区政协原副主席李秋根涉嫌受贿被市检察院立案侦查。检方查明,2007年以来,李秋根先后分10次,非法收受他人贿赂85万元,其中与市中医院签订“药房托管”协议的宁波某医药公司老总朱某某、副总林某先后9次送了75万元;浙江某贸易公司老总俞某,为了感谢李秋根在市中医院购买某品牌CT机过程中的“关照”,送了10万元。


  去年7月30日,时任台州市卫生局副局长叶再寿被立案侦查。检方查明,叶再寿在任椒江区卫生局局长期间,收受宁波某医药公司老总朱某某贿赂40万元。


  令人触目惊心的是,随着检方的深入侦查,市中医院领导班子“全军覆没”——副院长周才友、徐刚、周戎二,及医院纪委书记、办公室主任林云素均因受贿落网。同时被查处的,还有医院财务科科长王晓友、副科长颜颖莉,药剂科科长沈慧卿、副科长陈炳宏等人,有关案件线索还在进一步查办之中。


  去年8月16日,临海市中医院原院长卢立广被临海市检察院立案侦查。案发前,卢立广为省人大代表,台州市政协常委,临海市政协常委。10月25日,卢立广因受贿15万元被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并处没收财产人民币2万元。与他一起被查处的,还有临海市第一人民医院原副院长周薇利等人。


  三门县检察院在侦查过程中,查出了天台县卫生局原副局长陈杰有受贿嫌疑。案件移交到天台县检察院后,陈杰及天台中医院药剂科主任袁天烁、天台县人民医院药剂科主任徐月爱等先后落网。去年12月20日,陈杰因受贿5.5万元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


  在其位,谋其“财”,犯罪手段多样化


  对去年查处的医疗系统职务犯罪情况,市检察院职务犯罪预防处进行了专项分析。


  “一查就是一窝。”市检察院职务犯罪预防处吴其满介绍,受医疗行业潜规则影响,药品回扣盛行,行受贿群体性特征明显。从查办的情况看,多头行贿所占比例较大,表现为一个行贿人牵出一串受贿人,既涉及到医疗卫生行政主管部门领导、医疗机构主要领导,又牵出药品器械行政主管部门和药剂科、财务科等一批人员。


  同时,落马的医疗系统人员中,在其位,谋其“财”,犯罪手段多样化。赤裸裸的权钱交易是最主要的模式,药房托管的承包经营权、总控药品和基药药品的增补权等,都成为了他们谋利的工具。很多行受贿行为,直接就在办公室进行。


  合伙经营“搭白股”是另一种“谋财”模式。如临海市中医院原院长卢立广和副院长周薇利,利用职权,多次让“药代”杨某代理的药品进入该院,以与杨某合作经营药品为名收受好处费,而实际上并未出资。


  红包礼卡“谈感情”更为普遍。“药代”以金钱为公关法则取得“进驻权”后,为了继续得到关照,每逢重要时节必以各种名目送钱送物,作为“感情投资”。如临海市中医院原院长卢立广搬家时,“药代”杨某送了电视机。台州市中医院原院长李秋根要去台湾考察时,宁波某医药公司副总林某送上了5万元钱。


  悔过书摘录


  我在这次“中医院事件”中犯错误,摔下悬崖,粉身碎骨,主要是有一种侥幸心理,认为自己平时谨言慎行,这次只是偶尔为之,却不知一失足成千古恨。


  ——台州市卫生局原副局长叶再寿


  我对他人马列主义,对自己自由主义,与同志间缺少沟通和交流,处事惟我独尊,听不进不同意见,虚荣心极强……在工作中哪些事该做,哪些事不该做,分不清是非,愧对组织给我那么多的荣誉。                   


  ——台州市中医院原院长李秋根


  我收了人家的财物,一方面是碍于面子,多次拒绝后再拒绝不好意思,不够面子;另一方面对卫生系统中的潜规则缺乏深刻的认识,认为大家都在拿,医生都在拿,我拿点小东西不算什么。


  ——天台县卫生局原副局长陈杰


责任编辑:刘锦萍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