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作家徐家骏:深耕纪实文学

2019-03-31 09:50:14  来源:台州晚报   作者:张亚妮

徐家骏(右)采访中

最近,椒江作家徐家骏编写的书籍《仙居无骨花灯口述史》被选入中国书标,这也是该书出版社——中国文史出版社成立近40年来首次有图书进入中国书标。

《仙居无骨花灯口述史》是省社科院主抓的非遗文化项目,当年全省类似作品有127部,经过专家无计名投票严格评选,最终有15部作品上榜,《仙居无骨花灯口述史》名列第三。此书在中国文史出版社出版后,反响较大,并被发行到美国和东南亚地区。此书还获得了台州文化曙光奖和台州科普文学作品奖。

1.

受邀为仙居无骨花灯写“档案”

仙居无骨花灯是台州市第一批15个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之一。花灯也叫灯笼,但仙居无骨花灯和传统的灯笼在结构上有着明显的不同,其特点是针刺和无骨,普通灯笼都是用竹篾和铁丝作为支架,里面放上蜡烛来照明,而仙居无骨花灯通体不用一根支架,完全靠纸的张力支撑起一盏灯来。

“花灯栩栩如生的图案,是用绣花针千针万孔密密麻麻扎出来的,这些图案有八仙过海、喜鹊登梅、寿比南山、年年有鱼(余)、龙凤八卦等,传说具有镇宅驱邪、消灾除晦的功能。”徐家骏介绍。

此前也有人曾写过有关仙居无骨花灯的书籍,但大多比较简约。为了保护这颗璀璨的明珠,浙江省社科院决定专门写一部《仙居无骨花灯口述史》,要求从多角度多方面、原汁原味地介绍这独具魅力的花灯,从花灯的历史溯源、花灯的发展史、花灯具体的制作技艺、花灯的传承、花灯的产业化、花灯的展望等多处入手,详尽细致地将它展现出来,让广大喜爱花灯、痴迷花灯的人能更直面地认识它、了解它,并作为档案永久存档。

省社科院的教授赵福莲,是位资深的非遗作家。赵福莲读过徐家骏的散文,觉得他的文笔比较直白朴素,适合撰写这本原汁原味的非遗口述史专著。当然,最后的拍板要通过专家们的评审。当时,省社科院收到127部课题进入评审,结果《仙居无骨花灯口述史》脱颖而出,以排名第三的得票率,高票通过了专家们的评审,成为15个入选课题之一。随后,《仙居无骨花灯口述史》又被评为2014年度浙江省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课题的立项名单之一。

“这种‘双黄蛋’式的成果颇为难得,对我来说一项殊荣和鼓励,也说明了国家和专家们对非遗文化的重视和青睐。”徐家骏说。

2.

为获素材,足迹遍布仙居乡村

在写之前,徐家骏对花灯所知甚少,只听其名,未知其详。他接受了这项任务,第一次采访了国家级非物质文化传承人李湘满,参观了他的花灯陈列室后,被花灯的魅力深深震撼了。

“那是一种无法用语言来描述的美,美得惊艳、美得神秘,就像一位仙子,在凌波微步;又像庄严的如来,在佛光普照,令人仰视。”徐家骏说,怀着这种崇敬的心情,他开始了《仙居无骨花灯口述史》系列采访。

在采访过程中,徐家骏发现昔日美丽的花灯,竟然在逐渐失去她原有的魅力。他探索后发现,因为花灯图案全部针刺而成,做工精细,工时很长,工本费极高,所以价格昂贵;加上花灯不易保管收藏,所以购买花灯的人越来越少。由于缺少经费,制作花灯的材料也没了着落。

“由于出不了经济效益,学成这门手艺并不能养家糊口,所以年轻人就另谋出路。现在尚在从事这门古老手艺的人,大多是些上了年纪的耄耋老人,仙居无骨花灯正面临着后继无人、自生自灭的困境。所以,抢救无骨花灯的工作就显得格外重要。”对徐家骏来说,他感觉到肩上的担子沉甸甸的,更多了一份责任感和使命感。

为了详尽地掌握材料,徐家骏一共跑了六趟仙居,足迹遍布多个乡镇和山村角落,采访了老艺人李湘满、王汝兰、史汝文、吴明岩、陈朝华等等;还有二代艺人王娟嫦、刘红娟、陈彩萍等人,同时对几位分管文化的人士杨维平、朱普、罗超英等进行了多次的讨教,采访了敢于大胆创新的花灯企业家沈珉——仙居无骨花灯产业化的带头人,还有将花灯制作引入课堂教学的仙居职业中专和皤滩中心小学的教师们。他掌握了大量宝贵的第一手材料,为攥写《仙居无骨花灯口述史》奠定了扎实的基础。

正因为徐家骏的付出,《仙居无骨花灯口述史》才具备入选中国书标的积淀和魅力。“中国书标为获国家两项专利的文化产品,每年在全国各大出版社挑选20部左右作品入选,能入选就说明规格高,具有收藏性。《仙居无骨花灯口述史》写的是非物质文化遗产,把花灯的稀缺性和珍贵性、以及制作工艺等内容都保存下来,有很高的收藏价值。”该书的责任编辑全秋生介绍。

3.

《大陈岛垦荒精神口述史》通过出版社审稿

徐家骏平时喜欢阅读,爱写散文,16岁的时候即发表过散文。他先后在《浙江作家》《华夏散文》《散文选刊》《文学报》《北京晚报》等报刊上发表散文、小说多篇。散文《我的N次生命》获2011年度中国散文年会创作二等奖,小说《飘摇的文竹》获《小说选刊》第二届全国小说笔会一等奖。

他对文学的爱好,当然离不开母亲钱国丹的影响。“母亲对文学的执着和造诣,对我有潜移默化的作用,让我觉得文学创作是一件非常有趣和高雅的事,从而更诱发了我的创作热情。”徐家骏说。

徐家骏善于写抒情类散文,将童年的记忆、感悟、旅游随笔等思绪娓娓道来,见诸笔端,聊以自娱。他在散文《生命的给予》中,回忆了父母亲照顾自己的点点滴滴,他们不仅给了孩子第一次生命,还给了他第二次、第三次生命。他在散文《书摊上的童年记忆》里,回忆了自己小时候出租小人书的情形。文字朴素真诚,读来令人温暖动容。

现在,徐家骏主要写纪实文学,其所著的《仙居无骨花灯口述史》《东钱湖古民居》《大陈岛垦荒精神口述史》,还有即将杀青的《义乌手艺人》等文化散文,较之普通的散文,更有深度、广度和意义。

“我是省非遗文化的特约撰稿人,今后主要创作还是非遗文化之类的纪实文学,再写些自己喜欢的散文随笔,出个集子。”这是他的心愿。

目前,他采写的《大陈岛垦荒精神口述史》现已完稿,并通过浙江人民出版社审稿,不久将出版。

责任编辑:丁楚兰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