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徐一夔、陶宗仪:下笔如有神

2018-11-13 09:44:09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日报   作者:赵宗彪

台州历史上文化名人很多,但有全国性影响的人物少。我们现在建设“和合圣地”,而和合的主人翁寒山和拾得,在正史里却籍籍无名。台州为佛宗道源,但其祖师智者大师和张伯端,只在主流文化之外有名。文化的标准,各个时代都有侧重。更重要的原因,则在于在两千多年的农耕文明时代里,政治、文化中心都偏重于北方。台州地处南方沿海,台州人入仕的机会少,文化的传播机会也少。以宋朝和元朝为例,入正史的人数,宋朝台州人有二十人,还出了近十个丞相,而元朝只有八人,除了一个蒙古人,其他的官也不大,作用也有限。人才的多少,完全取决于机会。

徐一夔(1319-1399),字惟精,又字大章,号始丰,天台平桥镇藤桥东序人。他的父亲伯仁“通羲易,精堪舆,善吟咏”,曾于越中嵊县一带教授生徒,因为学问渊博,深受当地和杭州一带僧俗的欢迎和敬重。徐一夔秉承家学渊源,加上“赋资绝伦”,少年即有文名。

擅长文学。二十岁以后,为了“立言明道”,游学异乡,与义乌学者王祎交好,足迹远至元大都。

元末大乱时,避居浙西。朱元璋平两浙后,被征至金陵,与著名文士杨维桢、朱右、林弼等撰写诰文。

洪武二年(1369)八月,朱元璋下令编修礼书。徐一夔和儒士梁寅、刘于、曾鲁、周子谅、胡行简、刘宗弼、董彝、蔡深、滕公琰等学者一起被征召。第二年,书编成了。朝廷又将编修《元史》,王祎是总裁官。王祎知道徐一夔的能力与水平,就向有关部门推荐了徐一夔,要求他参与编修。徐一夔于是给老朋友王祎总裁写了一封信,坚决不肯参与编修《元史》工作。徐一夔认为,编修可信历史的前提是资料要充分。宋代这方面做得非常到位,官方资料完整、丰富、精确,所以,编成的《宋史》就非常出色。现在有关元代的史料非常缺乏,即使现存的资料,也是漏洞百出,无法首尾相通。加上自己身体不好,恐怕不能帮上老朋友的忙。《明史》全文刊出了这封信,说明他的识见和水平确实不同寻常。最后,爱惜自己羽毛的徐一夔终于没有参与编修。

洪武五年(1372)九月, 徐一夔又被推荐为杭州府教授。被征召参加《大明日历》的编修工作。《大明日历》成书一百卷,徐一夔之力居多。编修工作完成后,朝廷要任命他为翰林院的官职,他以自己身体不好为由推辞。朝廷赏赐了徐一夔文绮、纤缯各三袋、钱六缗,让他回杭州任职。他在杭州府教授任上终老,建文元年(1399)去世,终年80周岁。网上有关于他死于朱元璋文字狱的记载,是张冠李戴。

徐一夔通经博古,著述颇丰,遗有《始丰稿》十五卷、洪武《杭州府志》、《艺圃搜奇》等。去世后,遗体归葬于家乡天台护国寺前西山之原。

徐一夔患足疾,数十年执教于杭州,为杭州的文教事业贡献甚巨。《万历杭州府志》赞他:“今称教授之贤,难乎为继。”

陶宗仪(1329~约1412),字九成,黄岩人。父煜,元福建、江西行枢密院都事。陶宗仪少年时去应过试,没有考中,以后即放弃了考试内容的学习,只读古书和前贤著作,阅读范围非常广泛,常读常人不读之书。他不但读万卷书,更行万里路。他出游浙东、浙西地区,师从当时的名儒张翥、李孝光、杜本等学问家。他写的诗词文章,都很有水平,尤其对文字学有研究,还向书法家的舅舅赵雍学习篆书。因为与书画大家赵孟頫是亲戚,因此得以有机会读到赵家藏书。陶宗仪家里不富裕,到吴淞一带教书为业。他学问大,来访者众多。他不管对方是好意还是恶意,都以诚相待。平时他沉默寡言,但一说到历史上的人物,他可以滔滔不绝,纵横千里,竟日不倦。当时的浙江统帅泰不华、南台御史丑驴曾推荐陶宗仪为行人之职,后来又任命他为教官,他都没有去上任。张士诚在江苏一带割据的时候,将他任命为军谘之职,他也没有去报到。

明朝建立后,朱元璋下诏征集天下贤能儒士,要他们必须为国家服务。洪武四年、六年的两次征召,当地政府都推荐了陶宗仪,但他都以身体不好为由没有去。有人不理解,说:“朝廷如此重视人才,天下英才无不响应召唤,投身祖国建设的伟大事业。陶先生不去,是故意矫情。”陶宗仪听到后,叹息道:“一听到朝廷号召就高兴,以为遇到了知己可以伸展抱负。但朝廷俸禄低,养家活口都困难,去了以后只会增添伤心。现在各路贤良之士辈出,像我这种没什么才能的一介草民,能够安享太平的晚年,就已经万分荣幸了。超越了本分的荣光,哪里是我这种人所敢觊觎的?”

陶宗仪自己有田地,种了很多粮食和果蔬。同时,还种了很多菊花。除了教导学生之外,他常常亲自栽培菊花。遇到好天气,他会饮酒独酌,吟唱自己的诗歌,得意忘形之际,则抚掌大笑。在元末动荡的社会中,他生活了近二十年,家庭遭遇了许多不幸,但所有的丧礼祭祀,他都非常认真尽力,人们都认为他是一个孝子。他的学生们在淞城之北、泗水之南为老师买了地,建造了房子,让陶宗仪在这里安居。

在陶宗仪的晚年,政府任命他为教官,事实上是违背他的意愿的。因为当时的政策非常严厉,士人如果拒绝为政府工作,即视作犯罪行为,要杀头或坐牢。洪武二十九年,陶宗仪带领学生去首都,参加礼部的考试。鉴于陶宗仪在知识界的威望,让陶宗仪读《大诰》。皇帝给他颁发了奖金,让他回家。很久以后,陶宗仪去世。

陶宗仪留下了丰富的著作:著有《南村缀耕录》三十卷,前人的笔记、小说辑录《说郛》一百卷,《书史会要》九卷,《四书备遗》两卷等,都流传于世。

皇权时代,士子的出路并不多。除了当官之外,其他的都不被主流社会看好,为农为工为商都认为有失身份。但其中的一少部分士人,却以传承文化为己任,在众人汲汲于获取功名、谋一个官位的潮流中,不以主流社会的是非为是非,自觉地远离官场,甘于寂寞,孜孜不倦地整理、传播、弘扬中华文明。徐一夔、陶宗仪这两位在元末明初文化被践踏、被摧残时代的士人,就是其中的佼佼者。别人千方百计去钻营当官,他俩却自愿放弃种种当官的机会,坦然安心于文化的整理与传播,以自己的使命感和艰辛努力,为社会文明的存续作出了自己独特的贡献。从历史文化的传承而言,他们的作用,远远超出同时代的大部分官员。

责任编辑:泮非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