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石鼓村:古宅众多蔚为大观

2018-02-24 09:10:02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晚报   陈剑

白鹤大帝行宫

胡丕泰故居正门

白鹤大帝行宫戏台上方的藻井

倪大叔所指的胡士禄(音)故居。

小台门分内外两门,外门石框上凿有槽孔,便于门闩深插。

骑楼

台州地理

腊月初八,我从临海永丰镇的留贤村向西南行至数里,就到了石鼓村。

石鼓的地名,让人联想到此地盛产石鼓,或筑有石鼓。石鼓又称陈仓石鼓,中国九大镇国之宝之一,通常在石鼓上面都镌刻“石鼓文”(大篆)。经过这趟探访,没有发现此村留有石鼓,也许是因年代的久远吧,或者此村的地势有石鼓形之说。

走访石鼓村,倒是发现此村留有许多大小古建筑,特别是一座大宅院。

石鼓村是个大村,村里以胡姓人口居多。

村边留有一口池塘,有数人在此钓鱼。我的探访在村北进入,街巷纵横交错,主轴线为南北走向,东西巷道分隔互通,四处皆有小路。

我在中轴线的北端先与“白鹤大帝”邂逅,自喻为未入街先沾“仙”气。这是一座白鹤大帝的行宫,在临海和天台,有关白鹤大帝的庙宇较多。据传说,自古以来,白鹤就与道教有着不解之缘。张道陵祖师创立天师道所在地鹤鸣山,现仍存待鹤轩、听鹤亭等。另据《云笈七签》记载,张道陵祖师常骑鹤往来,这是神话的一个形象。跟台州有关的神话形象是赵炳,他便独自向东前行,到章安郡(今椒江区章安街道)。由于赵炳以精湛的医术治病,以神奇的禁术服人,并行济世救人之道,因此周围追随、崇拜他的人也越来越多。这事引起了当时章安郡长官的心理不平衡,最后以惑众为由杀了赵炳,并弃尸灵江。其后,其尸自章安溯流至临海桃渚白鹤山,当地临海民众在白鹤山建灵康庙祭祀,因颇有灵验,故称白鹤大帝……

此处的白鹤大帝行宫是两层五开间,两正门一角门,留有一方“临海市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石碑。宫内古戏台上方是色彩繁复的藻井,壁上挂有两个小仙童的画,贴有两位当代伟人的小照片。东西两侧厢房,西厢房留有四方围拼的长条凳,当中摆有四方桌,这让人想起在人民公社食堂就餐。

我从窄窄的巷道内进入,看到拱券门内做手工活的大婶,这里的民居是青砖墙立面,屋内垒有土灶,陈列一个老式雕花碗橱,这是上世纪中期的产物。

行至村中腹地,我走到一座体量很大的大院前,这是江南徽派建筑,只见门头高立马头墙,这座宅院原是乡贤胡丕泰的故居。据临海文物所彭连生先生撰文所述,这是该村现存最大、最完整的宅院。胡丕泰故居是清代中晚期建筑,二进26间室,其外墙造型、堆塑和山墙,是临海比较典型的,具有鲜明地域特色和时代特征的传统民居。

胡丕泰是民国年间石鼓乡绅,1947年,国民党空军上将周至柔乘机回乡,飞机降落在石鼓渡头黄金溜溪滩,乡绅胡丕泰曾在自己宅院里招待周至柔一行。后来,胡丕泰去了台湾。现在这幢大宅院,胡丕泰的儿子还居住着。

这所宅院年久失修,露出倾颓之相。不过,从有关信息获知,当地于2017年7月探讨了修缮事项。

另一处为乡贤胡步川故居,临于街边,为两间二层小楼,青砖叠压清水外墙,砖混结构。胡步川,为新中国成立初期全国著名的水利专家、国家水电部水利科学研究院水利史研究所原所长。1973年,胡步川退休,此宅是他从北京回乡亲手新建,名为“环江环山楼”。

村里还建有胡氏宗祠,正门为仿古式建筑,内有一殿,题有“进士”匾额,堂内立有胡氏列祖画像。

那天,我还无意间与村民倪大叔相遇,他热情地带我去另一所民居观看,虽然是“小户型”民国小筑,但倪大叔告诉我,此户主原属胡士禄(音)的,胡在上海办过昌平公司,主营钟表,可是当年上海滩的一个响当当人物。不过,我回来后查不到这位人物的资料。

最后,我从村东侧一座当路骑楼下穿过。石鼓村之探,让我为此村的大小古民居之多很是惊叹。

责任编辑:丁楚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