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永远的追求——记古建筑工程公司董事长李春友

2010-03-05 09:58:12  来源:   谈文儒

  每当夜幕降临,杭州西子湖畔,一座巍峨挺拔的塔楼金光闪烁,晶莹剔透,如梦如幻,令人心旷神怡,这就是“白娘子永镇雷峰塔”神话故事中举世闻名的雷峰塔。在它倒塌七十八年后,被“石鲁班”李春友和他的儿女们重新竖起的一座让世人瞩目的古塔。

 在一个春雨潇潇的日子里,记者来到位于杭州西湖南岸的夕照山,在众人瞩目的雷峰塔上,见到了温岭市古建筑工程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联合国教科文专家组成员,高级工艺美术师、被家乡人称为“石鲁班”的传奇式人物——李春友。

 宽宽的肩膀,1米76的个子,憨厚、刚毅、踏实、稳健的个性是李春友给人的第一印象。

 56岁的李春友经历过坎坷艰辛,他用这样一句话概括自己走过的道路——精心从业,执著追求,锲而不舍。这也是他几十年来事业和生活最好的写照,李春友正是以他特有的奋斗精神,书写着古建筑、石雕、石建筑事业的篇章。执著追求成大业

 1949年5月,李春友出生在浙江温岭新河肖家桥的一户普普通通的石雕艺人之家,他是家里八个孩子中惟一的男孩,也是排行最小的一个。父辈们都指望他能继承祖业,当一名以打石为生的石雕艺人。

 孩提时,由于耳濡目染,李春友就喜欢跟着大人捣鼓石头这玩艺儿。至于捏泥人,刻木雕,用蕃薯、白萝卜雕刻成各种各样的人物造型、凉亭,那更是他的拿手好戏。

 17岁那年,李春友正在读高中,由于国家正处于困难时期,加上家里人口多,仅靠父亲一人赚钱,生活都顾不上,更别说支付学杂费,作为一名优秀生的他被迫辍学。于是,他一有空就去离家三公里外的大墩,找专门收旧书的小商贩,还经常去废品收购站,在废品中淘宝,看到有用的书能买就买。这些书对他来说就是取之不尽的宝藏。他还经常走访那些读过大学的人家,将有关素描、雕刻艺术、石雕建筑等方面的书借来看。一次,当他得知家乡一位学建筑的大学生已经毕业,他就死缠硬磨,将这位大学生的专业书全都买了下来。

 上过高中的李春友,在那个年代也算是知识分子了。但是他认为,虽然父辈们的雕刻功夫娴熟,但都是循着传统思路雕刻,满足于小打小闹,创新意识很弱。“要想改变这一局面,让石雕艺术走出家门,只有依靠知识。”他在心里暗暗发誓。他决心一边工作一边自学,用知识来不断充实自己。于是他拿起了铁锤和凿子,和父辈们一起真正开始了石雕生涯。他告诉自己:“路是人走出来的,只要有坚定的信念和执著的追求,定能走出一条成功之路。”

 19岁那年,李春友因事路过杭州,在一家书店看到了他非常想要的书——《制图与识图》、《营造法式》、《素描》、《雕刻工艺手法》,但是剩下的钱不多了。如果买下这些书,那他当天中午和晚上及第二天的饭就没有了着落,而且剩下的钱只够将车费买到离家还有20多公里的路桥。然而对知识的渴求使他毫不犹豫地立即掏钱买书。

 在从路桥到新河的路途中,背着十几斤重的东西,饿了四顿的李春友又累又乏,实在走不动了,就在路边的小店坐下来歇一歇。他搜遍了衣服口袋的每个角落,终于摸到了一分钱,买了6粒炒豆,吃下去总算有了点力气,硬是走回到了新河肖家桥的家里。每当回忆起当时的情景,李春友总显得有些激动。

 就这样,白天,他专心致志学雕刻艺术;晚上,在煤油灯下如饥似渴地钻研理论知识。就是凭着对知识的渴求和孜孜不倦的学习精神,李春友逐渐成了远近闻名的石雕、石建筑能人。

 改革开放的春风吹到了这长在肥沃土壤中的禾苗,给李春友送来了茁壮成长的机会,使他有了更为广阔和坚实的发展基地。1979年,李春友成立了雕刻营建厂,后更名为温岭县二建公司古建筑工程队、一建公司古建园林工程处,如今又成了大名鼎鼎的温岭市古建筑工程公司。

 宝剑锋从磨砺出

 1980年,雁荡山管理局领导慕名而来,要求李春友为雁荡风景区建造一批凉亭、桥梁、人物雕塑等石建筑、石雕塑艺术品。面对机遇和挑战,他满怀信心。正如他说:“滴水穿石,锲而不舍,用工艺表达出我的个性,展现出艺术之美。”

 这时,有位朋友告诉他,目前在我国美术、艺术方面相当有权威的一位艺人——在北京美院和工程学院执教的某教授回到了杭州的家里,这位朋友还告诉了李春友那位教授的家庭住址,他激动不已,决定上门求教。当天中午李春友搭上了一辆35型拖拉机,站在拖拉机的后车斗,一站就是十几个小时。到杭州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凌晨三点多钟了。一下车,他肚饿腿也软,为了防小偷,他把随身携带的布袋用绳子绑在腿上,坐到地上就沉沉地睡着了。

 接下去的几天,他一直上门求教。可教授经常有事外出,就是偶尔在家也很忙,他不敢贸然打扰。一次、两次……背在肩上打算送给教授的水果都烂了,还是没有得到接受。一个多星期了,所带的钱也所剩无几了,李春友仍没有退缩。他把身边的钱作了细细的打算,剩下路费钱,将住宿和吃饭标准降到了最低,仍一次又一次地上门求教。最后几天,他甚至退了那最便宜的旅馆,露宿街头。他那强烈的求知欲望和执著精神终于在第十次上门的时候打动了教授。

 李春友不负众望,通过知识的学习和实地勘察、找资料、画草图,他综合运用力学、数学、物理、美术等多科专业知识,利用石材相当强的抗压优势,采用榫的结构、拼的方法及杠杆原理,将多个力合为一个力,成功地研制建成了“全系石结构凉亭”系列,填补了国际园林建筑史上的一项空白,在国际园林建筑史上书写了新的篇章。著名古建筑专家何重义称赞他的作品是“目前我国建筑史上非凡独特的艺术与技术相结合的优异设施,也是古今建筑中的优秀杰作”。而雁荡山景区的“果合亭”、“卧龙亭”、“逸心亭”、“烟波亭”及徐霞客雕像等已被推崇为我国石雕、石建筑的经典。为此,许多国家领导人及国际艺术大师也高度赞扬了温岭石雕和李春友的古建技艺。

 1989年8月,在全省旅游局长会议上,有关专家高度赞扬“温岭建筑石雕是我国民间艺术的一颗明珠”,李春友是一位“难得的出色的建筑石雕大师”。1991年6月19日,建设部常务副部长叶如棠为李春友亲笔题词“艺术新秀”。李春友精心打造的石雕作品还得到宋平、乔石、李鹏、朱镕基、万里、田纪云、谷牧、陈慕华、王光英、张思卿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赞誉。

 如今,从安徽的黄山到浙江杭州的西湖,从广西的桂林到浙江的普陀;从辽宁的千山到云南的丽江;在上海,在乌鲁木齐,在大江南北,在长城内外……到处都留下了李春友的足迹,到处都有他的石雕艺术精品。甚至在韩国、日本、美国、英国、澳大利亚等许多国家的公园和酒店门口,也能看到温岭古建公司出口的人像、佛像、浮雕、石灯笼、石凳、石狮子等。李春友说,能将古老的石雕艺术通过自己的手,传到祖国各地和世界各地,让全世界人民都能领略到中华民族的石文化精粹,这是他义不容辞的职责和光荣。勇立潮头唱大风

 在工程建设方面,李春友既是这些工程的指挥员,又是战斗员。他总是及时掌握第一手资料,取得第一手信息,一心扑在事业上,力求将每件作品完成得尽善尽美。他常常告诫自己的员工们说:“我们所要做的不仅仅是创作出作品,更重要的是创作出精品。要本着对历史负责,为时代争光的态度,为后人留下一笔珍贵的艺术财富!”

 引世人瞩目的重大项目——杭州雷峰塔的建设,施工难度非常大,拿李春友自己的话来说,雷峰塔结构复杂,骨头是用钢做的,肉是用水泥做的,衣服是用铜做的,帽子是用黄金做的,一句话,难!而且又要在一年内完成如此庞大的建筑,那就更难!

 李春友作为法人表代和技术总负责,亲自带领千余名施工人员日夜奋战,艰苦劳动,无论是夏季的炎炎烈日还是冬季的风雪冰冻,他天天和一线员工吃在一块,干在一起,连大年三十和大年初一也都是在工地上度过的。他把工地当成自己的家,与员工们同进出。困了,他和员工一样就地坐着打个盹;饿了,他也和员工一样啃几口冷面包来充饥。而在员工们休息时,他又要忙着记录下当天的工作内容和工作进程及安排下一道工序,及时发现要注意的问题和不足。也正是这种精神让员工们动容,这种干劲让员工们佩服。

 人心齐,泰山移。在李春友的模范带头作用下,全体员工在艰苦的条件下顽强拼搏,克服了种种困难,终于高质量地完成了这个光荣而艰巨的历史使命,在世人面前树立起一座象征民族文化的历史丰碑!

 2002年9月25日,雷峰新塔终于屹立在夕照山上,并获得了全国五个第一。还有获全国六个第一的余杭东来阁,温岭标志性建筑——东辉阁;苏州最大的公园——何山公园工程和湖州第一大广场——安吉驿站广场,以及杨乃武与小白菜奇案陈列馆;杭州清河坊街、上海松隐禅寺,松江名人故居、永昌堡、护国寺,奉化溪口蒋氏祠堂、台州路桥十里长街等工程,都是他心血的结晶。正因为这些骄人成绩,2002年,李春友还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吸收为专家组成员。

 九万里风鹏正举

 随着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李春友把“弘扬民族文化,传承历史遗产,推动社会发展”作为企业经营发展的理念,根植于祖国内地,眼光却注视着国际市场。将入世当成一次对“古建人”提出的更高机遇和挑战,不断吸收现代高新技术,同时注重参与各种学术论文交流,吸收传统精华,打造古今品牌的新形象。

 他的古建筑公司从1979年成立以来,规模不断扩大,创建出一条集古建筑修缮和重建、文物修复、园林绿化、石雕、石建筑设计和施工、旅游度假、培训、研究等于一体的综合性产业链。为了让家乡的石雕艺术品进一步打入国际市场,他还在香港创办了香港新远东国际集团公司。他们精心设计制造的石雕精品通过香港这个窗口,正源源不断地销往世界各地。

 “大鹏一日同飞起,扶摇直上九万里”。回首过去,令人难忘;展望未来,豪情满怀。几十年来,李春友带着对石雕、石建筑、古建筑文化的执著,“永不满足,与时俱进”。在艺术的道路上,在人生的道路上都在不断地探索,孜孜以求,力争将石雕、石建筑、古建筑的千古精华传承下去,发扬光大,为人类留下珍贵的东方民族文化遗产。

 走自己的路,做热爱的事业。李春友走的就是这样一条精心从业,锲而不舍,永远追求的石雕艺术之路。

责任编辑:雍昕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