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毛旭:与公共图书事业相伴30年

2018-09-05 08:54:03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日报  

2003年7月13日,温岭图书馆和温岭孔子学会签订了双向合作协议,该馆无偿向学会会员提供浙江图书馆免费馆际互借服务,免费为学会及会员在图书馆网站提供平台刊发研究成果、免费使用该馆购入的中国期刊网学术期刊全文数据检索服务。这样,以前只能通过纸质书刊查资料的“老夫子”们也能搭上网络快车,在网上查找学术资料。图为时任温岭图书馆馆长的毛旭(右)为温岭孔子学会会员们演示中国期刊网学术论文检索方法。 本报通讯员黄晓慧摄

2011年,毛旭(左)陪同时任浙江图书馆地方文献部主任的袁逸,在台州市图书馆验收地方文献工作。

本报记者林 立

人物名片

毛旭,台州市图书馆馆长。从事图书馆工作近30年,整体策划、布局了台州市图书馆的业务部门,其中无障碍图书馆、场馆式自助图书馆、市民书房等部门极具特色和创造性。多次参与全省性图书馆业务规划,多篇文章被收录在CSSCI(中文社会科学引文索引)中,曾获浙江省图书馆工作先进个人、中国图书馆学会优秀会员等荣誉。

喜欢这份工作

但凡了解毛旭先生的人,都有共识:他真的很热爱图书馆馆长这份工作。

自从2010年12月27日台州市图书馆对外开放以来,这座市级图书馆的新闻就经常见诸报端,不仅台州读者为图书馆的各类新举措、新技术叫好,省内外的图书馆从业者也对这座只有8年历史的图书馆赞誉颇多。

大学专业为图书情报专业的毛旭,在各类关于台州市图书馆的新闻中,总是在微笑着介绍图书馆的新功能、新技术、新动态。他1989年7月毕业、8月就进入温岭图书馆工作的履历,结合这些专业的讲述,让人自觉在他的形象周围加上“专业人才”“爱岗敬业”的标识。

“热爱是真热爱,不过是慢热。没想到一热热了三十年。”坐在办公室里,毛旭笑着告诉记者,很少有人知道,选择浙江大学“图书情报专业”为第一志愿时,内心是失落的。

“我读大学那个年代,是改革开放初期,有四个专业被称为21世纪的科学,作为当时的高考生,我对其中的生物化学专业,情有独钟。”毛旭顿了一顿,“因为我是理科生嘛。”

至于选择了图书情报专业,理由仅仅是对生物化学要求的录取分数没有信心,怕落选。

这一偶然的选择带来的对专业的陌生,很快随着学业的进行发生了改变。毛旭发现,原来图书情报专业的内容,特别适合自己的性格。

“我喜欢分门别类,喜欢去繁为简的工作。用很科学的方法,把纷繁化为有序,一点一滴去整合,最后成为一个完备的清晰的系统,内心就十分清爽。要说大学时有什么用专业拥抱未来的理想,那是没有的,但我真的觉得自己适合这个工作。”他说。

幸运的不只是遇到好专业,毛旭还是赶上“毕业包分配”末班车的其中一员。

大学毕业后,他被分配回老家的温岭图书馆,学以致用,开始从一线做起。

毛旭对图书馆最初的印象,就是“走在时代的前沿”。

“在上世纪80年代末,看到开架陈列、借阅的图书馆,我就联想到超市。那个时候像杭州这样的省会城市,还没有超市,图书馆却像超市一样,让读者不必被柜台挡在外面,可以自己挑选,自主选择。”

在温岭图书馆,毛旭做过外借、参考咨询、地方文献、业务辅导等工作,他所思所想,就是如何让读者能够更便利地借阅,如何提升他们的借阅体验。工作中,他不断总结经验,提出设想。而这些来自一个大学毕业生的建议,基本都没有被否定。

“我特别感谢当时的老馆长,对我充分信任。也是他,让我认识到自己的能力,更有动力拓宽眼界。”

1994年,毛旭成为温岭图书馆副馆长,五年时光过得很快,因为极为充实。毛旭来不及回味,更加充实的工作,才刚刚开始。

共同享受阅读

在这个文化生活丰富的年代,图书馆能够成为多少市民的选择?在毛旭看来,完全是图书馆工作人员的责任。阅读的益处显而易见,然而读者不愿意阅读的理由仍旧很多,这些理由不一而同,归根结底,就是没有好的阅读体验。

2001年,毛旭已经成为温岭图书馆馆长,那是一个每年读者量都在减少的年代。据资料记载,2005年我国国民的图书阅读率为48.7%,自1999年启动调查以来,国民阅读率已经连续6年持续走低,那一年阅读率首次跌破50%。

“在这样的环境下,温岭图书馆的读者人次没有减少,基本保持在每年20万人次左右。”但毛旭已然感觉到紧迫感,他的目标不是防止“跌破”,而是促进“增加”。

为了增加资源,2002年,温岭图书馆在全省县级馆中率先引进了中国学术期刊全文数据库。2003年,又引进了Apabi电子图书系统,将每月采购的新书及时入库,保证读者随时都有新书可看。

数字资源书引进来了,但是如何将这些资源的利用率最大化?

“当年的经费,当然不允许建一个网上参考咨询系统,但是我们有想法。”毛旭说,没钱创建系统,他们就运用了网上非常普及的QQ聊天系统,建起了一个参考咨询QQ群。

毛旭还记得,每次一打开QQ群,屏幕上就“刷刷刷”地冒出一连串对话,都是读者的咨询。虽然QQ群比起咨询系统要简陋得多,但通过这个平台可以和读者互相交流,对读者而言,图书馆一下子亲切了许多。

2005年,在和全体工作人员讨论之后,毛旭做了一个大胆决定,推行“免费借阅”。免除办理借书证的工本费,降低进图书馆阅读的门槛。此外,他还决定免除“逾期罚款”的处罚措施。

这个举措在全市乃至全省都引起了关注,温岭图书馆成为全省第一家“免费借阅”的图书馆。在它之后,2006年,杭州的公共图书馆开始推行这项措施,2007年春节,浙江图书馆免费开放,2008年,全国图书馆实行免费开放。

现在回忆起来,这是一个富有前瞻性的举措,然而毛旭非常明确,这其实是图书馆,特别是公共图书馆天然的职能。

“公共图书馆,就是要无差别地为所有读者提供阅读服务。”

毛旭向记者分析,不说工本费,单就“逾期罚款”的措施,其实就违背了公共图书馆的职能。

“比如一些热爱阅读的小朋友来图书馆借书,借回家后,因为学业太重或者挤时间去玩,最后来不及在限定时间内阅读,这个时候来图书馆,你罚他,不是把他们的阅读热情浇灭了吗?这就是把读者往外推了。”

毛旭认为,通过图书馆进行阅读,应该是经济成本最低但活动意义最大的文化活动,许多来到图书馆借阅的读者,必定有经济上的考虑,同时又有真挚的精神需求。“向往诗和远方的田野”,并非近两年的话题,而是人类难能可贵的、自古有之的需求。

“图书馆就是要将图书资源的利用达到最大化,尽可能让更多读者更方便地享受阅读。”

因为在温岭图书馆推出的系列举措得到良好效应,敢为人先的毛旭在浙江省图书馆界慢慢积累了名气,他的工作能力得到了普遍的认可与赞赏。

他对图书馆的定位,与时代需求不谋而合。时值台州市第一家市级图书馆——台州市图书馆,规划动工在即,2008年2月,毛旭作为台州市图书馆的第一个员工,负责市馆的筹建工作。

忙碌却甘之如饴

今天,站在台州市图书馆敞亮的大厅里,看着男女老少有序地走进不同的借阅室埋头阅读,或是带着孩子来参加亲子阅读、聆听讲座的家长,毛旭还是会想起当年筹备图书馆的奋战岁月。

“2003年我就参与台州市图书馆筹备工作,等到正式组成团队,已经是2007年的事情。距离开馆的时间只有两年多,一座那么大的图书馆要平地而起,工作真是千头万绪。”

虽然他喜欢图书馆的工作,但那一阵子,他确实少有地感觉到疲乏。毕竟刚进入温岭图书馆工作时,场馆建设、书籍采购之类的工作都已完成。一座图书馆一切从零开始,对于当时的毛旭和新招募的年轻人来说,是巨大的挑战。

参与筹建新馆,许多工作都需要亲力亲为。

“比如弱电部分,要在土建施工中同步跟进,但当时的弱电施工尚未启动,且弱电图纸经专业人员审阅,不符合图书馆使用要求。我必须协同人员在最短的时间内形成有关弱电的反馈意见。”

后来光弱电这一项,毛旭就来回反馈达四次之多。其他项目,大到空间的分隔,小到茶水间的设置,毛旭都尽可能预先考虑,尽量把遗憾减到最少。

除却基建,采购、管理等方方面面的工作,都是毛旭和同事们在向文化馆借用的办公室里完成的。毛旭笑称,当时不仅是和时间赛跑,和经费较量,还发生过“与天斗”的插曲。

“2009年有一场台风,大暴雨,我们当时已经采购来不少书籍,无处堆放,都放在文化馆的地下室。如果大水渗透,我们的书就泡汤了。”

为了保护书籍,毛旭和工作人员一起通宵搬运,终于在地下室进水前,将书本都搬到了文化馆门厅内。

回忆起那些岁月,毛旭非常感慨。

“到今天,我还觉得我的同事们是小伙伴,因为他们都是“85后”“90后”,在2007年那会都是小伙子小姑娘啊。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们都能独当一面了,自我调侃是‘中年人’,我觉得他们还正青春呢。”

2010年底,台州市图书馆正式对外开放。毛旭以其大胆创新,开启了市馆结构化的业务布局。

除了传统的图书借阅室,温馨童趣的亲子图书馆也落户市图书馆。毛旭介绍,台州市图书馆是全省首个综合性图书馆中将亲子阅读与其他少儿阅读分空间布置的图书馆。

2012年12月25日,无障碍图书馆对外开放,创造性地在一个借阅窗口里实现了面向残障人士的服务无障碍和面向弱势群体的信息传播无障碍。为方便残障人士,市馆从大门开始铺设盲道,与市政盲道充分对接,实现了出入的无障碍;而强大的数字资源,完备的硬件设备,包括盲文打字机、刻印机、盲人电子助视器、盲人电脑点显器、盲人语音阅读器等,实现资源获取的无障碍。

2013年2月4日,在毛旭的构思筹划下,省内首家场馆式24小时自助图书馆开放,读者只需将身份证关联借阅证即可进入自助借阅。这种自助式的借阅模式,现在已成为台州文化地标之一——和合书吧的一大特色。

“我觉得文化必须和科技融合,图书馆更是应该采用前沿科技的文化场馆。2016年4月23日开馆的景隆公馆和合书吧在国内率先实现兼容RFID双频技术、整合多方信用和身份认证等技术,这种技术创新,让市民能通过手机终端、身份证、市民卡、借阅证等零门槛享受各类服务。”此后,这成为全市和合书吧建设的统一技术标准。

最令毛旭欣慰的是,这些技术在浙江省乃至全国得到了广泛复制和推广。

今年是毛旭进入图书馆工作的第29年。工作近30年,51岁的毛旭除了鬓角的白发,与他从前的老照片对比,并无明显变化。

经过这些年的全力工作,台州市图书馆的运行已经非常顺畅,但每天还是有很多事情。毛旭习惯了这种忙碌。同事们笑着看他时,他能从他们眼中看到“工作狂”三个字。

“我就是一根筋的人,埋头做30年,其实是很幸福的。”他笑着说。

他告诉记者,如此忙碌还能静下心来,大概只有图书馆工作者了。他很满意,就这样充实了30年。

责任编辑:陈飞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