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寒山,唐诗之路的华彩篇章

2018-09-02 09:08:14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晚报  

□胡明刚 文/图

7月6日至7日,“唐诗之路”台州作家重走唐诗之路文化采风活动在天台县石梁镇举行,50多位台州、天台市县两级作家参加了本次活动。

天台文代会期间,朋友约我远上寒山。走过孟湖岭,寒石山就进入眼帘。刚下了一场雪,林立的山峰,壁立的悬崖,卓立的松树,留着些许的飞白,寒气逼人。这是名副其实的寒山。唐代诗人寒山、拾得、丰干隐居于此,穿行于国清寺和周围的山村田野之间,留下许多充满文学味的神奇故事,还有题写在竹木石头村舍墙壁三百首诗歌,在这里的黎民百姓心目中口口相传。我忽然感受到,寒山,是唐诗之路的华彩篇章!

寒山道上的和合歌吟

在国清寺,寒山、拾得、丰干成为真正的朋友,“惯居幽隐处,乍向国清中。时访丰干道,仍来看拾公。独回上寒岩,无人话合同。寻究无源水,源穷水不穷”。三个人的关系是和谐的,诗歌情感与山水禅道是契合的。尽管生活贫寒,但内心是快乐的。

寒山在寒明两岩住了70多年,并终老于此,寒山诗写得最多的是天台景物,在诗歌里我们找到天台寒岩、华顶、国清、五峰岩等诸多地名,而诗歌中的寒山道把这些风景珠链一样串缀起来。诗中出现最多的除了寒岩,就是“寒山道”了。寒山反复吟咏,“君问寒山道,寒山路不通。夏天冰未释,日出雾朦胧……”,“重岩中,足清风,扇不摇,凉气通,明月照,白云笼,独自坐,一老翁!”他咏赞这里的草木,岩穴,白云,泉水,问道悟禅,感到无限的幸福。“任运遁林泉,栖迟观自在。寒岩人不到,白云常叆叇。细草作卧褥,青天为被盖。快活枕石头,天地任变改”,“一自遁寒山,养命餐山果。平生何所忧,此世随缘过。日月如逝川,光阴石中火。任你天地移,我畅岩中坐。”他托身山间明月,“高高峰顶上,四顾极无边。独坐无人知,孤月照寒泉。泉中且无月,月自在青天。吟此一曲歌,歌终不是禅”。“还有闲自访高僧,烟山万万层。师亲指归路,月挂一轮灯”。“我心似秋月,碧潭清皎洁”,与自然和合,合二为一,真正的圆融境界!

寒山诗是唐诗之路中的精彩手笔,它不是完全逃避世俗,而是积极面对参与干预生活,无时不刻起到诗歌娱人教化的作用。它苦口婆心,规劝百姓戒贪戒悭,让人明白“忽然富贵贪财色,瓦解冰消不可陈。贪爱有人求快活,不知祸在百年身”的道理。它批评“多少般数人,百计求名利。心贪觅荣华,经营图富贵”,“贪人好聚财,恰如枭爱子。子大而食母,财多还害己。”他告诫大家,“散之即福生,聚之即祸起。无财亦无祸,鼓翼青云里”。对于读书人,寒山也反复劝说,“雍容美少年,博览诸经史。尽号曰先生,皆称为学士。未能得官职,不解秉耒耜。冬披破布衫,盖是书误己”。对于贫困的人,寒山子规劝,“何似好识字,识字胜他人,丈夫不识字,何处可安身。”他劝说村人经营实业,并打比方说,“丈夫莫守困,无钱须经纪。养得一牸牛,生得五犊子。犊子又生儿,积数无穷已。寄语陶朱公,富与君相似。”像这样的诗句,动情在理,不是生搬硬套强灌“望头扑”,而是诚恳真挚,如春风化雨润物无声。寒山也针砭时弊,对唯利是图趋炎附势者迎头痛击,以猪狗马驴形容之,看起来粗俗,但读了后解气爽快,说出老百姓的心声。草根底层的情怀,让寒山诗焕发无穷的生命力。尽管在正统人不屑一顾,但在老百姓心目中得到生存的土壤。

寒山诗是唐诗之路的精华

或许在俗世生活中,寒山是失败的,但他在寒岩和诗歌中,得到真正的自在潇洒,在诗歌里找到生命艺术与自然的和谐要义。“闲于石壁题诗句,任运还同不系舟”,“桦巾木屐沿流步,布裘藜杖绕山回。自觉浮生幻化事,逍遥快乐实善哉”。寒山诗是入世的,也是出世的,它雅俗共赏,自然顺畅,内容丰富,贴近生活,以多种形式存在,不管草民喜欢,像黄庭坚苏轼等大文人学士也青睐不已,在唐诗之林中独树一帜,如一股山风,带来清新的气息。

寒山诗多用口语,或讥讽时态,或警励世俗,或宣扬禅理,在中国白话文学史上具有十分重要而独特的地位。寒山子自况:多少天台人,不识寒山子,莫知真意度,唤作闲言语。不恨会人稀,只为知音寡,忽遇明眼人,即自流天下。寒山诗在唐诗中是个异数,是别人无法替代的,他发出底层百姓在自然世界中最自然的天籁之音。唐代时就有徐灵府等搜寻抄录林木岩石及村墅屋间的寒山诗三百余首,编辑印行,传到日韩和欧美等国,被西方人士奉为自然艺术的圣经,被施耐德和比尔波特等人的翻译,在国内和国际都产生巨大影响。

由此可见,寒山诗是唐诗之路的精华,在天台山有与寒山诗对应的实景,独一无二,除此无他!

>>>作者手记

建议:寒山诗和寒山景同时申遗

这是天台山特有的文化旅游资源,我们完全可以做足文章,做好文章,需要真正的大手笔。

新近,浙江省政府工作报告里提到浙东唐诗之路的开发,很智慧地把握天时地利人和的美好契机。天台因为寒山拾得,因为他们的诗,因为寒山风景,成为和合圣地,这与唐诗之路有一个特别的交集。

和合圣地是因为寒山拾得被尊为和合二仙得名的。民间将和合二仙作为婚姻之神崇拜,他们所受到的礼遇,与百姓和睦生活的美好愿望密切相关。寒山子有许多诗都写婚姻的,如“年少从傍来,白马黄金羁。何须久相弄,儿家夫婿知”;“老翁娶老婆,一一无弃背,少妇嫁少夫,两两相怜态”。如此这般,都是让人感到快活温馨的。

最近,寒山湖度假村等开展寒山徒步旅游项目,我觉得非常好,假如在寒山道上建专门和合庙,镌刻立寒山诗碑,让情侣新婚夫妻家庭成员以及社会各界人士朝觐祈福,也是好事一桩。同时邀请作曲家对寒山诗谱曲,让舞蹈家编舞,可以在舞台上在广场上在娱乐场所家庭里随时卡拉OK,让寒山诗深入民心,也是很有意义的!

几年前,我的朋友庞亨福和胡卫东提议在天台山打造百里诗廊,这个建议恰逢其时。我想除了沿路刻诗之外,树立历年登临咏赞的大诗人形象雕塑,出版相应的书籍,举行各种文学艺术创作笔会,出力作,出精品,这是寒山诗为核心的唐诗之路的再现与延续,非常必要。既然天台有实实在在的寒山诗和寒山景,有这么大的影响,何不打造出像《印象丽江》《印象西湖》《印象刘三姐》一样的文创项目,做好寒山诗和寒山景申遗,这也是唐诗之路做好寒山的大文章大手笔啊!

责任编辑:陈飞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