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杨成将:民营剧团二十四年

2018-07-17 09:14:56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日报   作者:诸葛晨晨

1975年,杨成将考入亭旁中学文艺班。

1981年的杨成将。

杨成将加入亭旁文化站,成为演出队的乐师。图片为1980年12月,演出队成员合影。

   2015年,海棠平调剧团邀请了戏剧专家创作新编民间历史传奇剧《戚家军传说》。 (本文配图均由采访对象提供)

人物名片

杨成将,1964年出生于三门县亭旁镇杨家村,是梨园世家之后。1994年,他成立了三门县青年越剧团(后更名为台州市泳洲越剧团)。

如今,在他的带领下,剧团有演职员工45名,每年演出500多场,服务群众达60多万人次,长年累月进山村、下海岛,足迹遍及台、甬、温、绍等地区。斩获的荣誉更是无数,代表三门县多次参加省市戏曲调演和浙江好腔调展演,取得了4个省金奖;获得了浙江省优秀剧团、优秀剧目奖;在台州获得了戏曲调演五连金;2016年参加浙江省13届戏剧节。

杨成将关注“三门平调”这一地方濒危剧种的传承与发展。2009年,成立了三门海棠平调剧团,与泳洲越剧团一套班子、两块牌子,让三门平调重新登台巡演,重获生机。

2013年,杨成将被评为十大台州文化商人。

入行与创业

1964年,杨成将出生。他是梨园世家之后,爷爷和父亲都是唱戏的。不过,两位长辈走得早,他没有得到真传。

1975年,杨成将考入亭旁中学第一届文艺班。在那里,他才被真正领进戏曲这道门,学会了越剧、二胡等活儿,“可能我的血里有戏曲的基因,一学戏就特别上心。”

1978年后,全国戏曲一改之前数年流行革命样板戏的状况,各大剧种百花齐放,重新跃然于舞台,老百姓的文娱生活重新充实丰富起来。1979年高中毕业后,杨成将进入县文化馆演出队,随队下乡演出,偶尔到乐队帮忙拉二胡,一年要跑100多场。

之后,杨成将想考入三门县越剧团工作,未果,便加入创业队伍。他在家开过小卖铺,又跑到外地做生意……

上世纪90年代初,事业上小有成就的杨成将回到亭旁,与宁海姑娘王彩萍组建家庭。王彩萍出生于宁海县一市区戏曲培训班,两人对戏曲都有着难以割舍的情感。

1994年4月,杨成将成立了三门县青年越剧团,从宁海招了4名青年演员,其中就有王春鸯(现宁海“耍牙”第五代女传人),还特邀王万里老师任教。他们能唱越剧、宁海平调等戏。首期开班,顺利招了20多名学员。

同年8月,台州市第一届小戏调演在黄岩举行。杨成将的新剧团报名参赛三门平调剧种,节目为折子戏《金莲斩蛟》。在以越剧称道的江浙地带,这是个冷门戏种。

轮到三门县青年越剧团出场,锣鼓声奏响,台下观众往上一瞅,登台的是一个俏生生的年轻姑娘。在甩袖转身的一刹那,只见她口中露出数颗长长的野猪獠牙,还得口含獠牙进行唱、念、做、打。“好!”观众不约而同地大声喝彩,拍起手来。

比赛当晚,三门县青年越剧团一举斩获9个奖项,从此在台州戏曲界打响名声。

之后,随着市场经济发展,地方企业宣传需要承办活动、村里红白喜事要请人唱大戏,商演机会接二连三地找上了门。

居安思危

在杨成将的带领下,剧团声名远扬。三门县青年越剧团分别于2000年、2011年更名为三门县越剧二团、台州市泳洲越剧团,先后在1994年、2000年、2004年、2008年、2011年,连续五届在台州市戏剧节调演中获得金奖;2012年获浙江省民营文艺表演团体展演优秀演出奖;2016年参加了浙江省13届戏剧节。

与此同时,这个发展势头正盛的民营剧团,面临生存挑战。

2002年以后,国有剧团改制转企,一时间,想在戏曲市场分一杯羹的人多了起来;剧团间互相挖戏、演员流动随意,导致剧团经营成本增加,也给一些小规模的民营剧团带来致命打击。“这个行业开始浮躁起来。”

另一方面,剧团接商演的机会减少。“当时,台州市注册的越剧团有80多家,能赚钱的只有10多家。”杨成将说,不少民营剧团遭遇经营困境,排演节目开支巨大、演出突发状况较多,如在临海、椒北一带的部分乡镇,村里做白事不能演出了。

剧团四十多号人,都等着吃饭。杨成将也意识到,“只有保证剧团收支稳定,才有底气走得更远。”近几年,他积极参与政府招标,并与宁波市多个乡镇以及温州、金华、绍兴等地的乡镇签订协议,每年演出500场以上,以此确保剧团生存。

对于三门平调的执着

“剧团最初是靠三门平调打响名声的。”杨成将至今都不能忘记1994年的那场首演。可惜的是,但凡剧团在各种场合演出,三门平调一直都被当作开场的“前菜”。“最初觉得平调文戏武唱,可增加剧团看点,并未想到要传承保护这一地方剧种。”杨成将说。

直到2000年以后,国家提倡保护稀有剧种,他才意识到,平调为三门所特有。

据悉,三门平调形成于明朝中叶,与宁海平调是同宗同脉,后三门民间艺人在吸收新昌三坑调的基础上,融合台州乱弹和三门民间小调。至清末民初,三门平调主要流行在三门湾畔一带。

1949年之后,在当地政府的组织下,三门海游成立“海游平调演出队”。1955年,海游平调演出队解散,此后,三门平调没有正式演出过。“散落在民间的曲牌,依靠老艺人们口口相传,若不及时搜集就真失传了。”杨成将说。

2007年,借着浙江省开展非物质文化遗产普查的机遇,杨成将与县里的文化干部,骑着摩托车下乡寻找会唱平调的老艺人,通过录音、记谱等方式,重新整理出《三窃桃》等60余支曲牌。

2009年,三门海棠平调剧团成立,与泳洲越剧团一套班子、两块牌子。“为的就是让三门平调后继有人。”

2014年,“三门平调”入选浙江省第四批非遗代表性项目名单,政府也开始采取购买文化服务等形式,扶持民营剧团发展,传承保护三门平调。

杨成将则另有想法,“关于平调,剧团长期都是以表演小戏为主,想要有所发展,就要创作出属于自己的大戏。”

2014年6月,海棠平调剧团自创自演大型传统历史传奇剧《戚继光》,并于2015年在三门县影剧院首度亮相。三门平调又开始进入大众视线,引起社会关注。

2015年,海棠平调剧团邀请了戏剧专家创作新编民间历史传奇剧《戚家军传说》。同年12月,该剧被评为浙江省优秀剧目。政府也大力支持这家民营剧团,在两部大戏的编排上,三门县文广新局先后投入了150万元。

“三门平调具有一定的局限性,只流传于三门湾。”杨成将将目光放到三门县甚至台州市以外。他连续数月奔波在宁波、金华、绍兴等地,为剧团接到了许多商演机会。2015年至今,《戚家军传说》等大剧共演出110场。

近年,随着一系列利好政策出台,戏曲市场回暖,对广大戏曲人来说,是肯定,更是期许。杨成将期盼着,对于富含文化价值的稀有剧种和民营剧团,政策倾斜力度再加大。“三门平调这一本地的戏曲瑰宝,要代代传下去,还需要一段很长的路。”

责任编辑:泮非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