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苦了这么多年 台州好人龚桂方终于能歇歇了

2018-07-25 12:50:44  来源:钱江晚报    作者:陈栋

身患肝癌,家境贫寒,台州老水手龚桂方捡拾废品,省吃俭用,在五年时间里先后资助8名困难大学生完成学业。然而去年开始,因病情恶化医药费增加,龚桂方被迫停止了继续资助,为此他耿耿于怀,一直向被资助的学生致歉。龚桂方的一句“对不起”,换来了全国读者和网友的感动和敬意。本报联合阿里天天正能量,也为龚桂方送去了奖金和证书(本报曾连续做过报道)。

尽管很多人在关心他,为他祈福,替他完成心愿,但好人龚桂方还是走了。7月23日下午1时35分,让人无比心痛,年仅57岁的龚桂方走完了他善良而短暂的一生。

病症太重无力回天

好人龚桂方安详离世

7月23日的台州,大雨如织。

钱江晚报记者上午冒雨赶到台州温岭市松门镇龚桂方家中,当时龚桂方就躺在大厅靠墙的一张床上。家人表示,这几天来看望龚桂方的人来了一批又一批,小房间里站不下,所以干脆将他移到楼下。

距离上一次在医院见面,不过过去了6天,眼前的龚桂方已经变成了另一个人,他深深陷入昏迷,蜡黄的皮肤开始发黑,眼眶深陷,就这么几天工夫,病魔将他折磨得又瘦了一圈。

“阿爸、阿爸!有人来看你了……”龚桂方的女儿龚朋霏趴在龚桂方耳边声声呼唤,接连喊了五六遍,才看到龚桂方努力翻了一下眼皮,但立即又无力地合上了。

每隔三秒左右,龚桂方就会用嘴巴大口呼吸一下,家人为了他呼吸舒服些,特地从当地医院租回两个氧气袋,给龚桂方把氧气接上。龚桂方的妻子、儿女,一个个坐在龚桂方的身边,除了等待和落泪,什么都做不了。

半袋氧气都没吸完,大家就明显感觉到,龚桂方呼吸的频率间隔越来越长……时间定格在下午1点35分,好人龚桂方带着无限的牵挂走了。

资助8名大学生只是他行善的“冰山一角”

更多的善事都跟随他成为秘密

龚桂方带着许多遗憾,匆匆地离开了,即便他还牵挂着那些他在帮助的学生,还在为无法继续资助而深深自责。

龚继伟是家中唯一的男丁,父亲一去世,他便成了家里的顶梁柱。此时的他强忍悲痛,身体微微颤抖着,咬牙不让自己眼泪掉下来。“妈妈和姐姐都哭得很伤心,我要劝说她们,照顾好她们,所以我不能哭。”一夜之间,龚继伟长大了很多。

在龚继伟的记忆中,父亲龚桂方一直是比较沉默寡言的人,话不多,只管埋头做事,是一头任劳任怨的“老黄牛”。

“老爸做好事是从来不跟家里人提的,如果不是秦皇岛那边的媒体报道出来,我们根本不可能知道他在外头资助学生了。”龚继伟还和记者透露,父亲事实上不仅仅是帮助了这8名大学生,他还资助过不少有困难的人群。

“前些天,也是父亲出院回家后,有邻居来看他,闲聊中才提到,早两年村里有人家里出了事,急需救命钱,这笔钱当时就是老爸给的。而这些,他跟我们家里人都是只字不提的。”为了把这些做好事用掉的钱补回来,尽量不影响家里的日常开支,龚桂方平日里非常努力工作,对自己也是“抠”到能少吃一口就少一口,看到一个易拉罐都舍不得扔掉。

“其实他告诉我们,我们不会怪他的,相反我们都会支持他,这些年他过得太苦了,所有的担子他都默默自己在扛,最终把自己身子搞垮了。”龚继伟表示,现在能知道的父亲所做的善事,都是后来那些受过帮助的人陆陆续续在说,最后传到家人耳朵里的。更多的事情,都跟随龚桂方的逝去成为永远的秘密。

家人坐在龚桂方的身边,除了等待和落泪,什么都做不了

来自各界的奖金和慰问金他都一一记录下来

留下遗愿希望能继续用来帮助困难学生

据龚桂方的家人介绍,龚桂方一直对有学识的人特别尊敬。这一点,记者也是印象深刻。早在2013年采访龚桂方的时候,他就说过,他这辈子吃得最多的亏就是文化知识不够,所以他在艰辛讨生活的过程中,从未放弃过学习。

“父亲原来只是初中文化水平,后来硬是通过函授等方式,拿到了大专文凭。”正是带着这份对知识的崇敬,龚桂方开始了对困难学生的资助之路,他绝对不希望有人因为学费问题而失去接受大学教育的机会。“再穷也不能穷教育”,这是他多次提起的一句话。

本报通过多方努力,目前已经找到了龚桂方资助过的8名学生中的6名,除了有2名还要继续攻读硕士生外,其余的学生都已经成功步入社会,有了一份稳定的工作。而正在读硕士的两名同学都表示,自己已经有能力半工半读,不用再让龚叔叔操心资助了。

这段时间,龚桂方的事迹通过本报报道后在全国引起巨大反响,社会各界及政府多个部门都有代表来医院及家中探望,送来慰问金和问候。龚继伟说,人家前脚一走,父亲龚桂方就马上拿出本子记录下来。

从龚继伟提供的那本小本子上,记者看到龚桂方这些年得到过的各种慈善类的奖项奖金,以及别人在他生病期间过来慰问和探望时给的慰问金,他都一笔笔清楚地记下来。记者留意到,即便是2013年秦皇岛那边送过来的10000元奖金,他都记录保留着,这些钱,他都还存着没有去用,即便是生命最后一刻,看病吃药负债累累,这些来自社会奖励和捐赠给他的钱,他始终不曾动用过。

“父亲留给我这本笔记本和那些钱,他的愿望就是,接下去可以用这些钱继续去帮助一些贫困学生完成学业,不要让贫穷毁了一个人求知的机会。”

责任编辑:颜琪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