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矿产”能否持续——探访台州金属资源再生产业转型之路
2019-04-21 08:58:46 来源: 中国台州网-台州日报 作者: 罗浩榕 周益 陶子骞

图为巨科铝业的铝轮毂生产车间,几名工人在搬运产品。本报记者孙金标摄


4月16日,国家发改委官网上发布了国家发改委、财政部关于2019年“城市矿产”示范基地验收结果的公示消息,台州金属资源再生产业基地位列其中。

所谓“城市矿产”,主要是指报废的电子产品、电器中含有大量的贵金属,如果对这个报废品加以开发利用,获取的贵金属产量会超过自然矿山。

台州是金属资源相对匮乏城市,却因为金属资源再生产业(下又称拆解业),每年的铜产量约达40万吨、铝产量35万吨左右、钢铁产量100多万吨,支撑起整个工业的发展。

日前,记者来到位于台州湾循环经济产业集聚区路桥分区的台州金属资源再生产业基地和原峰江拆解园区,探访这一产业的转型之路。

壮士断腕,从无序生产到“圈区管理”

坐车在园区内转一圈,大约需要半小时,记者看到,大多数厂房里堆放着废旧电器,工人们正在忙碌运去车间加工;除了已经建好的厂房,园区内还有少数几处工地正在施工建设过程中,一派忙碌的景象。

随行的台州湾集聚区路桥分区管委会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基地位于三山涂围垦区,总用地面积约6633亩,共入驻企业48家,其中拆解企业41家,其余7家是汽摩配配套生产企业。由于拆解行业所需使用土地面积较大,园区内的拆解企业最小占地面积都在30亩以上,其中10家是100亩以上的。

台州湾集聚区路桥分区管委会副主任蒋晓春介绍,原先峰江老拆解园区基础设施条件差,拆解过程产生的废水和油污等得不到有效的处理,对环保造成一定的影响。鉴于此,2007年12月,经国家环保部门批准,在市委市政府的支持下,台州金属再生产业整体搬迁至新产业基地实行“圈区管理”。园区自2009年开始建设,到2017年底基本搬迁完毕。

据悉,“圈区管理”后,对拆解企业实行全封闭模式,实现“废料入园——各厂区分散加工——原料成品出园”的封闭循环运行,并对企业生产经营行为进行24小时监控,对拆解过程产生的污水和垃圾等,依托周边的滨海污水处理厂和垃圾焚烧项目进行处理。 

“园区不仅基础设施更完善了,也更环保、规范。入驻的企业借着搬迁的时期,进行‘机器换人’提高生产效率。”蒋晓春说,与以往人工敲敲打打不同的是,用机器对电线剥皮等工序,生产效率提高了几十倍甚至上百倍,用工成本也少了很多。此外,园区还和新能源企业合作,在企业的厂房顶试行光伏发电,大力推行清洁生产,着力打造国家级循环经济示范区、现代产业集群的示范区等。2016年,园区共进口废五金176万吨,实现规模上工业产值172亿元,占路桥区规模上工业产值34.38%;2018年,实现产值270多亿元。

涅槃重生,产业真空被逐步填补充实

从台州金属资源再生产业基地到峰江老拆解园区大约20公里。

当天,记者来到峰江老拆解园区,只见昔日的厂房已基本拆除,几处地方打桩机正在不停地工作。这里和昔日热闹的拆解场面相比,冷清了许多。自拆解企业整体搬迁后,路桥区确定峰江老拆解园区为中小企业转型升级创新示范区,由峰江街道对土地进行收储和政策处理,由台州湾集聚区路桥分区管委会进行滚动开发,盘活闲置的土地资源,成熟一块,推出一块,以标准地的形式出让,引进高端制造装备、汽车零部件等科技含量高、产品附加值大的产业。目前,峰江老拆解园区共出让8块土地,占地面积近900亩,占整个地块的3/4。

峰江街道党工委书记王国玉介绍,拆解行业在当地已存在有近40年的历史,曾是支柱产业,峰江也因拆解而被人所熟知,这一产业在为群众带来可观经济效益的同时,对环境也造成了一定的破坏。自产业整体搬迁后,街道承受了阵痛,除了在老拆解园区实行“退二优二”,寻找经济发展新引擎外,还实行“绿美峰江”“绿富峰江”战略,引进花卉苗木产业,试图填补产业的真空,目前已初见成效。

在转型过程中,在收储土地、园区转型过程中,峰江街道结合开展“三服务”和“五心”“妈妈式”服务,在政策处理以及园区水电气等基础设施建设方面,积极和区级有关部门进行协商,为企业办理施工许可证、招商引资等方面提供便利。

得知台州市路桥旅港同乡置业有限公司拍得土地后,台州湾集聚区路桥分区管委会和峰江街道等单位,及时跟进服务,成立专门的工作交流群,方便企业及时和环保、水利、建设等部门沟通,缩短办事时间,为项目早日建成投产赢得时间。

该公司总经理徐郡深有感触,“政府部门办事从过去的‘你过来’到现在‘我上门’,极大地拉近了和企业、群众的距离。我们的项目施工许可证,前后才用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办理完成。”

优质的服务换来项目纷至沓来。主营智能化数字化“机器换人”项目的浙江齐宏科技有限公司目前正在试生产,预计2021年初全面建成投产,用3年至5年时间把产值做到3亿元到5亿元;浙江八环轴承股份有限公司年产1.9亿套精密轴承项目全部投产后将实现销售收入5亿元,税收3000万元……

新政之后,转型之路步履维艰

受环保新政影响,从2018年12月31日起,废五金类、废船、废汽车压件、冶炼渣、工业来源废塑料等16个品种固体废物,将从《限制进口类可用作原料的固体废物目录》调入《禁止进口固体废物目录》。

在政策出台后,路桥区随即出台优化升级方案,提出解决问题的应对之策。台州湾集聚区路桥分区管委会成立转型升级办公室,结合正在开展的“三服务”活动和“五心”“妈妈式”服务,安排工作人员走进企业宣传讲解国家最新的政策,帮助企业解决发展当中出现的问题。

浙江巨东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应友生,17岁便从事固体废物拆解行业,至今已有30多年的时间。巨东从最初的废旧金属拆解到铜棒、铝锭加工,到现在生产水暖阀门设备,公司的产业链不断延伸拓展。担任路桥区金属资源再生产业协会会长的他坦言,面对现状,压力比较大,公司将转型或者向深加工产业延伸,或者向国外发展。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目前大多数拆解企业在消耗原先库存的同时,积极调整市场布局,一是在国内积极布局回收点,二是有实力的企业走出去在越南、泰国等“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建立固废拆解分厂,实现国外分拣、拆解、初加工,原料、半成品回流国内深加工的产业分工格局。

据悉,目前齐合天地已成功收购德国舒尔茨(全球知名资源回收企业),并计划在东南亚建立金属再生企业,将成为台州市“走出去”的金属再生企业之一。

浙江京城再生资源有限公司也已积极布局国内废旧物资回收利用、动力电池回收利用、废线路板回收利用、废弃电器电子及手机回收等项目。

“这样一来,企业的生产成本会随着增加,继而带动整个产业链的成本增加。”该业内人士分析,但同时,这也减轻了垃圾处理的压力。

该业内人士继续说道,随着国内各地推行垃圾分类政策措施,废旧电器等的市场规模也不容小觑。虽然目前的分类体系不完善,精细化程度不高,但是拆解行业的有偿回收会倒逼整个垃圾分类工作的实施,再加上科技水平的日益提高,这对于金属再生资源的利用水平可能会有大的提升。


编辑: 陈飞鹏
视频容器

穷则思变,变则通,通则久。拆解业开始时,一味追求经济效益,盲目上项目,给环境造成一定的破坏,对群众生活带来较大的影响。

随着群众生活质量的日益提高,市场对经济发展的内生动力和环保的要求越来越高,倒逼相关产业进行优化升级,调整生产经营结构,经济发展方式正在逐步转变,从注重数量的增长转到注重质量和效益的增长。练好了自身的内功,面对的市场前景反而更广阔。产业要想长足发展,所走的必定是规范、创新、符合市场规律的道路,否则必将被时代和市场所淘汰。

台州因为拆解行业而被称为“城市矿产”,靠拆解提炼出的铜、铝等金属支撑起相当一部分的产业。目前,进口废旧电器这条路已经被禁止,剩下的或是在国内回收,或是走出国门,初步加工成半成品后再运回国,这些都需要企业根据实际情况走出一条适合自身的路。

思路一变天地宽,敢闯敢试、富有血性的台州人一定能顺应不断变化的形势,激流勇进,闯出一番新的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