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六经的和合观念(五):《乐经》与人心和合

2018-07-24 09:44:10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日报   作者:何善蒙

何善蒙 天台人,中共党员。现为浙江大学人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兼任浙江大学哲学系副主任、浙江大学中国思想文化研究所副所长、浙江大学佛教文化研究中心副主任,中华孔子学会阳明学研究会秘书长、浙江省民俗文化促进会秘书长,台州学院和合文化研究院院长等。

我们通常都会说,中华文明是礼乐文明,中国是礼仪之邦,礼乐无疑是中国传统最为典型的标志。如果说,礼制的存在是为了保障社会生活的和谐,那么,乐的存在则是为了人心的安乐与和顺。

作为六经之一的《乐经》,在文献的传统中是一个谜,因为我们并没有看到《乐经》的存在。当然,有人说原本是有《乐经》的,但是因为秦火的焚烧使得《乐经》亡佚,所以我们不复见其流传于世。也有人说,因为音乐本身是重在表演,本来就不存在所谓的《乐经》。虽然众说纷纭,但是,以情理推测,还是后者的说法比较妥当。音乐本来就是用来表演的,是在演奏的过程中才达到感染人的效果,所以,是否有文献形式的《乐经》也就不那么重要了。当然,作为理论的描述,在今天的《礼记·乐记》和《荀子·乐论》中都可以看到,尤其是《礼记·乐记》,非常详细地保留着对于音乐的基本阐释。如果说这不是古代的《乐经》,也可以说是《乐经》的基本纲领。

按照《乐记》的说法,音乐的产生就是人心受外物所感的结果,“凡音之起,由人心生也。人心之动,物使之然也”,“乐者,音之所由生也;其本在人心之感于物也”。也就是说,外界事物的变化使人的感情产生各种变化,音乐则是这种感情变化的表露。当然,这种感于外物而发的声音,并不就是“乐”,而只是“音”。“声相应,故生变,变成方谓之音。比音而乐之,及干戚羽旄,谓之乐。”这就是说,受到外物激发而来的声音,如果能按照宫、商、角、徵、羽排列变化,从而形成高低抑扬、有节奏的音调,这样才能称之为乐。按照一定的音调歌唱、演奏,并举着干(盾牌)、戚(长柄斧)、羽(鸟羽毛)、旄(牛尾)跳舞,这样才称为“乐”。“故乐者,审一以定和,比物以饰节,节奏合以成文”,从这个角度来说,乐的本质特点就是“和”。这种基于“和”而来的音乐,有着非常重要和根本的意义,这就是儒家所强调的音乐教化的功能。“乐在宗庙之中,君臣上下同听之,则莫不和敬;在族长乡里之中,长幼同听之,则莫不和顺;在闺门之内,父子兄弟同听之,则莫不和亲”,“所以合和父子君臣,附亲万民也,是先王立乐之方也”。乐的“和”具有着非常明显的社会效用,无论是家庭、宗族、乡里,还是君臣上下,都可以因为音乐的这种和而达到和谐的效果。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古人对于音乐的选择特别重视,强调雅乐、正乐,而对于邪淫的音乐,则予以坚决的拒斥,“是故先王之政乐也,非以极口腹耳目之欲也,将以教民平好恶,而返人道之正”。

当然,需要指出的是,虽然说音乐有着非常重要的社会功能,能够对社会和谐祈起着积极的影响,但是,从根本上来说,音乐首先是对于人的内心状态的影响,是关乎人的情感状态的。“夫乐者,乐也,人情之所不能免也”,音乐就是表达快乐的,是人的情感所不可少的。因此,对于人心和合的效果,应当是音乐最为根本的作用。

“大乐与天地同和,大礼与天地同节。”这个说法对于礼乐的不同功能定位做了直接的陈述。乐表达的就是和,尤其是基于人的内心的那种和谐。而礼则更多强调的是一种节制、限制。

责任编辑:泮非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