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蔡缸爿的故事

2019-05-16 10:26:39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日报   作者:吴世渊


在黄岩民间,蔡缸爿是个大名鼎鼎的人物,他甚至被称作“黄岩阿凡提”。

爿,读“盘”,意思是“一片、一块”。缸爿,大概就是“一块缸片”的意思,也有的地方把一种小吃烧饼称作“缸爿”。

蔡缸爿,原名蔡荣名,字去疾,号簸凡(亦作“簸藩”),生活在明朝中后期。他足智多谋,为人风趣幽默,性格放荡不羁。他时而戏谑权贵,为平民百姓出头;时而有怨必报,善捉弄人。数百年来,台州各地流传着许多关于蔡缸爿的故事,使得他成为了家喻户晓、妇孺皆知的人物。

关于蔡缸爿名字的来历,有这样一个传说故事:

万历年间,路桥(时属黄岩县)下里桥北有个陶器市场,一个杨姓摊主仗着女婿在衙门当师爷,在市场里横行霸道,逼着所有摊主缴税。一日,这杨老板又逼人缴税,见对方交不出钱,便将缸抬走抵税。那人气不过,把缸砸成了缸爿。

蔡簸凡听说了这事,就在市场里高价收购缸爿,说金清盐场需要大量缸爿晒盐用。杨老板见状,就把市场里所有的缸买下,砸成缸爿,欲卖给蔡簸凡。谁知,蔡簸凡说自己钱没带够,让杨老板自行将缸爿拉到金清盐场卖。

杨老板用两艘船将缸爿运到金清盐场,却得知根本没有收购缸爿的事,即便要收购,也是以很低廉的价格。杨老板砸新缸卖缸爿,一来一回,亏了好几百两银子,日后也没法在陶器市场里做生意了。

民众们为这件事编了顺口溜:“蔡簸凡买缸爿,杨老板气白眼。”久而久之,蔡簸凡也被称作“蔡缸爿”。

如上所表述,蔡缸爿不肯趋炎附势,站在民众这边,用妙计戏耍富人权贵的故事还有很多。像《脚踢“万岁”》,讲他巧治县太爷的“小霸王”儿子;《种“老酒”》讲他用谐音骗财主,为长工讨回工钱;《三戏皮知县》说的是靠捐官上位的皮知县,初到黄岩便连连吃蔡缸爿的亏等等。

蔡缸爿很擅长劝诫人。譬如《摸竹簪的故事》中,蔡缸爿在水里摸竹簪,并说这簪陪伴了他七八年,很有感情,以此来说明“一日夫妻百日恩”,夫妻都不应该离开对方。再如故事《劝赌》,蔡缸爿受一位儿童所托,去劝其父亲戒赌,通过变戏法的方式,让人明白“赌钱腰包空”的道理。《智激俞知县》一则,蔡缸爿劝勉新任知县“做官要为民谋福利”,体现了他身为传统知识分子的属性。

并非所有的民间故事里,蔡缸爿都是正直的形象,在一些故事中,他也睚眦必报,爱捉弄人,出名的有《荔枝街传说》:

有一日蔡缸爿到乌岩,过溪水时,几乎要被脚底石块上的青苔滑到。山里人见他这副模样,就讥笑他:“城里人,白脚梗,呒用场,上山落溪像小娘。”

蔡缸爿内心很恼怒,但表面佯装无事,还诓骗山里人说:“山里的鹅卵石能做秤砣,到城里一块石头能换十个鸡蛋。”

山里人听了大喜,半个月便搜罗了一百箩筐的鹅卵石,运到黄岩城里去找蔡缸爿。然而,蔡缸爿看了看说,还需在鹅卵石上打孔,才能做秤砣卖。

山里人犯了难,鹅卵石运送容易,打孔却不易。他们很快明白过来,这是上了蔡缸爿的当。一气之下,他们将这一百箩筐的石头堆在蔡缸爿家门口。

蔡缸爿也不着急,叫来了一些工人,将鹅卵石铺在门前小巷的路面上,圆圆石头像一颗颗荔枝,人们就叫这条路为“荔枝街”。

也有些故事里的蔡缸爿,爱玩一些低级趣味的恶作剧。例如《吃粪》中,一后生只因讲了句“我不怕蔡缸爿,要是他来捉弄我,我就叫他吃粪”,被蔡缸爿设了圈套,差点吃了粪,还使劲地向对方讨饶。《亲嘴》一则里,蔡缸爿与人打赌,连蒙带拐,让四个女人与他“亲嘴”。

还有一些故事,其实是从别处嫁接而来,例如“智烧《墨竹图》”和“郑堂画店擒骗子”的故事如出一辙,只是后者的主人公郑堂换成了前者的蔡缸爿而已。

蔡缸爿在黄岩的传说还有很多,这些传说故事不一定与蔡缸爿有关系,但只要与他的秉性相吻合,人们便乐意把这些故事套用在他身上。蔡缸爿的故事便这样一代代流传,一代代丰富,直到发展成如今泼辣幽默、旷达无滞、颖异不凡的市井文人形象。

那么历史上真实的蔡缸爿,又是怎样一个人呢?

蔡缸爿的原型蔡荣名,在地方志上鲜有记载。直到2010年,黄岩新前街道一户蔡姓人家在民国七年(1918)修订的《赵宅池蔡氏宗谱》中,发现了蔡荣名的身世。

蔡荣名生于明嘉靖三十八年(1559),祖上因避安史之乱迁居黄岩。他的曾祖父蔡馀庆,明成化二十三年(1487)进士,官至山东布政司左参政;他的叔父蔡宗明,明万历一十七年(1590)进士,官至礼部郎中。家门出了两位进士,蔡家时属当地的名门望族。

蔡荣名少年时勤奋好学,聪慧异常,十七岁时即考中头名秀才。但他为人偏激狂傲,不喜爱枯燥死板的八股文,在此后的举人考试中屡屡受挫。

明万历十年(1582),二十三岁的蔡荣名,带诗文去南京拜谒王世贞。王世贞是当时的文坛泰斗,他看了蔡荣名的诗文,对其大加赞赏。

据史料记载,一回蔡荣名喝醉了酒,失足掉入水池里,还打碎了一个玉盏。王世贞没生气,让蔡为此事写一首诗。蔡荣名提笔写下《玉杯赋》,其中有:“玉杯摔兮吾躯全,山池深兮蛟龙眠。龙非池中物兮,风云会兮将升天。”文辞豪放瑰丽,王世贞读了连连称好,当即写下“豪士堂”三字相赠。

蔡荣名在王世贞家里住了一个月,两人成了忘年交。然而此后王世贞政坛失利,他无法提携蔡荣名。无法步入仕途,也让蔡荣名逐渐意志消沉。他寄情于山水和诗酒,专注诗和赋的创作。

晚年的蔡荣名,由于不懂得经营产业,自身又贪杯,导致钱财都流入酒家的口袋,生活过得愈来愈窘迫。尽管如此,他依旧有古代士人以身报国的心,《庚寅闻报》一诗可证:“五饵遂气嗤贾谊,十年空自老冯唐。先皇曾有千城将,今日何人救朔方。”

明天启二年(1622),蔡荣名过世。后世的清代临海学者黄河清说:“明一代,黄岩诗人必推荣名,及今二百年,亦未闻有继者。”这或许是个人之见,但也足以表明世人对蔡荣名诗歌的评价之高。

蔡荣名对黄岩历史最大的贡献,无疑是另一个身份蔡缸爿。只是蔡缸爿不等同于蔡荣名,而变成了一种民俗现象,就如绍兴徐文长、福建郑堂、新疆阿凡提一样,是民间集体智慧的体现。

如今,“蔡缸爿的传说”已成为非遗项目,关于他的故事,还将一代一代继续流传下去。

(本文参考书目:《蔡缸爿的传说》张永生、牟雷欧)

责任编辑:泮非非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