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香袋

2019-05-12 08:58:08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日报   作者:杨坚

当母亲听到我决定要去宁夏工作两年的消息后,用吃惊和担忧的眼神望着我说:定下来了吗?你非去不可吗?大西北的风沙你能适应吗?你能习惯那边天天吃牛羊肉的饮食吗?一个人跑那么远又要待这么长时间,背井离乡的,你能吃得消那么多苦吗?

多少年过去了,对宁夏的认识,母亲还停留在荒芜偏僻、黄沙漫天、民风野蛮的传说中,而现在我要去那里工作,她觉得我简直是疯了。

“儿行千里母担忧”,我知道在父母眼里,无论我们活到什么样的年龄,永远都是个还没长大、不能让她放心的孩子。

我笑着向她解释:这些年来大西北在开发,现在宁夏人民的经济条件已经不落后了,生活水平也很好了,自然环境也今非昔比,再也不是那个时常黄沙蔽日、贫穷落后的地方了。生活这点根本不用担心的,再说那边还有很多台州老乡,有什么我们会互相照应。

看到我这么坚决,母亲也就不再说什么了。问定我起程的日期后,她就神神秘秘地忙开了。

启程去宁夏的前一天,母亲来到我家,从怀中掏出一个香袋,兴奋地说,经过几天的忙碌,终于做成了这么一个香袋,里面放了朱砂,朱砂具在强大的辟邪祛灾功能,携带在身上,保一路平安吧。

这是一个普通的红色香袋,上面绣了一个八卦,八卦四周用五颜六色的丝线绣上各色各样小圈圈,下面还有一串红色的流苏。若把它当作平安符之类的物件带在身上,还不如买个玉佩显得华贵大方,套在手上又不及玉手串脱俗凝重,若解乡愁还不如带包泥土(老人们告诉我,在外地如果身体不适,喝一口从故乡带的泥土泡的水可解水土不服)。再说我又不迷信平安符之类的说法,何况这种香袋在许多景区以及药店成批量的都有出售,千里迢迢本不想带这个东西,不过看到母亲恳求的眼神我不忍心让她失望,于是把它放到行李箱里,就这样,这个香袋随着我来到了黄河之滨、贺兰山脚下一个叫平罗的小县城里。

我们的宿舍被安置在一个叫新利小区的40幢601的宿舍里。

因为要在这里生活上两年,我想要好好地装扮这个房间。放置完行李后,我上街去商店里购买生活用品,顺便带回了一只风铃和几张风景画。

我把风铃挂在窗上,不远处茫茫的贺兰山上吹过来的微风轻拂窗棂时,风铃马上发出一阵“叮叮当当”清脆悦耳的声音,在房间里荡漾开来,有一种“疏帘风细传琴声”的感觉;当雪白的墙上贴上了几张风景画时,生活的气息马上流淌起来。只是当我拿出这个香袋,想把它挂到窗帘上,它没有风铃声声入耳,挂到墙上又显俗气,于是把它用细绳系在衣柜的把手上,想想,这样也算不辜负母亲的一番心意了。

都说“天下黄河富宁夏”,处在黄河边上的平罗县是个美丽富饶的“鱼米之乡”,滔滔不绝的黄河水、西北大漠的风光、巍峨的贺兰山脉以及异域的民族风情让人震撼,这里的同事们友善热情好客,让我感受到宁夏人民的友好淳朴,感受到回汉人民亲如一家。还有很多在这里创业多年的浙江老乡,他们怕我一人孤单,总是很热情地关心我的生活,两年来和他们结下如亲人般的深厚感情。我也学着当地人样子,高声地和他们说笑,大口喝酒大块吃肉,努力地融入他们的生活,让自己成为一种强大的模样。

只是每当下班后,踯躅在黄昏空荡荡的街道上,看暮色苍茫中,贺兰山脉渐渐地山色横倾,大地一片沉默,月牙儿悄悄地爬上天空时;每当秋高气爽的日子里,抬头看到天上的雁群阵阵南飞,我孤独地站在落叶满地、露珠湿透的石阶上时,这一刻,乡愁会排山倒海般袭来。我知道,我在想念远在南方的家和家中的亲人。

这种落寞的情绪那段时间一直笼罩在我的心头,使我郁郁寡欢。有一天,我和同事聊起家乡的话题,突然心情低落下去,情绪失控地告诉她,我很想家,想念家中的亲人。

一天,一位当地的朋友来到我的住处,看到了我衣柜上挂着的这个香袋说,好漂亮的香袋,从哪里买来的?我就把有关母亲做这个香袋的来历告诉他。

他沉默了一会儿说,他家也有一个香袋,是小时候他母亲给他做的。

我问他的母亲现在身体好吗?他叹了口气说,他上小学时母亲就去世了。那年的端午节他母亲给他做了这么个香袋。然而没多久母亲就去世了。

从此,他成了一个没娘的孩子,在成长的岁月中,他多么渴望能再听到一句母亲的提醒:天热了,要脱掉一件衣服,天冷了,要多穿一件衣裳;想再听到他在外面疯玩时,母亲在村头叫唤他吃饭的声音;哪怕是做错事,母亲的责备声……可惜从此再也听不到了。多年来,他最怕听到有人在说,妈妈在家里等我回去吃饭。

这个香袋是他母亲留给他最后的遗物,他一直珍藏着,每当想念母亲的时候会拿出来看看。

临走时那位朋友一脸真诚地对我说:多么羡慕你啊,你的父母都健在,有父母的牵挂真好。

在送走了朋友后,当我回味着朋友的这句话“有父母的牵挂真好”,再凝视着衣柜上的这个香袋时,突然不再感觉到它的“土气”,我觉得它是一个无价之宝,它代表着母亲的一片爱子之心,即使在千里之外,也在庇佑我平平安安。

两年的时光很快,结束了在宁夏的工作后,我平安回到了故乡,开始了新的生活。而这个曾伴随着我走过千山万水的香袋,我把它挂在床头的灯罩上,每天清晨一睁眼就会看到它。

我想古人说的“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的含义大抵如此。


责任编辑:陈飞鹏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