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黄岩罐头:为何能“保鲜”60年?

2019-07-15 09:37:45  来源:台州日报   作者:沈海洲

在“机器换人”的新工艺的探索上,台州的罐头企业走在了行业的前列。

柑橘、黄桃、枇杷等水果罐头是台州的拳头产品。

■产业名片

黄岩的罐头食品产业起源于1958年,目前主要集聚在黄岩江口食品罐头园区。黄岩的柑橘、黄桃、枇杷罐头出口量全国排名第一,为国内四大食品罐头生产基地之一。

根据产业规划,到2021年,黄岩将建成3-5家全国知名的食品饮料制造企业,成为长三角绿色食品和优质农产品的生产加工基地。


7月11日下午,黄岩江口罐头食品园区内,台州一罐食品公司的车间内一片繁忙,今年的黄桃罐头产品正式开工。

江口罐头食品园区原先是一片果园,这里曾是黄岩最早的水果罐头的原料基地。

蜜橘、杨梅、枇杷……黄岩盛产的优质水果孕育出了黄岩的罐头食品产业。以罐头为代表的“两水一加”(水果生产、水产养殖和食品、饲料加工业),奠定了台州农村工业化基础,在经历过产业沉浮后又重新焕发出蓬勃的活力。不仅黄岩产的柑橘、黄桃、枇杷等水果罐头源源不断地销售到世界各地,而且黄岩人创办的罐头企业布局全国各大水果产区。

源于1958年的黄岩罐头食品产业

1958年,地方国营浙江黄岩罐头食品厂(以下简称“黄罐”)成立——这是黄岩罐头产业发展的起点。

工厂设在黄岩城关大马巷的一处民宅里,工人们土法上马,蒸笼杀菌、手摇封口,第一次用黄岩本地早生产出柑橘罐头10.8吨,其中出口7.71吨。黄岩也因此成为我国柑橘罐头第一个出口县。

四年后的1962年,“黄罐”被原国家轻工部列为全国重点出口罐头生产基地。

今年85岁的黄岩区经信科技局退休干部王学梅,当年就是“黄罐”的一名技术员,他清晰地回忆起,1970年代,“黄罐”与轻工部的中国食品发酵研究所合作,在国内率先试验用80℃低温连续杀菌工艺,提高橘片的硬度。经过多年的不断改进,这项技术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在全国水果罐头加工行业中普及。

1982年“黄罐”的年产量突破万吨大关。当时“黄罐”是黄岩最大的一家企业。“黄罐不仅生产水果罐头,还生产水产、蔬菜、肉类等罐头产品。”王学梅说。

“黄罐”既解决了黄岩以及周边地区的农产品销路,又解决了大量城乡居民的就业岗位,同时还是当时黄岩的纳税大户。

台州一罐食品的董事长吴永进当年是“黄罐”员工,他说:“当时能够在黄罐上班是一件很骄傲的事情,在黄岩城关几乎每个家庭都与黄罐有着这样或那样的联系。每年的柑橘收购,县领导作动员报告,柑橘的收购价牵动成千上万果农的心。”

“黄罐”的兴起,带动了黄岩以及周边地区的柑橘、枇杷、杨梅等水果的种植,也带动黄岩食品加工产业的发展。

据统计,1982年原黄岩县从事柑橘加工生产的各类企业有46家,在岗人数达1万多人(含季节工),年产值1598万元。到1985年,以柑橘为主的水果加工量达2.6万吨,年产值达1.2亿元。1986年,原黄岩县从事果品加工的企业猛增到72家。

黄岩的罐头产品以品质取胜

上世纪90年代初,由于市场与体制等原因,“黄罐”一落千丈,累计亏损4763万元,成为浙江省轻工系统第一亏损大户,“金罐”一下子沦为“破罐”。

1993年,面对“黄罐”的严重亏损,当地政府采取“大船搁浅,小船逃命”的企业改制方案。以每个车间为单位切割成十个分厂,各厂自主经营,自负盈亏,这个方案在当年开创了国企改制的新模式。通过20多年市场经济的洗礼,当年改制的企业不少又崛起为罐头行业的龙头企业。例如专业生产水产罐头的“黄罐集团”、专业生产水果罐头的“一罐食品”。

如今的浙江台州一罐食品有限公司的前身就是“黄罐”的第一车间,经过这些年的发展公司拥有“中国罐头十强企业”“中国罐头出口十强企业”等荣誉。专注于“做好每一罐”,一罐食品年产量达到七八万吨,是世界最大的柑橘罐头生产企业。

“台州的罐头企业以品质取胜,不走低价路线。”吴永进这样分析台州罐头的产品特点,他介绍,2004年,一罐在国内首家推出软包装罐头,这种塑料果杯有五层阻隔材料,其中一层为EVOH塑料,能有效阻止阳光和紫外线的穿透,软包装的罐头便携、环保,且保质期长,是罐头行业颠覆性产品。

浙江德尔耀食品科技有限公司(原浙江黄岩科技罐头厂)是黄岩另一家“中国罐头十强企业”,目前在浙江黄岩、安徽砀山、湖南石门都有自建工厂,黄桃罐头是它的拳头产品,生产能力达到每天380吨,已经连续十年蝉联国内黄桃罐头的产销量第一名。

德尔耀食品总经理娄文耀介绍,今年恰好是德尔耀创业30周年,起步阶段的德尔耀主要做内销,在甘肃等西北地区逐渐形成了口碑,1999年开始做出口,目前国内与国际市场并举。著名的果冻企业“喜之郎”是德尔耀的大客户,喜之郎的70%的果肉是由德尔耀提供,一年的订单量约1亿元。

传统企业如何保持竞争力

原先全球的罐头产业最发达的地区在日本与西班牙,随着全球的产业转移,中国成为世界上主要的罐头产地,但是近年来,行业也面临着产能过剩、劳动力成本上涨、环保法规日益严苛的挑战,尤其是中美贸易摩擦,直接影响了产品的销路和利润。

吴永进介绍,一罐的产品95%出口,对于贸易摩擦的感受非常直接,加上今年的新鲜水果价格波动大,今年又将是一个行业洗牌期。一罐食品应对的策略一是开源节流,降低生产成本;二是积极开拓国内市场;三是积极开发便携式的小包装产品,迎合市场需求;四是一以贯之狠抓产品品质与食品安全。

“机器换人”是罐头行业当前应对成本上涨、劳动力短缺的又一招数,近年来,台州罐头企业通过“机器换人”已经使工人减少了30%,例如柑橘剥皮机,单机产量每小时达到1吨以上,去皮率在85%以上。柑橘罐头的产量与人工基本相同,但减少了70%的工人,大大降低了成本。

在“机器换人”的新工艺的探索上,台州的罐头企业走在了行业的前列。例如,目前,酸碱流槽、低温杀菌机、黄桃淋碱机、橘瓣分级机等设备都是台州的罐头企业率先引进或自主研发,然后逐渐在全行业推广开的。

罐头产品的自我革命

如果你去参观黄岩罐头企业的样品室,一定会被琳琅满目的产品惊艳。

——罐头品种居然有这么多,仅仅在包装上材质就有马口铁、玻璃、塑料杯、铝箔等各种样式,而且均采用易撕、易开的开启方式。

——黄岩的罐头企业居然为那么多的世界一流的食品品牌代工,例如世界最大的水果、蔬菜生产销售集团的都乐(DOLE)等。

未来的罐头产业将朝什么方向发展?

“更安全、更营养、更健康、更便利、更年轻是罐头食品未来的发展方向。”吴永进说。

他介绍,原先罐头糖分太高,这被许多人所诟病,一罐已经开发出了清水型的产品,不加任何糖分。同时一罐还开发了以纯果肉制成的功能性食品,食用非常方便。

娄文耀是个80后,对于罐头这个传统产业的创新发展也有着自己的思路。

在产品渠道上,除了传统的商超、出口外,今年德尔耀将发力电商,目前德尔耀已经在天猫与京东上开设旗舰店。

在新产品研发上,他认为以小包装吸引年轻人,同时从单一的水果罐头向什锦水果罐头、从纯粹的罐头向饮料、果汁、果泥、果冻方向发展,走混搭路线。

他还有一个大胆的设想,将传统中医药与罐头产品结合,走“药食同源”的线路,例如推出“雪梨川贝”罐头。

“罐头除了直接食用,还广泛应用到烘焙、饮料、配餐等众多领域,这两年必胜客的杨梅汁、喜茶的满杯红柚都成了爆款,而水果罐头正是这些产品的主要原料。”娄文耀发现,近年来,连锁快餐、奶茶店、咖啡店快速崛起,“与这些连锁巨头合作开发新产品,为他们提供工业化后厨,是我们瞄准的一个新的增长点。”娄文耀说。

先有黄岩蜜橘,再有黄岩的罐头产业。黄岩的罐头产业走过了60多年的历程,而它的传奇还在延续。

■标杆人物

吴永进:食品行业永远是常青树

【人物名片】

吴永进

浙江台州一罐食品有限公司董事长

吴永进是罐头行业的资深人士,曾经担任中国罐头工业协会副理事长,连续两届担任浙江省罐头行业协会理事长。

“民以食为天,人们每天都要与食品打交道,罐头作为食品产业,是一个市场稳定、前景广阔的产业。”吴永进说。

记者:黄岩的罐头产业源远流长,当前黄岩的罐头在行业内的地位如何?

吴永进:说起黄岩的罐头产业不得不提起“黄罐”。毫不夸张地说,“黄罐”启蒙了台州的罐头产业,带动了黄岩以及周边的柑橘、枇杷、杨梅等水果种植,培养了一批罐头企业的技术与销售人才。这些都是产业兴旺发达的根基。

以柑橘罐头为例,中国柑橘罐头生产总量占世界产量的80%,每年出口量约30万至35万吨,去年台州出口了6.4万吨柑橘罐头,其中一罐食品出口了3.4万吨,在欧洲市场,一罐占50%以上市场份额。

记者:罐头诞生已经有200多年了,现在是否已经落伍?

吴永进:罐头起源于1809年的拿破仑时代,为一种气密式保存食品的方法,迄今为止,罐头的加工方式仍然为最为保鲜且最安全的食品加工方式。

有个统计很有意思——美国人一年要吃掉90公斤罐头食品,欧洲是50公斤,日本是32公斤,而中国仅有1公斤。从这个数据看,一是在发达的国家,罐头的消费量非常巨大,它没有半点落伍或者衰退的迹象,二是对于国内市场,罐头市场可开拓的潜力无限。

记者:罐头在国内市场是否存在消费误区?

吴永进:现代人的食品安全意识越来越强,这是好事,但对于罐头来说,常年来蒙受不白之冤,这里要科普下——

误区一:罐头既然能存放两三年,肯定是加了防腐剂。

事实上,罐头之所以能够长期保存而不发生变质,得益于密封的容器和严格的杀菌,与防腐剂毫无关系。想测试罐头有无防腐剂其实也很简单,打开的罐头常温下放两三天,你会发现它很快就腐烂了。

误区二:罐头没有营养。

事实上,现在水果罐头早已不是沸水高温消毒,而是普遍采用低温连续杀菌工艺,锁住营养与新鲜。

记者:罐头食品是一个劳动密集型产业,如何化解劳动力成本上升难题?

吴永进:罐头不仅是劳动密集型产业,而且劳动用工季节性很大。现在年轻人很少有人愿意去做这个行业,每年招来的工人都是老面孔,普遍都在40岁以上。近年来,一罐积极进行“机器换人”,去年的工人从4000多人降到3000多人。

在柑橘罐头生产过程中,分瓣用工占了50%,这道工序也是减少用工最难的一关。去年我们与省农科院合作研发分瓣新工艺,已经做出了样机,期待在今年的橘季中小试和中试。 

■采访手记

罐头不再是“罐头”

我举起透明轻巧的塑料果杯产品端详,这与传统罐头印象相去甚远。

我问一罐食品董事长吴永进:“这是罐头还是果冻?”

“是罐头,软包装的罐头。这种产品连小孩子也能轻松揭开,在国外,这款产品常被选为学生的配餐。”吴永进说。同时他又补充道,为了避免被传统罐头产品的概念所束缚,行业内近年来更多使用“罐藏食品”的概念,指代所有用密封形式保存的食品。

同样的材质,改变包装之后改变的不仅仅是颜值,而且商品使用的便利性大大提升。过去我们面对难以开启的罐头望而生畏,而在便利性提高之后,契合了更加丰富多彩的消费场景。

在德尔耀食品,我还见到一款只有90克的超小型罐头。据介绍,这款罐头是在超市中按称重销售,它的主要消费对象为女性上班族,小巧玲珑的体积非常便于携带——价廉料足的罐头变身“零食”,它又俘获年轻人的心。

“肯德基的黄桃蛋挞中黄桃就是由我们供应的。”德尔耀食品总经理娄文耀介绍。

告别老土的包装,穿上时尚的外衣,甚至与其他产品结合在一起,让你根本无法联想到它是罐头,这不正是罐头产品转型升级的写照吗?

采访了黄岩罐头食品产业,我完全纠正了过去“罐头是夕阳产业”的偏见。

散装称重销售的超小型罐头是近年出现的新产品。

本版图片均由采访对象提供 

责任编辑:陈玲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