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陈岛垦荒精神辨识度显示度的阐释

2021-10-08 16:43:28  来源:中国台州网-台州日报   作者:李金花

大陈岛垦荒是由共青团中央亲自组队并授旗的垦荒运动,从1956年到1960年,共467名青年响应团中央建设“伟大祖国的大陈岛”的号召建设大陈岛。大陈岛垦荒有独特的政治背景,那就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次陆海空三军联合作战的一江山岛战役,解放了一江山岛,迫使大陈岛上的国民党守军执行“金刚计划”,制造了“大陈浩劫”。1955年2月13日,大陈岛解放。1955年11月,时任共青团中央书记的胡耀邦来浙江考察,在了解到大陈岛的情况后,提议在大陈岛解放一周年之际组织垦荒队去建设大陈岛,以此为背景才有了政治性更强的大陈岛垦荒。垦荒队员经过4年多的努力,使满目疮痍的荒岛变成了“东海明珠”,孕育了“艰苦创业、奋发图强、无私奉献、开拓创新”的大陈岛垦荒精神。大陈岛垦荒精神,得到了胡耀邦同志和习近平同志两任党和国家领导人的高度肯定,他们都要求继承这种精神,建设好大陈岛。

一、大陈岛垦荒精神的辨识度

(一)党中央和团中央。从南泥湾精神、军垦精神、农垦精神再到共青团系统的北大荒精神、共青精神、大陈岛垦荒精神,其背后的垦荒经历都离不开党中央的战略决策和总体部署,更离不开中国共产党的政治领导,这是这些精神共同的因素,不同的是大陈岛垦荒精神有党中央和团中央双重因素的作用。大陈岛垦荒精神与北大荒精神、共青精神都属于共青团系统垦荒运动形成的精神,其共同点是借助“共青团协助政府”,由共青团发起和组织,形成的背景是受到农业发展薄弱、经济基础差、学习苏联垦荒经验等的影响。不同点是共青精神是上海团市委具体实践的结果,但是北大荒精神和大陈岛垦荒精神则具有特殊性,是团中央亲自组队并授旗开展的垦荒运动,可以说是党中央的关怀决策,以及团中央具体操作执行的双向结果。

(二)党生存发展和党执政建设。南泥湾精神、军垦精神属于中国共产党未获得执政地位之前形成的精神,体现着党自我发展的要求。从农垦精神到大陈岛垦荒精神,则是中国共产党执政之后进行社会主义建设过程中形成的精神,体现着党对社会主义发展和社会主义创造的思考实践,也体现着党的发展进步,更是党全心全意服务人民宗旨的呈现。但大陈岛垦荒精神背后的经历还有一个特殊的影响因素,那就是第一个五年计划(1953-1957)的实行,标志着系统建设社会主义的开始;大陈岛垦荒从1956年开始到1960年结束,经历了“一五”计划,也就是国民经济建设快速发展的时期,对农业实施改造的关键时期,大陈岛垦荒同步进行着,印证着“一五”计划的成果,是党建设社会主义伟大实践的一部分。

(三)精神传承与总书记推崇。垦荒精神传承不息,唯独大陈岛垦荒精神被习近平总书记推崇。从南泥湾精神、军垦精神到大陈岛垦荒精神,从战争年代到和平发展时代,从社会主义政权建立到社会主义发展,都属于中国共产党革命精神的一部分,是中华民族的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的体现。但大陈岛垦荒精神的特殊性就体现在,既是两任党和国家领导人高度肯定的精神,更是唯一一个被习近平总书记推崇的“垦荒精神”。这一方面同习近平总书记曾经主政浙江有关系,但更为重要的是大陈岛垦荒精神背后的经历以及新时代的价值使其在众多垦荒精神中脱颖而出。

(四)经济意义和政治意义。从垦荒背景看,大陈岛垦荒精神特殊性的一面是社会主义建设和国家统一大背景相结合,经济性、复杂性和政治性交织,但政治意义更加突出。除了北大荒精神和共青精神是国家加强经济建设总背景下形成的,当时国内外都没有发生战争,处于相对稳定的发展时期;其他几种精神背后都有战争因素影响。从垦荒意义看,其他几种精神多以经济因素为主导,侧重经济发展的作用,反映着实现地方经济发展,承担粮食储备任务,或者实现农业现代化的要求。而大陈岛垦荒精神凸显了国家稳定的政治意义,大陈岛位于台州湾东南29海里的东海上,扼沪、浙、闽、台海上交通咽喉,战略位置十分重要,地理位置的特殊性决定了大陈岛垦荒精神的独特性,即政治意义强过经济意义。

(五)陆上农垦和海岛垦荒。无论是南泥湾精神、军垦精神还是北大荒精神等,呈现的都是在陆上垦荒运动。大陈岛垦荒精神呈现的则是社会主义建设发展时期迄今为止唯一的一次海岛垦荒,独具地域特色和环境属性,而且海岛垦荒的经验根本没有。一方面,海岛的特点决定了大陈岛垦荒要克服的自然条件更加恶劣,要想通过开辟荒山发展农业、畜牧业比在陆上困难很多,更何况当时岛上还有一万多颗地雷,时刻威胁着垦荒队员的生命。另一方面,海岛的特点决定了大陈岛垦荒比其他陆上垦荒多了气候条件的危险,特别是台风对垦荒事业的影响之大,使垦荒队员面临生命安全的威胁。但也正是海岛的特点,决定了大陈岛垦荒精神具有独一无二的海洋特性。

(六)军队参与和青年力量。南泥湾精神、农垦精神、军垦精神背后的主力是军队垦荒,反映着军垦屯田思想的实践,从某种程度上是军队素养提升的一种表现,也是特殊时期的战略选择。北大荒和共青城垦荒的背后则是以未能升学、工作的知识青年为主体,奔赴边疆或者祖国有待开发的地方进行垦荒建设,承担了解决一部分青年就业的任务。而大陈岛垦荒精神则不同,其背后是驻岛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和广大青年共同创造的结果,也就是军民共建大陈岛铸就的精神。在大陈岛垦荒尚未开始时,解放军首先登上大陈岛,守岛官兵发挥了模范带头作用,为垦荒队解决地雷、铁丝网的隐患,参与垦荒劳动,谱写了军民融合共创大陈岛垦荒精神的壮丽诗篇。

二、提升大陈岛垦荒精神的显示度

(一)定位“垦荒精神”。精神的定位要起到如此效果,即精神和地方同步,是地方的标杆和名片,例如提到红船精神就联想到浙江嘉兴,提到浙江嘉兴就联想到红船精神。尽管大陈岛垦荒精神的称谓具有地方特色,彰显浙江台州的红色文化,这在某种程度上是优势;但从另外角度讲也是劣势,毕竟地方特色精神有短板。建议将大陈岛垦荒精神称为“垦荒精神”。这有两种效果:一是提高大陈岛垦荒精神的政治站位,这就是垦荒精神,而非局限在大陈岛的垦荒精神;二是提高社会认同,打出大陈岛名片,提到大陈岛就是垦荒精神,提到垦荒精神就是大陈岛。如此可以提高大陈岛垦荒精神在全国的政治地位,地方的也是国家的。

(二)转换宣传视角。从宣传大陈岛垦荒精神是台州的城市精神,转向宣传大陈岛垦荒精神是被习近平总书记推崇的10种精神之一,同红船精神并列,是浙江为助力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和中国梦贡献的两种精神,一个是中国共产党革命精神之源,一个是党带领人民创造的精神,大陈岛垦荒精神也必将成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强大动力之源。另一方面,宣传大陈岛是“伟大祖国的大陈岛”,而不仅仅是浙江台州的大陈岛,上世纪50年代这一称谓全国人尽皆知,现在这一称谓仍有价值,以此作宣传有代入感和认同感。

(三)树立海岛垦荒党性教育“第一地”。大陈岛垦荒精神是党带领人民进行社会主义建设过程中培育出的一种精神,一方面是属于社会主义建设时期,另一方面更为重要的是独特的海岛垦荒培育出的精神,这是由大陈岛重要的地理位置决定,较之其他的精神多出战略位置层面的意义。课题组之前在党校系统内的各个外来培训班内做过调查,问题是“第一次听说大陈岛,觉得它是红色岛还是旅游岛”,超过78%的学员选择“旅游岛”,这说明他们不了解大陈岛的情况,不知道这是习近平总书记曾经视察过的岛,更不清楚它是具有红色属性的党性教育岛屿。因此,要树立海岛垦荒党性教育基地“第一地”的属性,重点推广大陈岛垦荒精神是海岛垦荒精神的特性,开发独具海岛特色的党性教育项目,比如出海捕捞、海带养殖等,如此才能在全国众多党性教育基地中具有一席之地。

(四)打造共同富裕示范窗口“第一岛”。浙江正在高质量发展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大陈岛独具优势,其生活生产建设风貌、社会风土人情等,都可以体现浙江发展的先行示范。而在共同富裕示范区的建设中面临许多未知因素,需要新一代垦荒人在此过程中不断地继承“艰苦创业、奋发图强、无私奉献、开拓创新”的大陈岛垦荒精神,要将践行习近平总书记要求的“两个大陈”与浙江践行习近平总书记要求的“重要窗口”新定位相结合,使大陈岛垦荒精神成为浙江高质量发展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的精神标地。

(五)打造海岛农垦体验“第一园”。抓住大陈岛垦荒是海岛垦荒的特点,将垦荒劳动与红色文化相结合,线上线下双向联动。线上,开发网上党员教育基地模块,团队和个人体验式模块,以海岛特色农垦为体验内容,借助山、岛、海洋等地貌特点,进行VR沉浸式垦荒体验,比如海里和山地的养殖、种植等。线下,将军事训练和农垦体验相结合,开发多种项目,一方面利用岛上的地理环境开发自留地块,为党性教育培训班学员体验海岛农垦;另一方面,让学员体验解放军乘船登岛作战的战地演练等。

(六)发行垦荒品牌性物品。有品牌才能更好地宣传,有宣传才能更好地传播,有传播才有更强的影响力和显示度,以大陈岛垦荒的标志性地点例如垦荒纪念碑、垦荒之路、青少年宫、甲午岩等为主题,发行垦荒徽章、垦荒立体建筑物、邮票、明信片等。之前课题组曾做过市场调查,在椒江老街附近曾开了一家垦荒纪念品店,售卖商品包括纪念章等,但不久就关门了,垦荒的品牌影响力是很大的限制。如果你在街上问大陈岛的特色品牌是啥,除了大陈黄鱼,其他人基本上说不出来什么。鉴于品牌力需要推广整合,要借助政府力量统一品牌,先开发特色品牌产品,然后推向市场,流动起来的大陈岛垦荒才最有话语权。


编辑:颜琪 责任编辑:颜琪 审核:
相关阅读