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有一座名山叫披云 位于温岭新河,名胜众多

2017-09-09 11:00:47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晚报   章文定

戚继光纪念馆

温岭市新河披云山,据明代《嘉靖太平县志·地舆》载,“在县东三十里,每云冒则雨,居民以为候。”山近50米高,旧名净应山,因形状像一口倒扣的大镬,山顶的烽火台似大镬上的肚脐,又称为镬肚脐山。有道是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其山虽无神仙,但其亭台坊榭,祠堂庙宇,书院联廊及名人陈迹在绿树芳草中交相辉映,相得益彰,不是仙境,胜似仙境。倘佯斯山,一股清新的文化味,在香烟缥缈,晨钟暮鼓中散发开来。

烽堠遗址与戚继光祠

烽堠遗址位于披云山顶。据《嘉靖太平县志·地舆》“披云山”条载:“国初,置烽堠于上。”遗址南5米处,是20世纪末新建的烽火台。

史载,戚继光曾两度驻守新河所,抗倭灭寇,保境安民。嘉靖四十年(1561)戚家军主力在宁海,倭寇乘虚偷袭新河城。其时,山上烽火台冒起了滚滚狼烟报警。山下城中的戚夫人组织军属穿戴盔甲,与留守士兵登城死守。戚继光闻报,分兵驰援,里应外合,大获全胜。

为纪念戚继光,新河城内建有戚继光庙,1990年捐资迁址重建于山之北麓。祠中戚继光石雕坐像,威武雄壮;祠右为嘉靖四十一年(1562)太平县知事徐铖撰写的《南塘戚公奏捷记碑》,碑由3方白石组成,高2.18米,宽共3.09米。碑文62行,行42字,行楷书,为省级文保单位。“戚继光祠”匾额,由时任省委书记的铁英撰写。

登明寺与授智书院

登明寺始建于晋隆安二年(398),比天台国清寺早建二百年,历代几经毁建迁址。旧址在新河中学内,1994年,移建于披云山西麓,现有大雄宝殿、天王殿、玉佛殿、观音殿、万佛殿、山门牌坊及文化长廊等建筑。

授智法师曾在登明寺办过念佛堂,并倾资助学,拯救了“育青分部”(新河中学前身)。为弘扬传承法师的兴学办道精神,登明寺投资五百余万兴建了一座古色古香,风格别具,集藏书、读书、讲学、悟道和休闲为一体的授智书院;并设立“授智文化助学基金会”,帮助本镇有困难的中小学生完成学业。法师的“人本、慈善、奉献”的精神文化,将在佛道与儒学、禅院与文苑、诵经与读书的交融中相得益彰,光耀禅宗,教化世人。

西方庵与“瓜篓井”

西方庵是一座四合院式的寺庙,大约建于清末民初,因供奉着的菩萨为西方三圣,故名西方庵。庵内常住数名尼姑。因年久失修,于2016年由善男信女乐助重建。据说西方庵是净应寺的前身,民间有句俗话“王天官的爸我也不怕”,就出自该寺。相传大溪有位宋朝工部侍郎王居安,人称王天官,其父与净应寺争执山地,对簿公堂,结果尼姑打赢了官司,故有“王天官的爸我也不怕”之说。

庵前有一古井,因此井平面呈前宽后窄的圆弧形,如剖开的瓜篓而称“瓜篓井”。该井大旱不枯,水洌味甘,附近居民都在此井汲饮。井旁墙壁上嵌有井碑,称“张师井,在披云山下,相传张天师所凿”,故又称张师井。张天师是历朝对张道陵后裔的封号,清乾隆十二年(1747)革除,据此推测,此井至少有三百年以上的历史。

山西庙与章大元帅

山西庙供奉道教,庙后墙壁上写有《道德经》中的两句话:“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与“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体现天地阴阳哲理和世间万物的自然法则。

庙里塑有章大元帅金身,为该庙主神,其他还有关公、观音等。章大元帅是老百姓对他的封号,其真名实姓为章石山,字仁佑,家在乐清仙溪镇南阁村。章石山随戚继光抗倭,战功卓著,曾任员外郎等职。

望江亭与清风桥

望江亭建于1984年,位于山的东南面,前临金清大港,为六角形石凉亭。今人有诗赞美斯亭:“披云山麓日初开,软软东风把柳裁。春水一江堪领略,桃花几树足徘徊。径生莺语声声落,诗和乡歌处处来。最喜望江亭下路,夕阳如血照苍苔”。亭上刻有两副楹联,南联:崇岭北环千树拥,大江东去一桥横。联语气势磅礴,很好体现了望江亭所处的地理形势。此联系退休教师李圆疆所撰。北联:江声入耳何须望,云影当山恰似披。将披、云、望、江四字嵌入联的头尾,是山上唯一的一副嵌字联。联语别具一格,妙趣横生,是一副绝妙好联。此联是退休教师邱来璜所撰。

离望江亭不远处的山腰,建有一座小巧玲珑,造型别致的清风桥。桥名系退休教师项道辉所书,清明娟秀,文如其人。“清风”,两袖清风,清正廉明的风气,这是时代的呼唤,也是百姓的期盼。清晨,桥上游人摩肩接踵,桥下晨练者载歌载舞,好一派清风祥和新景象。

披云山又是楹联山

披云山上有三座寺庙,一所庵堂,一所书院,一座佛殿,一处长廊,一座牌坊,三个凉亭,都刻有楹联,据不完全统计,将近60副,其中专门刊载楹联的长廊就有21副。

这些楹联大多是名家所撰,名人所书。如戚公祠大门口由书法家张直生撰并书的“御寇仰南塘迂水勋名传万户,论功追岳穆披云俎豆享千秋。”对仗工稳,平仄准确,遣词妥当,对戚继光一生的评价恰到好处,这样的好联,值得游人驻足。

山顶烽火台刻有两副楹联,台南为新河诗联家林崇增撰书:月近烽烟冷,台高天宇空。作者以“月近”“台高”的夸张手法,体现烽火台的神奇;同时将不足50米高度的披云山,描写成抬头可见嫦娥舞,张口可饮吴刚酒了。台北联为宁波名士叶元章撰书:驻马观山雅人深致,挥师却敌上将雄风。“雅人深致”是晋代谢安对侄女谢道缊文学水平的评价。谢安挥师北战,击败苻坚确保晋朝江山,所创功绩与抗倭名将戚继光武武相对,体现了此联意蕴的深厚和结构的严谨。

责任编辑:余彩虹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