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龚桂方:癌症水手6年资助8名大学生

2018-07-25 13:07:01  来源:人民网  

患癌5年,自己再苦也咬牙助学

2014年,浙江大学设立“龚桂方助学金”。每年,他资助两名大学生,总额度为1万元,直到他们毕业。第二年,他觉得经济条件稍好,就增加了一个助学名额,当年资助总额达1.5万元。到2017年,龚桂方共资助3名浙大学生,总计4万元。

助学的承诺,龚桂方看得很重。生活再拮据,日子再清贫,他都不曾放弃过助学。他的女儿龚朋霏说:“这些年,我爸没吃过一顿好的,豆腐乳加白粥就是一顿饭。有时我们拿来点好吃的,他自己舍不得吃,非要等我们都在时才肯一起吃。”

龚桂方对自己很抠。上顿吃剩的饭菜,下顿接着吃。他穿的衣服,都是别人不愿要的,他捡来照穿。看到龚桂方越来越瘦,龚朋霏心痛不已:“我都想给他跪下了,我想说,爸,你就不能吃点好的吗?”

龚桂方的固执,家里人是知道的。去年身体状况恶化时,他拖着不去上海治疗。有一次,他发烧厉害,就在诊所打针,连续几天不见好。龚继伟气得发火:“你不去大医院看怎么行?爸,你去上海看看吧!”龚桂方这才去了上海。

在上海做介入治疗时,要从大腿内侧打入钢管,再把麻药和其他药物顺着管子推进去。一开始麻药不起作用,管子打进去特别疼,龚桂方痛得浑身冒汗,也都咬牙忍着。

龚桂方一人去上海,妻子潘云芽不放心,他安慰说:“我自己可以的,需要时我就叫个护工。”潘云芽知道,丈夫根本舍不得请护工。更让潘云芽心疼的,是龚桂方经过多次介入手术,瘦得厉害,等最后一次手术回来时,人瘦得不像样了。

介入手术不成功,病情持续恶化,龚桂方常摸着肚子对潘云芽说:“我这个病啊,总觉得里面在动。”潘云芽听了,偷偷哭了一次又一次。

今年,龚桂方肝脏上的肿瘤,慢慢长到16.8厘米,还扩散到心肺和血液里。最近几天,转回家中的龚桂方,不管吃不吃东西,肚子总会痛。痛得厉害了,就注射一支吗啡。

龚继伟每天去医院取药,医院准备好的吗啡,就在其中。吗啡注射多了不好,家里人都明白。从医院回家时,医生嘱咐过:“这时候了,他怎么舒服就怎么办吧。”


责任编辑:颜琪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