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握着救助学子的手 龚桂芳一句“对不起”让人泪目

2018-07-19 09:27:01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晚报   作者:赵虹

感动两座城的人和他的未竟诺言》后续

在浙大读博士的王栋是龚桂芳资助的学生。他们第一次见面,龚桂芳的第一句话是:“真的对不起,没能兑现资助你4年的承诺。”

省吃俭用,化名资助河北秦皇岛的贫困女大学生,即使自己罹患肝癌也不放弃。善行感动两座城市的最美水手龚桂方病危的消息见报后,社会各界关注他的人很多,有人组团上门探望,有人询问账号要捐款,其中包括香港市民。

他资助过的学子,特意赶来看他,说自己会传承这份爱心,尽自己能力去帮助别人。

大家从四面八方赶来看望

早在2013年1月,龚桂方就被查出肝癌,他坚强地挺过了5年多。他总是独自一人去医院体检复查,总是告诉家里人:“医生说我恢复得挺好的!”直到去年突然昏厥,被紧急送医,家里人才知道:他是熬不过了。

这个被肝癌折磨5年多的硬汉,如今已经骨瘦如柴,脸色蜡黄,讲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医生说:出院回家吧,怎么能让他舒服,就怎么来。

连日来,老邻居们,来了;老同事,来了;老同学,来了;当年的战友们,来了……大家从四面八方赶来,看望病床上的龚桂方。

“没关系的,现在科学技术这么发达,你会好起来的!”“没事的!”……大家嘴里说着宽慰的话,心里其实都明白,这一面,应该是这辈子最后一面了。

龚桂方的善行义举,打动身边的人,更打动素昧平生的读者和网友。有不少市民拨打热线和记者手机,询问捐款账号。昨天上午,香港的王女士通过微信联系上记者,她说自己老板看到龚桂方的报道后,特别感动,希望能捐钱,给他帮助和温暖。

握着救助学子的手他流泪说:“对不起!”

病危之际,龚桂方一直握着一个小本子,上面记录了他曾帮助过的学生名单。

56岁的他,是舍不得离开这个世界的。他说自己不是怕死,而是“心中有愧”。

龚桂方曾经给自己定过一个“863计划”:捐助8个本科生、6个硕士生、3个博士生。

8个本科生已经完成,除了最初捐助的秦皇岛女大学生郭学敏,2014年,他在浙江大学设立“龚桂方助学金”项目,又捐助其他学子。

龚桂方曾经对这8人承诺,“无论如何,我会帮助你们完成学业的。”但除了郭学敏是唯一资助完成的,其他几个,因为去年病情恶化,都停止了捐助。

病床上的龚桂方,说的最多的话是愧疚,说自己对不起那几个孩子,没有兑现自己的诺言。

为了让父亲能抛开遗憾,7月15日那天,儿子龚继伟偷偷拿起父亲的手机,给通讯录里的每一个人打电话,希望认识父亲的朋友,能来医院见最后一面,劝劝父亲别想这么多。

浙江大学教育基金会的老师,也接到了电话。第二天一早,浙大教育基金会副秘书长党颖就带着学生王栋,自己开车赶到了温岭,看望龚桂方。

浙江大学“龚桂方助学金”自2014年设立,在之后的三年中一共捐助4万元,资助了3名大学生。

党颖说,浙大的各项基金会项目超过1000个,龚桂方的捐助金额不算多,对他们来说,只是一个名字而已。自己是在接到电话后,才知道以龚桂方名字命名的助学金突然停止的原因,以及背后的故事,“他那样情况,能拿出4万元捐助,实在太珍贵,太沉重。”

宁波人王栋,是浙江大学受龚桂方资助的其中一名学生。得知恩人的事情,他跟随老师一起到温岭。

这是王栋和龚桂方的第一次见面,握着王栋的手,龚桂方第一句话就是:“真的对不起,去年看病没钱了,也没有办法继续赚钱,没能够兑现资助你4年的承诺。”

说这话时,龚桂方流下了眼泪。“叔叔,您千万别这么说!”王栋别过脸去,泪水在他的眼睛里晃动。

希望“龚桂方助学金”能一直延续

王栋告诉龚桂方,3年的资助,已经改变了自己的生活,如果没有这笔资助,他不可能在今年9月继续在浙大读博士。

“我和龚叔叔一直保持着电话和书信联系,逢年过节会发短信问候一下,龚叔叔也时常教导我要好好学习,他就像是我的一个陌生的亲人。”王栋说很难想象供自己念书的好心人,自己的生活会是这样的。

王栋说自己会铭记龚叔叔说的每句话,努力成为一个有用的人,等自己有能力了,传承这份爱心,去帮助有困难的人。

龚桂方最初资助的郭学敏,现在毕业了,在秦皇岛当地一家医院上班。知道了龚桂方的病情后,急得不知所措。电话那头的她,一直哽咽着。

“他对我从来都是报喜不报忧。每次我们通话时,他都说自己挺好的。”郭学敏告诉记者,“龚叔叔知道我刚到新单位,之前又因为考试请假了半个月,他死活不让我来看他。他让我安心上班,多学点,争取到更好、更大的医院去发展,当一个好医生。”

“他的精神,会在浙江大学永远传下去。”党颖说,虽然目前浙江大学“龚桂方助学金”已经停止资助,但还是希望这个名字能一直保持下去,“如果有可能,我们会呼吁更多社会力量帮龚桂方完成心愿,让这个助学金一年一年在浙大传承下去。”

责任编辑:余彩虹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